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天假期來更新~過年期間嗑了幾本書讓我想起如果御澤有著這樣的故事也挺不錯的~~

希望這篇能很順利的寫下去,這篇算是我個人很喜歡的御澤文///希望大家也喜歡囉~新年快樂

×架空設定,背景美國紐約

×年齡操作,澤村20,御幸25,有自創人物

- 閱讀感謝


他有過兩任女朋友,一個男朋友。第一任女友是在德州讀高中時棒球社團認識的,她有著好聽的名字:克莉絲汀娜。

克莉絲汀娜是德州人,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日本人,但因為從小住在美國所以只會說一點日語,其他過於艱澀的文字幾乎看不懂。她是棒球部的球隊經理,因為混血兒的關係,克莉絲汀娜有著一臉深邃洋人五官,烏黑亮麗長度只到頸部的俏麗短髮,身材高挑,聲音像水蜜桃一般令人酥麻不已。

御幸第一次見到她沒什麼感覺,認為克莉絲汀娜是個伶俐的女孩,漂不漂亮在他眼中倒不是什麼值得吸引的部分,畢竟對於女孩子御幸本身就抱持著豪不在乎與無法吸引的態度。

球隊上的人都非常喜歡克莉絲汀娜,不外乎是大家口口聲聲中的校花。追求者當然不少,再加上待在全是男生居多的棒球部裡,所有人都將克里斯汀娜當成公主捧在手心上呵護。這些行為在御幸眼中簡直乏善可陳,甚至認為,何必如此卑微地奉獻一切,愛情不正是人們從古至今不停在追求的事物,既廉價又難以得手。

直到某天下午,克莉絲汀娜跟御幸告白。御幸沒有特別訝異,畢竟他從來都不在乎女孩子在想什麼,甚至沒搞懂過。

當然御幸答應,克莉絲汀娜高興地如同隻雀躍的喜鵲在他面前跳啊跳,然而他並沒有讓這喜悅持續太久,他冷冷地告訴她:「一個禮拜,我跟女孩子交往通常不超過一個禮拜,這樣你還願意嗎?」

克莉絲汀娜的情緒瞬間冷卻,她猶豫一陣子,表情沒有特多變化,她說:「好啊,無所謂。」

不出所料,他們只交往一個禮拜後就分手,克莉絲汀娜也離開球隊跑去籃球部當球經。後來御幸明白,原來愛情只不過是這麼回事,他們交往的事在校園裡成了傳說,而這傳說也只傳了一個禮拜後又變了樣,主角不是他自己,而是籃球部的隊長。

第二任女友是英國人,父母都是英國人,唯有祖母是俄羅斯人使她的身高比御幸高了點,大約五公分,這點御幸記得很清楚。

她的名字是漢娜,不同於克莉絲汀娜有著一頭烏黑亮髮,漢娜的髮色偏褐色其中髮尾又帶點金色,像在太陽底下的麥穗田閃閃發亮。御幸讀警校的時候認識漢娜,她在咖啡廳半工半讀,起初認識的原因只是因為一杯翻倒的美式咖啡,漢娜爽朗地拿著抹布救場,而後聊起天發現彼此有著共通點,喜愛棒球,她喜歡紅襪,御幸喜歡天使,家庭背景也相同,令他們覺得是種同病相憐的相遇。

然而他們交往也只有短短一個月,原因依舊淺顯易懂,因為不夠了解而在一起,卻又過於了解彼此而分開。漢娜說她喜歡女孩子,分手那天晚上她說的很平靜,御幸也聽的平靜,他點點頭說他明白了,沒有多說什麼,結束他們曇花一現的愛情。

畢竟御幸也不明白自己對於感情的定義,但他很確定的是,他對女孩子沒有特別的感覺,不管是放浪不羈的克莉絲汀娜還是善解人意的漢娜,在感情的世界中沒有對於錯,只有你是否真的愛過或在意過罷了。

正午時分,紐約市區接受艷陽高照,空氣中泛起波紋不停向上竄,御幸跟澤村待在車內,車窗砸了個大洞導致冷媒無法順利聚集,熱度開始上升,澤村額頭上冒出汗水,御幸也逐漸受不了用手搧起風來。

「先找個地方躲躲太陽吧,」御幸邊說邊敲著散成蜘蛛網的玻璃,「順便想辦法該怎麼處理這台破車。」

澤村點點頭,腦中的畫面開始以二倍速閃過,對面一間咖啡廳引起他的注意。是一間名為「禮拜五」的咖啡廳,外觀建築跟他所想像中的咖啡廳完全不一樣,像個速食餐廳,門口正上方的「Friday」字樣用大大地黃色塑膠招牌燈掛著,澤村可以想像這間咖啡廳在晚上時亮起來的燈樣可能會挺滑稽的。

但真正吸引他的不是那招牌,而是能夠掩人耳目的人潮。二倍速的景象中,禮拜五的人潮進出意外不多,頻率大概每五個人進入會有一至兩人離開,其中時間間隔大約都是二十分鐘至半小時。澤村推推御幸,手臂上的濕黏感讓澤村皺起眉頭,御幸朝澤村指的方向看去,幾乎同時,御幸沉默數秒,若有所思。

「為什麼是那間?」御幸說,環視周圍同樣有許多間咖啡廳,甚至比這間高檔上好幾倍,咖啡聞起來也會特別香,座位可能還會是沙發椅坐上去會陷下去。

澤村聳聳肩道:「人潮比較穩定,比較不容易被發現。」

這個理由足夠讓御幸帶他進去禮拜五裡頭吹吹空調,喝上一杯味道可能差了點的卡布奇諾。

御幸嘆氣,顯得百般無奈,能不進去他才不想進去,既然澤村都信誓旦旦地告訴說禮拜五比其他間咖啡廳來得安全,至少可以減緩心理上不必要的作用,例如尷尬之類的。

「那我先找個隱密點的車位,畢竟這台車的模樣太引人側目了。」御幸說。

他請澤村先下車進去找個角落一點的位置,還叮嚀千萬別跟裡頭特別高的女服務生說話,還有盡量找能不看到櫃檯的地方。澤村聽了滿頭霧水,這鬼鬼祟祟的行為似乎不太像個紐約警察會做的事情。

澤村推木製門,重量頗重,可能數公斤有。門上掛的海豚風鈴叮叮作響,他抬頭看幾眼,海豚尾巴斷裂了,裂口處很乾淨,像是被人很用力且乾脆地敲斷。這時,門被一個力道拉開,澤村受到驚嚇而倒退幾步,接著一個身高比他高上十公分的女人穿著圍裙站在面前。

頭髮偏褐色,髮尾帶點金黃色像麥穗田一樣飄逸,說起話來有著一口優雅口音,英國人,而且跟御幸口中剛剛說特性有一半以上吻合。

「噢,歡迎光臨,只有你一個人嗎?」女人問。

「呃、不……兩個人。」澤村答,手放在背後不停摩擦。

「請進,角落的位置介意嗎?」

澤村搖搖頭。接著他看到女人掛在胸前的吸鐵名牌。

漢娜‧米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