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章更新與存放區,歡迎大家留言分享喔 近期JOJO/JC(喬瑟夫x西撒)

異常清楚的刺痛感在臉上燃燒,被紗布貼住的傷口撕裂般疼痛,黃瀨愣住,抬起頭看向站在床沿的清峰。沉悶感襲來,眼眶不爭氣地模糊,黃瀨盯著始終不語的人,停滯在眼中的模糊滑落臉龐,沾濕臉頰上紗布。

 

「為什麼……」低沉略帶顫抖的嗓音說出幾個字,青峰看著淌著淚低聲啜泣的人拭著淚,黃瀨低著頭,止不住的淚水,停不下的嗚咽,伴隨著他對青峰幾天來的模糊印象而無法停止;對他那帶著責罵的巴掌中而無法止住。

 

青峰皺起眉,啜泣聲迴盪在偌大純白空間內。他咬著牙,無法忽視,伸出還略微刺痛、裹著繃帶的手,動作輕緩地抱住床上傷痕累累、流著淚的黃瀨。

「對不起……」一個令他安心的聲音在他耳邊道著抱歉,黃瀨不明白,青峰說抱歉的原因;不明白打他的原因;更不明白,抱住他的原因。

 

黃瀨窩在青峰的肩頭上,寬大的肩膀讓黃瀨安心,也感到熟悉,淚水依舊止不住,襲來的安心感卻也帶來了埋在深處的恐懼。身體上的恐懼讓黃瀨無法控制的大哭,他緊摟著青峰的背,抖瑟的肩讓青峰皺起眉頭,努力安撫懷中人的情緒。

 

抱歉,都是我……青峰緊咬牙根,胸口的疼痛不知不覺撕裂般疼開,三天前那一幕幕景象烙印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他撞開貨櫃鐵門的那一瞬間,看到一個人毫無生氣的攤坐在椅子上,手腳都被反綁,被打的遍體麟傷,甚至離膝上幾公分的地方被槍打中,血流不止……

 

明明只是一個新人特務,明明可以不用讓他受這種苦,為什麼要讓他變成這樣?

 

青峰發出微弱低吼,欲想加重力到摟緊懷中的人卻因為手碰觸到燦金毛髮下的紗布而打消念頭。然而懷中人的安靜使青峰鬆開手,或許是哭累了,也或許被他打疼了,青峰看著黃瀨帶著淚痕在自己懷中睡著。

 

又是如此,每次在他懷裡都是帶著淚睡著,在酒吧時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布滿厚繭的手擦拭還滯留在滿是臉頰上的淚水,青峰小心翼翼地將黃瀨放到床上,拉起棉被蓋上,凝視床上的人。

 

心疼與自責,溢滿青峰大輝的心頭。

 

對黃瀨,從以前的煩躁不知不覺成了一種莫名呵護,他不明白為何會對一個男人如此擔心與著急,或許要怪就怪為何這個人總是會在他面前哭泣。

 

當一個人在面前流淚時,才能明白他的重要性。黑子曾對青峰說過很多次,別總是把黃瀨當絆腳石,別隨便把人的憧憬當一回事。他不懂,為什麼黃瀨總是能對惡言相向的他示好、崇拜,覺得他煩人、像個毛頭小子學不乖。如今卻有那麼點明白這人的憧憬、這人的自尊心以及--恐懼。

 

青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頭看著裹著繃帶的手,他打了黃瀨,只因為他想用搭檔的身分告訴他做錯事,特務放下槍的同時,也同時放掉自己的性命,然而他打的黃瀨痛,他自己更痛。

 

內心的自責打他幾千遍、幾萬遍,卻打不走他身為前輩的責任。

 

責任。

責任--

保護。

保護--

能力不足。

 

這三天腦中不斷迴盪這幾個字句,然而迴盪的結果卻造就一個念頭,在他看到黃瀨醒過來,對著他微笑的那刻起下定決心,不為別的,只為他。

 

青峰起身,鎖骨部分的襯衫被染紅,他沉默,裂開的傷口習以為常般麻痺神經,在轉身離開時,青峰轉過頭看了黃瀨幾眼。

 

視線停留將近一分鐘,接著轉身離開病房,踏著腳步走向赤司的辦公室。

 

TBC.

 

 

  哎呀回憶篇好長啊www我想回到正篇去w

快了快了!大概在一篇就結束啦!

有錯字請跟我說QQ雖然剛剛挑過了,但是我容易眼殘沒看到...若能告訴我會非常感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