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噗浪上大家給的青黃Tag:七夕、攝影中的忽然來訪

※甜文一篇,字有點多就是了

※還有一個護士裝tag就跟那篇買家峰X快遞瀨結合好了XD

※感謝閱讀


 

來到第幾次快門,黃瀨早就算不清了。

從早上拍到晚上的滿檔行程讓黃瀨開始吃不消,即使經紀人給自己將近三天的休假時間養精蓄銳,但把一半寫真書的量全壓縮於一天內拍完實在是讓他有幾次差點在補妝過程睡著。

他很努力維持如笑容,至少他不希望晚上所拍出來的照片全成了資源回收桶的糧食。來到中場休息時間,黃瀨看向掛在不遠處牆上的電子鐘,八點,再一個半個小時、再二十下快門他就可以逃裡那充斥快門聲的空間與閃光燈的荼毒。

經紀人遞了一杯水給黃瀨,他笑笑接過猛灌幾口,沒多久便把那杯水喝乾再次伸手向經紀人再要一杯水喝。

肚子這時不爭氣叫幾聲,化妝師在後頭呵呵笑幾聲,手上的粉撲飛快在額頭拍打。「黃瀨君真拚命,今天這個日子還要在這工作。」

黃瀨呵呵笑,閉上雙眼好讓化妝師能夠在被自己汗水卸了一大半眼影的眼皮補上新妝,他有些無奈嘆口氣,老實說今天這日子他也不是不知道,一早從被窩爬起,被一個睡相極差的人跨上一隻腳於肚皮上,還跟他東扯西扯才掙脫一個習慣抱著自己入睡的青峰。

黃瀨想起若是去年的今天,大概就是在家裡吃上一頓彼此親手做的料理,他做青峰愛吃的照燒漢堡,青峰則是做黃瀨愛吃的焗烤奶油洋蔥湯,不過每次做味道都不一樣,黃瀨還是硬著頭皮喝完,順便嘲笑青峰那不怎麼樣的廚藝。

然而今年的今天,陪著無盡的閃光燈度過,還對著一顆單眼鏡頭露出攝影師口中所要求的表情。

現在的他多希望有個人能夠把自己帶走這個地獄,最好是像王子一樣將陷入困境的公主救走……希望如此。黃瀨再次嘆氣。

「好了,剩下半個小時請加油吧。」化妝師拍拍僵硬肩膀,原本差點打盹的黃賴瞬間清醒,他努力伸個懶腰,試著將全身的疲累感驅散,但終究徒勞無功,踏著緩慢步伐來到同樣疲累的攝影師面前,一個微笑繼續開始。

「抱歉青峰先生,黃瀨君現在正在拍……」

「他已經拍一整天我必須把他帶走!」

一個帶著憤怒的熟悉語氣在整個攝影棚迴盪,黃瀨瞪著大眼側著身子看向聲音來源,接著馬上一個微笑衝向一臉不悅的青峰給上一個擁抱。

「小青峰──!」這一抱差點讓青峰重心不穩跌上剛剛阻止他進來的工作人員。

黃瀨蹭著青峰的臉頰,臉上剛補好的粉無情地黏在青峰臉上,瞬間臉頰白了一大片惹的黃瀨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這傢伙……」青峰拉開黃瀨,只見黃瀨一臉笑嘻嘻,但隱藏於笑容下的疲累在青峰眼中特別明顯。他頓時覺得他真的來對了,一大早瞇著眼看到一個人躡手躡腳起床,特意緩慢掀開棉被像隻貓一樣無聲無息消失在屋子內,青峰刻意跨上一隻腳在黃瀨那平坦的小腹上,趁他掙扎時還假裝做夢拉住黃瀨的手不放,直到最後聽到他帶著些微著急的語調說「工作要來不及了」才就此罷休。

只是他沒想到,難得的七夕竟然要一個為了一本寫真書節食,朝九晚五且淺眠的黃瀨拍上近一整天的工作。他青峰大輝實在是無法忍耐,於是隨手抓了一件上衣套在只穿一件背心的上半身,將大腳胡亂塞進幾天前新買的NIKE後便出門。

一路上經過商店街,各式成雙成對的商品全擺在櫥窗內展示,青峰開著車也忍不住瞄幾眼,掛念著等會把黃瀨接回家後應該做些什麼事來慶祝,但他來到高聳大樓後,搭了數分鐘電梯,便看到一個人帶著疲累補著妝繼續與自己奮戰。

黃瀨從以前就是這樣,總是比任何人努力、任何人堅強、也比任何人容易強顏歡笑。帝光是如此、海常是如此,到現在也是如此,青峰有時會趁著黃瀨睡著時偷偷起床,盯著那不需要撩開的短瀏海,毫不猶豫往那額頭輕輕送上一吻。

不曉得是不是在做夢還是醒著,每次只要往黃瀨額頭上一吻,他總是會在下一秒露出淺淺微笑,接著再次平靜睡著。

或許這就是青峰大輝離不開黃瀨涼太的原因,總是那麼迷人,那麼令人不捨與疼愛,多希望夠讓他待在身邊整整一天,即使躺在床上無所事事,指著電視嘲笑最近幾年沒什麼品質的偶像劇,甚至是心血來潮拿起相簿、頭靠頭回憶起彼此過往直到進入夢鄉為止。

經紀人苦笑看著青峰靠近拍拍他的肩膀,「涼太剩幾張照片就收工了,要不在這看著?涼太看到你來跟剛剛那逞強的模樣差很多呢。」

聽完,青峰看著幾秒前帶著輕盈腳步往攝影棚走去的黃瀨。

饒了我吧。他微笑搔搔頭,走到休息區拉開一張椅子坐下,凝視著前方那帶著如天上星點般的笑容。

-

這是第一次載黃瀨下班,青峰認為自己太不貼心了。車上安靜到只剩呼吸聲,一顆金色腦袋貼在椅背歪著頭熟睡,臉上的妝也沒卸,淡粉色唇蜜將那雙薄唇透的晶亮,青峰看了一眼,呢喃幾句:「還是老樣子。」

前方路口亮起紅燈,青峰趁三十幾秒的空檔側著身子往黃瀨那唇上一貼,唇蜜的味道讓他皺起眉,用拇指抹掉那層物質,接著再吻一次。

這樣好多了。

綠燈亮起,青峰輕踩油門緩慢行駛在滿是情侶的街道上,今年的情人節似乎只能在家度過,抱著黃瀨洗澡、替昏昏欲睡的他刷背、吹乾濕髮,順便在吹乾時蹭入那跟自己一樣洗髮水味道的毛髮,環著他入睡直到明天依舊在自己身旁醒來。

車內空調溫度使青峰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他先是將空調溫度調上升幾度,一個左拐進了公寓停車場裡裡,技巧純熟地調整角度把車停好,拔掉鑰匙,晃醒黃瀨。

「到家了。」

或許是聽到青峰的聲音有了些反應,黃瀨緩慢睜開眼皮、揉揉雙眼,腦袋因昏睡而沉甸甸如一顆石頭抬不起來。黃瀨嗯了聲,拉開門下車腳踏上地板便馬上歪著身子撞上旁邊的柱子,青峰搖著頭看著黃瀨自己站好,他靠近蹲下身朝著黃瀨拍著自己的背:

「上來,估計你這樣十分鐘都上不了電梯。」

黃瀨笑笑,爬上青峰的背熟練地勾住脖子將頭靠在肩上。

「重嗎?」他問。

「很輕。」

「真的?這麼說可不會有什麼獎勵喔。」

「那說重就會有?」青峰笑著,身子向上一抬將黃瀨扣緊。

「……不會。」

青峰可以想像有個人嘟著嘴的樣子。

從停車場到公寓電梯顯得漫長,兩人沒有說話,也不感到任何尷尬,彷彿世界為他們而安靜,即使有一絲聲響也是從他們胸口發出的規律心跳。

黃瀨很安靜,估計又睡著了。青峰按下樓層,虹膜映入攀升樓層,身上的重量非常輕盈,耳畔傳來呼吸聲,身後鏡子映出兩人的模樣,他挑挑眉,接著凝視那顆一動也不動的頭接著嘆口氣,一句呢喃在靜謐空間內迴盪。

「你說說看,我是不是真的很喜歡你這個笨蛋啊?」

問完連青峰自己都想笑,這時背上的黃瀨動了動身子,原本放鬆的手勁馬上要是一個力道環住脖子,鼻息打在頸部,耳邊那些微沙啞聲竄入耳膜。

「你真該去報奧斯卡金像獎。」青峰歪著頭抱怨。

黃瀨笑出聲沒有回答,他再次拉緊背著自己的人:「過獎過獎。」

「你怎麼回答?剛剛那個問題。」

鏡裡的黃瀨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小青峰除了喜歡我之外,還能喜歡誰?」

接著一句「只有我能接受你這惡劣性格而已」說的特別特別小聲。

青峰聽完故意歪著身體讓背上的黃瀨差點跌在地上。

「小青峰別這樣!」黃瀨緊抓青峰深怕自己摔得鼻青臉腫。

「看還敢不敢這麼臭美。」

「咦──難道不是嗎?」

這次青峰確確實實看到黃瀨嘟嘴。

電梯開門,青峰二話不說把黃瀨從背上放下,黃瀨一臉失望,以為青峰就會這麼把他背進屋內,替一整天疲累的他刷刷背、吹濕髮甚至是將他抱上床摟著入睡,不過看來他還是對青峰抱著太大期望了。

「好吧,也只有我能夠忍受你那煩人的性格了。」他看向黃瀨,牽起他的手,「今天有刷背、吹頭髮和擁抱入睡服務,要不要就看你了。」

黃瀨揚起笑容,青峰明白這個笑是再多張寫真照片拍不出來的。

「那就拜託你囉,小青峰──」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