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盡了最大的努力還是無法在下完結(哭笑)於是把上中下改成123,原諒我啊;;

  - 想了一個標題,把原本「耳罩」標題改掉了。

  [青黃]拋下你所賦予的01  、02

  - 閱讀感謝

 

03

 

看到膩的房間,躺在習慣舒服床上的感覺,額頭上的涼爽感讓黃瀨微微瞇著眼,平常沒什麼人來的租屋處,如今多了一個人坐在床邊,開著啤酒小啜起來。

 

「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所以小青峰就別擔心了。」黃瀨撐起身子,退熱貼掉到床單上。青峰沒有理黃瀨,只是微微抬起頭看了牆上的時鐘,十分鐘後最後一班電車就開了,即使如此他也沒有起身的打算,坐在床邊喝著幾口葡萄口味的水果啤酒。

 

他環視整間公寓,質感還算不錯的木質牆面;牆面前的梳妝檯放了一罐罐如繁華都市裡各種高樓大廈的化妝品;衣服多到需要掛在外頭的衣櫃;以及意外跟自己家中貼滿各式籃球明星與崛北麻衣的海報不一樣的乾淨牆面。

 

這是他第一次來黃瀨的租屋處,說起來,他為何不曾來過這裡呢?青峰開始挖掘記憶,以往都是青峰主動邀請黃瀨去他家,雖然幾次黃瀨都婉轉的拒絕,但最後還是被青峰拖去喝個幾杯,不勝酒力的黃瀨只好睡到隔天,接著在一起去上課。

 

然而他回想起來,黃瀨沒有一次邀請他來這,青峰沒有特別在意,或許只是認為總有一天這人會邀請他到家裡作客,同樣喝喝啤酒聊聊天,宿醉到隔天後又是一同搭電車去上課。只是一次也沒有,直到今天,不是聊天更不是黃瀨單方面邀請。

 

黃瀨的聲音被他忽視,青峰站起身開始在屋子內走動,不知為何他對這個空間充滿好奇,甚至認為這個地方有著他所不知道的祕密。

 

或許能夠知道,一年前黃瀨對他態度上轉變的原因。

 

「怎麼了?有哪裡奇怪嗎……等等、小青峰──」原本懶散的語氣突然急促起來,黃瀨甚至一步併兩步爬下床往青峰的放向衝過去。

 

「這裡,有什麼嗎?」青峰指著塞滿衣服的衣櫃下方那櫥櫃。

「不、沒什麼,那裡很髒所以別過去了,好嗎?」黃瀨哀求著,他抓著青峰的手腕,手將自己的手臂握的老緊,彷彿怕被發掘什麼一樣害怕。青峰沒有這麼不識相,他轉過身看著鬆口氣的黃瀨,轉身走向廚房倒杯水喝幾口,似乎慶幸青峰沒有打開那櫥櫃。

 

「我說,你怎麼不送我禮物了?」青峰說,靠在梳妝台邊的牆上。

「禮物不是那麼重要,對吧?」一個笑容在青峰眼裡顯得膚淺,他明白黃瀨在逃避什麼。

「那麼那個擁抱算什麼?」

「嗯?」

「別裝糊塗,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還有那奔過自己身邊清楚的啜泣聲。

 

黃瀨先是愣了愣,然後沉默,手裡的杯子喀噹放在鐵製平面上。

 

「幹嘛突然提這個啊?」黃瀨笑了笑,「好朋友也是可以擁抱的不是嗎?」接著一句小青峰真奇怪成為兩人對話的結尾。

 

或許就是黃瀨這種一副事不關己、對於自己做過的事保持沉默是令青峰大輝最生氣的,他不想跟黃瀨吵,只想搞清楚這人在想什麼。

 

因為他從來沒懂過這個人。

 

只聽見青峰啊啊了一聲伴隨著不耐煩的咋舌,黃瀨親眼看著青峰毫不留情將那藏匿許久的秘密全數公開,對他來說,這個祕密其他人知道都無所謂,但唯獨眼前這位強制破壞,黃瀨氣得衝向前,放在鐵製平台上的玻璃杯摔在地上,跟他的心一樣碎了滿地。

 

「不!不可以!」他大吼,最後換來的是青峰愣在原地。

 

滿滿地卡片佔了櫥櫃大小的二分之一,最令他注目的是放在最角落、包裝精美的物品。青峰伸手準備去拿,卻被黃瀨阻止。

 

「這是聖誕節那天原本要給我的吧?」青峰說,他抓著黃瀨的手,他們對看一陣子,最後逃離視線的是黃瀨。他坐在地板上,接過青峰手上的物品,這東西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那是他徹底放棄的東西,比起憧憬還要重要的東西。

 

「說起來也奇怪,買這個東西前幾天還想著你會不會喜歡,但是那天坐在涼亭等你的時候,突然覺得在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

 

「你喜歡我,對吧?」

 

心臟被重重捏了一把。

 

黃瀨沉默,他覺得有種東西從心頭酸到鼻頭,比起難過,更多的是生氣。對他來說認真看待的情感,如今卻被眼前這人隨口說出。

 

明明如此喜歡,如此看重的情感,卻隨隨便便被拋棄。

 

黃瀨低著頭,靜靜坐在地上,青峰看著櫥櫃裡滿滿的卡片,正打算拿一張時,一個怒吼,彷彿發自內心的響徹整個空間:「你不認真對我沒關係,但是別隨隨便便敷衍我好不容易放下的事。

 

抬起頭的表情,充滿淚水,咬著牙,皺緊眉頭瞪著自己。

 

「算了,你回去吧。」黃瀨抹去淚水,狠狠拉起青峰的手把他拖到門邊。

 

「喂、等一下,你要趕我回去?已經沒有電車──」

「那又如何?你這裡不是也有朋友嗎?小黑子啊!小火神啊!去住他們那裡不就行了。」黃瀨拼命推青峰的背,但怎麼推都推不動,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又疼了起來,嗡嗡作響如耳鳴般難受,喉嚨一陣騷癢令他咳了起來。

 

黃瀨彎著身子不停咳嗽,模糊又罩上視線,他已經分不清楚這淚水是因為什麼而流的。

 

「黃瀨、喂!吃藥了嗎?喂、理我!聽見沒!」青峰扶著黃瀨坐回床上,他有些慌張地到杯熱水,動作溫柔地拍著他的背,從床邊的櫃子上頭拿出傍晚去醫生所開的藥,「吃。」

 

「不要,小青峰你回去。」說完又咳了幾聲。

「吃,別廢話。」

「都說了,你回去我才吃──」

 

「你,」最後青峰沉不住氣,抓住黃瀨的肩膀努力壓低音量,低吼的聲音在整個空間迴盪:「耍任性也要有個限度,你喜歡我,我有拒絕你嗎?什麼都不問就直接了當否定我的感覺。那天也是,什麼都不說,擅自說什麼不再送禮物,給了莫名其妙的擁抱,然後哭著離開。」

 

黃瀨靜靜地聽著,眼淚又開始漫出。

 

「我沒聰明到可以猜到你在想什麼,但是也沒有笨到連你難過都不知道,」緊抓肩膀的力道鬆了許多,他拿著水和藥遞到黃瀨面前,「就先聽我的吧。」

 

黃瀨點點頭,吃了藥,擦乾眼淚,兩人坐在床上。

 

這沉默悶的令人難受,黃瀨覺得他已經不懂青峰在想什麼,說那些話的意思是什麼?或許從一開始喜歡青峰,黃瀨就認為自己不抱有任何可能,拒絕成了理所當然,所以他才將這份情感藏匿好好地,就像那沒送出的耳罩,包裝的精美無比,卻微不足道。

 

哭累了,黃瀨開始感到疲倦,腦袋重的跟鐵球一樣,在最後意識矇矓的那一刻前,他明白自己靠在青峰肩膀上,這時應該要離開才對,在還沒確定彼此的想法前,不應該讓自己有這種奢侈的機會,然而一個溫暖熱度覆上頭頂,彷彿呵護著什麼一樣。

 

青峰沒說什麼話,安靜地讓黃瀨靠在自己肩上睡著。

 

 

眼皮睜開的程度比自己想像中還要難,還有那酸澀感更是讓他難受皺起眉。黃瀨努力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確認青峰還在不在,然而空蕩的屋子讓他認為昨天所發生的事只是夢一場,但最後卻被手機的訊息震回現實。

 

醒了嗎?先把藥吃了然後來涼亭找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