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拐幾個彎進了電梯,鎖骨下方的傷口裂開處滲出鮮紅,但他選擇無視,決定先去找赤司談談關於這次任務,當然包含黃瀨。

 

銳利雙眼直盯著地板,口袋中的雙手緊握,彷彿在抑制什麼情緒一樣。

 

他努力克制那股不斷湧上的情緒,一分鐘後電梯的樓層提醒聲到了頂樓,他踏出電梯,偌大的樓層只有一間房間,前方的大型落地窗照入離太陽最近的光芒,金黃灑滿地,還有飄散在空中那令青峰有些厭惡不適的味道。

 

他非常討厭花香,尤其是赤司房間的味道。

 

青峰走到木製大門前,對著門敲了幾下,熟悉音調響起:

 

「進來。」

 

他開門走進房內,看到一個人坐在辦公桌上下著只有一人的軍棋,赤司沒有抬起頭,似乎知道是青峰,將棋盤上的將軍推倒,抬起頭看著青峰。

 

「坐吧,別站著。」赤司微笑看著青峰,青峰面無表情,雙手仍舊插在口袋,眼神銳利地開口:

 

「站著就好,有什麼話快說,我話說完就馬上走人。」一字一句重音帶出青峰抑制許久的情緒,他不想跟赤司槓上。赤司是指揮官,他沒有權力可以跟他大吵甚至鬧出事情來,但以青峰輝煌的特務成績,他有理由質問赤司事情。

 

「好吧,那你先說吧,我洗耳恭聽。」赤司笑了笑,一個後仰背靠在皮製椅上,青峰沒有顧慮太多,低沉聲音彷彿野獸低吼一樣在安靜空間迴盪。

 

「為什麼讓黃瀨辦這種任務?他是新人,這任務等級很明顯跟新人所承接的任務有差距吧?你到底在想什麼?赤司。」青峰努力止住心中的怒火,從任務辦完那天起,他的怒火沒有澆熄過。

 

他想質問赤司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從以前他就看不慣赤司對任務上所做的某些指令。在某些方面青峰是尊重也尊敬,但就其他方面來說,他很不習慣赤司在任務指派上的調度,或許那是他的想法青峰也無從去反駁,但是這次任務他實在無法再忍氣吞聲,要是赤司覺得他哪裡得罪,炒魷魚或是降級他青峰大輝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反正這次任務是以失敗收場,他所需要承擔的後果可多了,也沒有必要去擔心自己往後去路,這是他沒盡到責任的結果,心服口服。

 

赤司聽見沒有表情,指頭在木製桌敲幾下。

 

「那你明知道涼太能力還不夠,為何還帶他辦任務?以你的個性,應該會丟下涼太自己去辦不是嗎?」

 

根本沒回答我的問題。青峰不高興顯於臉上,他踏著腳步走到赤司的辦公桌前,手壓在桌上俯視赤司,赤司被青峰這舉動惹得皺起眉,一個眼神瞪向青峰。

 

「太近了,給我遠一點。」帶著殺意的眼神讓青峰退了幾步,他知到他觸碰到赤司最不該碰觸的地雷。赤司一向很討厭有人俯視他,尤其是在他辦公桌前。

 

「你怎麼說?大輝。」赤司恢復情緒,一如既往的笑容讓青峰有些不爽,但他還是裝作沒事,用敬語諷刺的繼續質問。

 

「是我能力不夠,沒能保護好他。把他帶在身邊是認為他需要一些試煉,僅此而已。」前一句是事實,後一句他委婉帶過。他知道自己被赤司吃死死,赤司並不認為他這樣的安排有錯,從他的回話中很明顯帶著理所當然。

 

「會把涼太安排在你身邊是希望你能夠教他一些東西,當然,我也只是實現涼太想跟你一起當特務的願望,僅此而已。還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還有。但青峰想他也沒辦法繼續問下去,他沒有立場,更沒有資格,除非這場任務他處理的非常完美才有辦法,但現實並不是如此。

 

青峰不語表示沒有,赤司看了倒是起身,走過站在一旁的青峰倒了杯熱茶小啜幾口,他坐在辦公室內的沙發上盯著青峰。

 

「跟你說幾件事,」赤司又喝幾口茶,「黃瀨得了短暫性失憶,三天前的事他大概全忘了,但我想他對那天的恐懼應該還存留在他的精神上才對。」青峰聽著赤司說著,他想起黃瀨數分鐘前在他懷裡大哭的景象,他現在想起來才明白,原來黃瀨什麼事都不記得,因為身上還殘留著恐懼,所以才會崩潰大哭。

 

不過也好。那種事別留在腦海一輩子。

 

「還有,關於你把這次任務的重要情資人物--山崎打死這一事,當然免不了懲罰,禁足與禁接任務一個月。趁著這一個月的時間好好療傷,看看涼太吧。」赤司又是一個微笑,從沙發起身,青峰沒有多說什麼,準備轉身離開房間。但才跨出沒幾步,他便又回頭看著赤司,彷彿有什麼話還沒說完一樣停留數分鐘。

 

「赤司,這是我第一個,也最後一個請求……」

 

「說吧。」

 

赤司將茶飲盡。

 

「黃瀨……往後問任何有關他消失那一部分的記憶,不管是黑子、綠間,甚至是你,拜託別跟他做任何說明……拜托了。」說完,青峰一個彎腰,懇求赤司答應,赤司也沒有多做回應,只給了一個簡單答覆與幾句話。

 

「明白了,我會特別下這個指令。還有,傷口去醫療組處理一下。」青峰抬起頭,看著赤司在他的鎖骨處指了指,血在他襯衫上暈開成四公分直徑大小的圓。

 

青峰道聲謝,離開房內。因為開始放鬆而開始發疼的傷口讓他感到難受,但心頭上也稍稍放心了些,至少對黃瀨來說,這件事可以不必提起,如重生一樣。

 

然而對青峰而言,黃瀨的存在,在往後的時間裡佔據他心中不小的範圍,許多關係再改變,包含了謊言與肉體上的關係,維持至今,依舊再改變。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