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不太說話,跨出步伐邊走邊聽著一旁有些聒噪的黃瀨說著一句句話。他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身旁的黃瀨。

 

「你啊,來到這就這麼高興嗎?」青峰問著,頭又是一轉,望向一旁的胡佛大樓。

 

黃瀨沉默幾秒,隨著青峰的視線看著那棟他前幾分鐘前還有些流連忘返的建築物。

 

「小青峰不高興嗎?只要是特務,對這個地方總會有些憧憬吧。」黃瀨看向站在離他幾步遠的青峰,只見青峰對著胡佛大樓笑了幾聲,接著轉過身與黃瀨面對面。

「是嗎?那我就期待哪天你能夠出現在這裡。」兩個眼神交會,青峰凝視黃瀨一陣子,彷佛想說什麼話卻沒有說出口般的對望。黃瀨看著那清澈的寶藍瞳孔,一絲流光交會在晶亮的珠子上,青峰又是一笑,轉過身隨手攔了輛計程車。

 

計程車停在路邊,青峰開了門準備上車,而黃瀨卻站在原地看著不遠處的青峰轉過身看著自己。

 

「就這麼想待在這?走了,先去找間飯店住吧。」

 

黃瀨依舊站著,凝視。

 

青峰歎口氣,對著計程車司機道聲歉,司機微笑點個頭說沒關係後便開車離開。他看著黃瀨,等待任性的人開口說話,然而黃瀨的一句話,似乎讓青峰猜中這人之所以不願離開的原因。

 

「小青峰你,就不嚮往嗎?你不想來嗎?這裡。」明明有資格待在這個地方卻選擇放棄;明明可以離開他這個拖油瓶卻選擇繼續跟自己搭檔。太不明白,為什麼青峰大輝這麼難懂,這麼難明白,這麼的……

 

風吹拂,華盛頓的風似乎有些不一樣,吹過兩人之間,領帶隨風飄逸,西裝的緊繃感讓青峰不舒服動了動。他聽見眼前這個人的話,這是他曾想過的問題,也是他現在不願意去明白的問題。

 

「不想,沒為什麼。」他看向胡佛大樓。

 

他看見了,眼前那個人失望的表情,似乎在等著自己能夠說出一句話。

 

憧憬,你還要繼續憧憬我嗎?

 

 

憧憬這麼久,也該停止了吧。正因為他的憧憬,才害了幾年前那個單純的天真小子。他沒有那麼偉大,並沒有值得他繼續憧憬下去,比起憧憬,他青峰大輝更想要的是……

 

天色逐漸昏暗,青峰走近仍舊站在原地的黃瀨,他一把抓過黃瀨的手將他拉到路旁,黃瀨愣住,任憑青峰拉著自己走到路邊,一輛計程車停下,兩人上車後便是一陣沉默。

 

打破沉默的青峰向司機詢問最近的飯店,黃瀨則是望著窗外的景物,過於繽紛的華盛頓與他現在的心情完全不搭,炫彩的電視牆、眾多的人潮以及在這絢麗上看起來格外刺眼的偷竊行為全映入黃瀨的眼中。

 

沉悶。他對青峰的憧憬,似乎在剛剛那一瞬間又少了那麼一點。

 

他是為何而成為特務?又是為了什麼站在這裡與這人並肩同行?

 

說來說去,要怪就怪身旁這個人給他太多的憧憬,多到溢出來,無法負荷,也無法超越。

 

什麼時候,才能超越你?

 

黃瀨面無表情,看著慵懶靠在座椅的青峰。

 

「華盛頓治安不是很好,不早點找個飯店會惹禍上身。」青峰看到黃瀨便說了句話,黃瀨也只是點點頭,繼續轉過頭沉默凝視著窗外這一切過於陌生的景象。

他明白那沉默是什麼,過分的複雜,讓青峰大輝過分凝視身旁的人。他也轉過頭,凝視同樣的場景,不陌生的霓虹與燈光,在他幾年前來這的時候相差不大,如今看看這些熱鬧喧嘩,卻顯得有些令人畏懼。

 

 

 

晚上的華盛頓很不平靜,這讓青峰和黃瀨兩人趕緊拿了行李下車往飯店走去。

黃瀨先行進了飯店櫃檯,服務人員的親切招呼也讓黃瀨給了一個魅力十足的笑容,他簡單說幾句英文,拿出護照給櫃檯人員。青峰則是在一旁的沙發上坐著,四處張望飯店的每一處。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的雙人房已經客滿了。只剩下一間情侶套房,請問您要安排入住嗎?」服務人員有些不好意思,黃瀨聽了先是愣了愣,往後看坐在後頭的青峰幾眼示意他過來,但青峰看到卻聳聳肩,張嘴說要黃瀨自己處理,並且指向大廳前的時鐘。

 

十點。時間太晚再出去溜達也不好,黃瀨只能無奈點點頭,接過房號卡拖著行李跟青峰上樓。

 

 

「啊……果然很小。」黃瀨望著床歎口氣,兩個差不多高的男人擠一張床真的很不舒服,但是只有住一晚就先將就一下,或者是讓其中一個人睡床一個人睡地板也是無所謂。

 

黃瀨脫下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他順手開了衣櫃與浴室檢查是否有毀損或有異味,青峰到是很隨意,脫下西裝外套之外還將褲子拖在一旁,畢竟過於緊繃西裝材質讓他很不自在。

 

「喂小青峰……你也別那麼快就……嗯?」話說到一半,一個陰影靠近自己,站在牆前的黃瀨突然感到一陣壓迫感,轉過身一看,青峰穿著內褲站在黃瀨面前,下身早就鼓起一包,黃瀨有些害臊,卻也想起他們已經很久沒做愛這件事情。

 

黃瀨笑出聲,推開青峰的身體,走到床邊整理自己從行李箱到出來衣物。

 

「之後再做,我今天有點累,等一下幫你打出來……喂!小青峰--嗯……」一個溫熱的身軀附上,黃瀨被青峰吻著肩頸,身下的硬物頂在自己的屁股上,黃瀨試著掙脫青峰的緊錮,但是青峰卻怎麼拉也拉不開,反而力道越來越強。

 

「別、等一下……嗚嗯!」開口的唇被強勢的力道奪走,黃瀨只能任憑青峰的舌頭在口腔裡放肆,舌尖滑過敏感上顎牙齦,黃瀨身體顫了一下,這時,青峰邊吻著唇邊褪去黃瀨身上的襯衫。

 

「哈……都說了之後再……」

 

「我就是要做,現在。」

 

耳邊一句低沉嗓音惹的黃瀨一個猛顫,青峰又再次吻上黃瀨的薄唇,舌頭交纏,接吻的吸吮聲在靜謐的房間內回蕩,身體一陣快感似乎快把持不住,黃瀨抖瑟著身體,扭著臀似乎在索求什麼,青峰看見放開唇,接著一個壞笑手繞過腰往那屁股猛捏。

 

「啊啊……別這樣揉……嗯……」情欲戰勝理智,頻頻發抖的身子與鼓起的下身出賣自己,黃瀨開始扭起腰,不斷將下身蹭往青峰鼓起的內褲。

 

「褲子脫掉吧,別弄髒了。」黃瀨覺得羞恥,明明是他自己說不要的,最後還是被這個男人牽著鼻子走。他褪去自己的褲子,鐵灰色內褲被前端的液體染出深色圓圈,黃瀨低頭一看,咬著牙羞恥無比。

 

「呵,被吻到濕了嗎?說好要是你找出總部就給你一晚,」青峰扯去黃瀨的上衣,長滿繭的指腹在那乳頭上揉捏,「現在還給你,給我好好記住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