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尾將酒杯放在桌邊不打算讓黃瀨繼續喝下去,黃瀨吐出酒氣,指甲摳著木製吧台上一小塊突起。

「算是吧。」他說。

「所以才來找我?以為經驗豐富的我可以給你些建議?」高尾調侃著。

「還有燁及,小青峰的是其次。」黃瀨停下摳著桌上突起的手,視線停在桌上,牛皮紙般的燈光陷入木紋裡,想起些事情,任何大大小小的事,從他是菜鳥走到現在這個時候,然而不完整的記憶似乎正說著他們那不完整的關係。

靜謐空間響起清脆的玻璃敲打聲,黃瀨往聲音的方向看去,高尾敲著剛剛被拿走的威士忌酒杯,一臉冷靜帶著彷彿看過許多風雨的雙眼,深邃銳利,隨便開口都能夠將自己摸個透徹,就像第一次見到他一樣。

「青峰那人做事很有自己的原則,總是想的很透徹,特務經驗也很豐富,所以很少去依賴別人。」高尾起身走進吧台,倒了杯水喝幾口,「也因為這種獨立自主個性的讓他在任務上拿下不少好成績,是這樣對吧?」

黃瀨哈哈笑出聲,點個頭表示贊同。雖然他在青峰身邊出現的時間不算長,但這些事蹟倒是聽過不少,跟在他心中憧憬的人一模一樣,高尾的情報能力厲害到讓他非常佩服,不禁懷疑是不是連身家調查都做足了功課。

「小高尾果然厲害,什麼都能說得一清二楚,那你要順便猜猜現在我在想什麼嗎?」覺得幼稚,黃瀨只是一時興起想看看高尾的能耐,然而他話一出就後悔了,小孩子的把戲早應該在他十八歲那年就停止了,如今還玩什麼你猜我猜的遊戲。

高尾聽見歪著頭似乎真的在認真思考,黃瀨有些不好意思,準備開口說是開玩笑、別那麼認真,但就在黃瀨正要阻止時,他突然開口:

「我喜歡青峰請問該怎麼辦?」

黃瀨愣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突然思緒空白,瞪著大眼轉過頭看著一臉笑嘻嘻的高尾喝著幾口水、哼著歌,想反駁但說不出口,剛剛他什麼都沒想,只是一時無聊想讓高尾加入這個幼稚的遊戲裡,但現在卻聽到了這麼句話,要反駁也不是要承認也不是,他覺得剛剛一瞬間跳入了火坑內。

「哇臉紅了真快,該說你純情嗎?沒想到這麼容易猜中啊。」高尾說完哈哈大笑,黃瀨彷彿如夢初醒一般盯著高尾猛看。

「你隨便猜的?」

「以為中情局的人有讀心術?別傻了!哈哈哈。」他說。「但是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我只不過拿出來測試你是不是真的對青峰有意思,不過看來的確有意思,不然也不會區區為了幾件事來找我……」眼神轉為銳利,高尾趴在吧台上,黑髮散亂在額前,他看著黃瀨有些慌亂的神情覺得非常有趣。身為資深情報員,能從每一個人對每件事情所表露出的各種表情明白他們現在的情緒,他想如果對象是青峰可能還沒那麼容易知道,但現在是黃瀨,他的一舉一動實在是太容易瞭解,沒有任何藏露,但卻又非常細膩地處理這些情緒。

黃瀨看著吧台內的高尾。「說吧,你的計劃。而這計畫還跟青峰有關。」他坐上吧內的高腳椅。

「是的,而且小青峰完全不理這個計劃,但只能這麼做才能解決這件事。」黃瀨皺起眉頭,高尾知道他的可能會有的計劃,也知道燁及的事,那天他全部告訴了高尾,當時高尾非常訝異,他也覺得一切過於突然,但想起以前的任何事全都跟燁及有關便讓他不禁毛骨悚然。

必須處理這一切,不是由青峰來解決,而是他親自赴任。

沒錯,我應該這麼做。

他依舊看著高尾,琥珀色瞳孔彷彿說著執行這項計劃的決心,緩緩說著:「在告訴你之前,想問問小高尾,」高尾看著他,黃瀨繼續說著,「你還能用你那幾年前的技術駭進帕企內部嗎?」

聽完,高尾笑出聲:「當然,這技術中情局倒是把我訓練的非常純熟。」

 

 

 

天氣晴朗到令人不安。

青峰一早就起床,聯絡日本總部之後便開始整理自己身上的衣物,他站在全身鏡前整理身上新的西裝。新西裝很合身,這倒是讓他非常滿意,前一件穿了兩三年,不該脫線的地方開始脫線,腰線的部分或許是因為自己身材有些走樣所以有些緊讓他有些難以呼吸,下巴髒亂鬍渣也剔乾淨,頭髮也梳的整齊,憔悴面容也消失。

兩個禮拜過去,他為了這一天讓自己看起來特別精力充沛,資料蒐集也足夠,該有的武器與資訊全都整裝完畢,接下來就是與離開他也將近兩個禮拜的黃瀨會合。

青峰看了錶,十點。他們計劃是在十點半在喬治機場集合,決定先去中情局找赤司將他帶回休士頓並確保他的安全。他開啟通訊錶,螢幕上顯示了一項計劃與一個五天前的訊息:

《燁及捕捉計劃:青峰大輝、黃瀨涼太特務》

《燁及宣稱兩個禮拜後將會對中情局各國會議負責人下手》

他再次細讀每個字裡行間,讀到純熟不容許任何差錯。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心臟劇烈跳動讓他有些不適,青峰走向窗台看著過於晴朗的天空,藍到不像話的大片湛藍彷彿也暈開心中那不安,他想趕快見到黃瀨,非常想見他。

在他們分住後的這些日子,青峰沒有找過一次黃瀨,只有少許通個電話聽聽他那朝氣的聲音,連定位也沒開、也不曾去查過他某個時段在哪個地方。

一次也沒有。

青峰認為這是一種信任,他沒有必要為了這件事去破壞兩人之間的信用關係,也說清楚計劃的細節,十點半在機場集合,一起去維吉尼亞州,找到赤司後再去帕企。

他們這麼約定,計劃也將這樣走。

十點十五分,青峰匆忙搭電梯下樓,攔了一輛剛好經過的計程車,幸好裡頭沒有乘客否則他到了機場大概會被臭罵一頓。

幾個禮拜的熟悉街區在眼前一幕幕劃過,他們為了逃過燁及的追殺奔馳在休士頓裡各個小巷內;因為內賊而在車上大吵一架;因為玲央的情報打破他們原本之間的關係……一切一切全浮現在眼前,今天過完所有事情會歸零嗎?還是繼續延續下去?

好久沒去Smile-bar了。青峰心想,懷念起Smile-bar的酒與氣氛,這裡的酒他始終喝不慣,濃烈過頭的酒精就如同這裡所發生的事過於強烈,難以負荷與負擔。

不遠的路程十幾分鐘就來到喬治機場,他戴起墨鏡免得火辣太陽直射雙眼。機場內人潮眾多,他開始辨識黃瀨的身影,尋找有著一頭金髮身高突兀的人是否出現在某個角落裡,但外國人有著一頭金髮、突兀身高的人非常多,一時間青峰真的找不到黃瀨在哪。

直到一個人的聲音出現在身後順便點了他的肩膀。

「我在這,看小青峰一直探頭。」黃瀨也是一身合身西裝站在他面前。

「你還是去染個跟火神一樣的髮色吧,你還真難找。」青峰小抱怨,雖然他能夠一時間在人群中找到黃瀨,但那是在沒有人跟他髮色一樣的情況下。

黃瀨哈哈笑著,抬頭看了航班表,飛往費爾法克斯郡的班機準備要起飛,他看向同樣抬頭看航班表的青峰,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

「走吧,完成我們的任務。」黃瀨笑著,在青峰眼裡這笑容多麼燦爛,左胸口跳動的節奏又開始瞬間加快,他拉起黃瀨那抓在手腕上的手牽了起來,十指緊扣。

「結束後要不要去Smile-bar?我告訴你那天晚上真正發生的事。」青峰說著,視線看向那同樣對著他凝視的琥珀色瞳孔,黃瀨有些吃驚,甚至開始露出一些不可思議的表情,青峰早料到黃瀨會有這些反應也不打算安撫,畢竟那天在Smile-bar喝醉的事騙了他,沒有必要再繼續說謊下去。

「所以你當時是騙我的?」黃瀨沒有生氣,有些調皮似地調侃幾句。

「都說了辦完任務後再告訴你。」他說。

「啊啊,大騙子小青峰。」黃瀨說完惹來青峰的哈哈大笑。

走道航廈的路程異常漫長,時間如漣漪般緩慢擴散,他們牽著彼此的手準備結束這冗長的任務。

青峰依稀記得他們兩個在談計劃時最重要的約定,誰都不能違約,誰都不能打破這個規則。

這時,黃瀨突然放開青峰的手,帶著有些抱歉的面容雙手合掌頻頻抱歉。

「啊抱歉!小青峰。我有些尿急所以先去上個廁所,你先去飛機上等我可以嗎?」黃瀨面有難色,雙腿夾的老緊,青峰也沒有顧慮決定拿起黃瀨手上的手提包替他帶上飛機,但這個舉動卻被黃瀨阻止。

「手提包就不用了,我裡面有放護照跟其他用品,小青峰你帶走我就沒得用了。」說完黃瀨便拿走手提包,再次告訴青峰要他先上飛機,接著迅速奔向有些距離的廁所消失蹤影。

青峰內心總是有些不安,甚至想著是不是要用通訊定位來監看黃瀨的行蹤,但這個想法最後被青峰反駁,要信任黃瀨是他在內心所訂下的約定,所以他轉過身出了航廈準備上飛機。

 

飛機將在五分鐘後起飛,黃瀨人依舊沒看到身影。

青峰非常焦慮,他不斷探頭看著飛機窗外是否有個人從出口跑出來急急忙忙衝向飛機,但沒有,沒有任何蹤影,只有地勤人員。

搞什麼!黃瀨去哪了?

飛機廣播聲響起,青峰整個人站起來卻被空姐制止,他決定不再維持那什麼內心對他的約定,開啟通訊錶看黃瀨的位置在哪,然而當他看到時,已經說不出任何話,甚至是被背叛的感覺一湧而上。心臟被重擊,咬著唇似乎要把唇咬破,一切都來不及了,來不及去阻止黃瀨那個白癡行為,所有事情應驗,想起那一晚黃瀨在他耳邊呢喃的道別,全部成讖。

 

黃瀨涼太特務定位點:帕企石油總公司(燁及總部)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