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JO正劇向,加了一點其他元素進去。

- 喬瑟夫X西撒

- 很喜歡喬西,為了他們哭了好久好久,所以寫了一篇有玻璃渣的文TT

- 感謝閱讀

 

 

他還記得一些事,關於那片藍色的威尼斯藍海、一整片金黃的向日葵園、綠如湖水的深邃眼眸和笑起來可媲美太陽光的燦爛笑容。幾年過去,這些是他始終忘不了,即使坐在義大利的某一角都可以勾起他的回憶。

夜晚的特萊維噴泉特別美,喬瑟夫一個人來到這噴泉前,漂亮雕刻打上暖色橘光有種與倫敦不同的風情,多了點浪漫與寂靜,就像那個人一樣,不坦率,但卻真真實實地奉獻屬於他的溫柔。

他坐在附近的椅子上,藍色虹膜映入鋪過那片黑夜的滿天星點,記得西撒曾經說過,他的夢想是想組成一個大家庭,與自己的家人快快樂樂地在一起,分享生活以及種種瑣事。

然而,喬瑟夫想起那徹夜未眠的夜晚,一個人在房間的陽台上吹著海風看著那片被月光灑上銀粉的大海,聽著與他隔著不到十公分的陽台上的人說著這件事,他永遠記得當時那個笑容有多美,與那片寂靜海相襯,像星星一樣,又美又亮眼。

對喬瑟夫來說,西撒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他是家人,陪在他身邊的家人,一同練波紋、經歷無數挑戰、一路扶持彼此,他就是他心頭上的一塊肉,不可或缺,缺了就會疼、會痛。

當然,這些疼與痛,都是在失去之後才特別清楚,彷彿在他心頭上狠狠切下一塊肉,血流不止,永遠無法癒合。

義大利的街道人群減少,喬瑟夫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成雙成對的人們、對著彼此親吻的戀人、牽著手的家人,他苦笑,看看這個長椅旁空蕩無溫度的座位,或許這個位子本來應該屬於另一個人,如今寂寞加劇,一股情緒湧上心頭,喬瑟夫忍住情緒,他每天都害怕夜晚的來臨,因為他知道,只有在夜深人靜之時,他對他的思念會像威尼斯那片無止盡的海不停漫延。

「這麼晚了一個人在這可不好喔,這位小哥。」低沉緩慢且沙啞的聲音在他前方響起,喬瑟夫抬起頭,看見一個老人站在他前面,一頂帽子,一副小眼鏡,駝著背,拄著一根拐杖,銀色鬍鬚在特萊維噴泉的燈光下照得發亮。

「老伯我一個人在這沒關係,倒是你還是早點回家吧。」喬瑟夫歪歪嘴,屁股一動也不動繼續坐在長椅上,他決定要繼續看看這片天空,試著在天空找尋他的身影。

「哈哈,你還真是有趣,聽你的口音,應該是英國人吧。」

「倫敦人,老伯你的口音聽起來也不像是這裡的人吧?」

「挺聰明的,我也是英國人,因為一些事所以來這旅行幾個月。晚上的義大利治安可差呢,一個人坐在這會發生事情的。」

「才不會,我可是喬瑟夫‧喬斯達,誰敢來動我就把他打到哭著叫媽媽。」喬瑟夫咬牙切齒,外加手舞足蹈看起來格外可笑。只見老伯笑了笑,看著喬瑟夫不停盯著那片特別亮的夜空看,他不禁呵呵笑起來。

「在想念什麼人嗎?」老伯問著。

「嗯,一個人,很重要的人。」喬瑟夫停止動作,藍色眼眸凝視著那片閃耀。

「我的老伴,在那。」喬瑟夫隨著老伯顫抖的指頭看去,滿天星星,他根本不知道老伯指的是哪一顆,但他明白老伯的意思,他的老伴在那片天空裡閃爍著、燦爛著。

「你怎麼知道他在那裡?」喬瑟夫問著,認真用起雙眼找起那茫茫星海中可能屬於他的星星,但他找不到,只能茫然地看著那星海,思念不停漫出,直到被寂寞佔滿才離開。

老伯嘿嘿笑,拐杖在地上叩出聲音。「老伴在走之前說過,他變成星星之後不會寂寞,因為在那片天空中啊還有著許多星星陪在他身邊,跟著他一起閃耀,照亮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候。」老伯又笑出聲音,臉上的皺紋說明他人生的歷練,「所以我的老伴不屬於哪顆星,他屬於整片天,照亮我的世界。」

有什麼正在鼓動,喬瑟夫抬起頭凝視,一瞬間,他哈哈笑了起來,有什麼滑過他的臉龐,濕熱且止不住的。

他哭了,湛藍虹膜模糊成一片,但他不急著擦掉那模糊,因為在模糊裡,他看見由淚水集成的亮光,屬於他,屬於西撒的天空正在他眼中集成一塊銀色寶石,深深地印在他眼中。

「很美對吧?但你很寂寞吧?」那雙因為年老而發顫的手拍向喬瑟夫後而寬大的背上,喬瑟夫泣不成聲,他點點頭,邊哭邊笑,也一邊啜泣出聲。

他很寂寞,每晚都是如此。他站在一個人的陽台上,隔了不到十公分的陽台卻是空無一人,只能對著那安靜無聲的銀色大海說著:「西撒,你說呢?」接著得到無聲回應,日復一日,心頭那塊肉缺了,又疼又難受。

每晚看的星海,他都在找尋屬於西撒的那顆星星,是最璀璨的那顆嗎?不是,這顆更亮,所以是這顆。但是這顆又更亮,那應該是這顆,尋尋覓覓,他找不到西撒的星星,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這一片天,每晚看的天空都屬於西撒,他的大家庭,他最美的印記。

老伯輕輕拍著喬瑟夫的背,微微笑問著:

「小哥,你最思念的人叫什麼名字?」

喬瑟夫擦乾眼淚,拍拍臉頰,看著那眼前的閃爍銀布:

「西撒‧安東尼奧‧齊貝林。他在那裡,」他站起身,張開手舉向天空,「整片威尼斯海、一大片金黃向日葵園以及每個夜晚的天空裡。」

和藹的笑聲在喬瑟夫耳裡特別清楚,老伯拄著拐杖,給了個微笑,並且在離開前說了句話:「好好記住每個屬於他的地方。」

「等等──老伯!」

他停下來,轉過身。

「你的老伴叫什麼名字?」

老伯微笑,抬頭看天空,對著喬瑟夫露出最溫柔的笑容:

 

「西撒‧安東尼奧‧齊貝林。」

 

說完後便消失在前方的一片陰影中。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