「哇!好舒服!果然還是小青峰家的浴室好,水量好大,洗起來好暢快啊!」一個男人赤裸著全身,仰起臉,恣意的讓宣洩而下的水淋濕自己的身上每一處。

 

不忍說,黃瀨常來青峰家洗澡早就是家常便飯的事。就如同他所說的,他很喜歡青峰家的衛浴設備,雖然沒有自己公寓的設備來的好,但卻總是認為,在這裡放鬆心情好好沐浴一番才能夠真正感到自己是在休憩吧?

 

黃瀨舒爽的嘆了口氣,轉了轉水龍頭發出唧唧聲響。他心情愉悅的哼著歌,走向置物架拿起浴巾擦試著自己的身體,正打算身手拿衣服時,空蕩的置物架讓他裸著上身,瞪大著雙眼。

 

衣服……忘了拿進來了!

 

天啊!他到底在做什麼?這種情況從來沒遇過啊!

 

黃瀨緊張的不斷在浴室裡來回踱步著,心想,出去拿也不是,在這裡待著也不是,乾脆直接大喊一聲:「小青峰!幫我拿衣服!」不就解決了?

 

「好!」他像是下定決心似的低語一聲,啪搭啪搭的光裸著身體,踩著浴室理溼答答的浴室,緩慢的拉開門,像小偷一樣的探出頭,大吼著:

 

「小青峰!幫我拿衣服!」吼完,馬上就從客廳傳來一個不耐煩的哼聲。

 

「啊?幫你拿?」電視開得很大聲,心不在焉的語氣讓黃瀨有點不高興。

 

「對啦!小青峰你快一點!我快冷死了!」他有些惱怒的抱怨著。雖然知道自己現在是在拜託別人,這種語氣的確是不怎麼好,可是青峰那種態度讓他更生氣。

 

突然,客廳沒了聲音,原本的電視聲也安靜得有些詭異。黃瀨有些疑惑的皺著眉頭,又再次伸長脖子,探著外頭的情況。

 

「奇怪?怎麼突然變安靜了?話說小青峰跑去哪裡了?我都還沒拿到衣服……」他嘟著嘴,心中那怒火又多了幾分,他「砰」的一聲關上浴室的門,拉了張小板凳,生氣的坐在浴室裡。

 

就在這時,門突然扣扣的敲起聲音來,門外的一個聲音道著:

 

「喂!黃瀨!開門啊!不是要穿衣服?」聽這門外的人這麼一說,黃瀨趕到一股莫名的感動,他就知道他一定會幫他拿衣服來,雖然嘴上會抱怨著。

 

「來了!」黃瀨高興得蹦跳跳的去開門。他把門拉了開了一個小縫隙,探出了眼睛,看著外頭的人,伸出了手,燦笑的說著:

 

「嘻,小青峰謝謝你。」他紅著臉頰向青峰道謝著。黃瀨從門縫裡伸出了手,示意要青峰遞衣服給他,只是青峰沒有遞衣服給他,反而是皺著眉頭,瞇著雙眼看著像小孩子一樣躲在浴室的黃瀨。

 

「門縫開那麼小我就不信你衣服拿得進去。門給我開大一點!」話才剛說完,門就被一個強勁的力道強拉著。黃瀨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半死,臉頰瞬間漲紅,用力的將快被青峰拉開的門關上。

 

「不要啊!小青峰!可、可以拿進來的啦!你不要再拉門了!」他拉著門。

 

「床都上過了,又不是沒看過你的裸體你到底在害羞什麼啊!給我開門!」他也拉著門。

 

「你、你!那跟現在這是兩碼子事!上床歸上床!洗澡歸洗澡!不一樣啦!」黃瀨害羞的吼著,死都不放開被強硬拉開的門。只是青峰覺得,明明是一樣的事,裸體就是裸體,哪來的不一樣?

 

「不管!我叫你開門就開門!喂、喂!衣服快掉了啦!」青峰也強硬的想拉開那扇被浴室男人拉的死緊的門,只是黃瀨怎麼說都不放開,手上的衣服都快掉到因為水蒸氣而被濡濕的地板上。

 

所以青峰下定決心,將黃瀨的所有衣物全披在肩頭上,來跟浴室的人拼鬥一番。沒想到,他把手伸進那門縫裡用力一拉時,悲劇發生了。

 

「──砰!──」

 

「好痛!黃瀨你這傢伙!好痛……我的手……」就在剛剛正準備出力的瞬間,因為一時間鬆懈,門就這麼被還在備戰狀態的黃瀨殘酷的關上,手指就這麼悲劇的被猛力一夾,青峰眼裡瞬間一片反白,差點以為自己看到天國。

 

「小青峰是笨蛋!」浴室裡頭的人害羞的大吼著,順便罵了他幾句。

 

就這樣,衣服到最後以和平方式送達,只是唯一不和平的是……

 

青峰那腫到像香腸般的手指,以及──

 

 

準備隔天抬不起腰的黃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