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務殺手paro 26

 

窗子透進刺眼的光,黃瀨翻了個身,頭痛欲裂的感覺迫使他清醒。

他緩緩坐起,一手按著太陽穴企圖減緩那過於疼痛的腦袋,有些模糊的雙眼開始聚焦,他環視四周,陌生的房間令他不禁充滿疑惑,只是腦袋的記憶隨著疼痛消散,只能從那零碎的記憶中隱約記得他昨晚與青峰一起喝酒,接著就不省人事了。



口中發出哀嚎,頭疼的非常嚴重,他心想應該是自己昨晚喝太多導致今天一早嚴重宿醉,明知道自己不勝酒力卻還是喝得如此爛醉,黃瀨心一想就覺得哆嗦直打個不停。

“啊……希望別鬧出什麼事來……”他嘆了口氣,真心祈禱著別發生任何事。突然感到身上一涼,他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身上一絲不掛,先是愣了幾秒,接著二話不說翻開棉被,然而覆於被單下的下半身的衣物也早就被換過,連內褲也是。

黃瀨喊不出話,只能比手畫腳心想自己是不是被仙人跳之類的,他急忙下床找自己的衣物以及皮包證件,所幸一個都沒少他才稍微放了心,只是身上剩一條內褲這件事太不單純,他有些緊張的皺起眉在房內來回踱步,心想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啊……怎麼會這樣!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完全想不起來……!”
“哦,你醒啦?”
“……小……小青峰?”

黃瀨看著穿著一身輕便的青峰走進房內拿了一袋食物放在桌上,接著坐在床上盯著黃瀨的身體看。

“我說你不穿上衣服嗎?你的衣服昨天全身酒臭味,我幫你去外頭買了件T恤和褲子,你的尺寸應該跟我差不多才對。”青峰邊說邊指著放在衣櫃旁的一個紙袋,黃瀨聽的混亂,在不安的情緒下走到衣櫃拿起袋中的衣褲穿了起來,眼神時不時還瞄向身後的青峰,心中那即將滿出了疑問最後脫口而出。

“那個……小青峰……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會……”話還沒說完,先被一個聲音打斷。

“你昨天在吧裡喝醉了,看你醉得不省人事只好把你帶來酒吧後頭的小房間裡。還有你昨晚吐了不少所以身上的衣服全都替你換過了。”說完,便從袋中拿了一罐咖啡喝了幾口。黃瀨紅著臉看著眼前一副若無其事的青峰,他快步的走向青峰面前,一手搶過青峰手上的咖啡對著他問著:

“連、連內褲都換了嗎?”黃瀨問著。
“嗯。”青峰盯著黃瀨說著。
“除了換衣服之外……沒有做其他事了吧?”黃瀨紅著雙頰問著,只是被一個人用沉默打發過。

“你果然有做什麼!第一次……就這麼給了……而且對象還是男人……”黃瀨一口飲盡手上的咖啡,苦澀的味道讓他皺起眉,接著蹲下身頭埋進腿間對著青峰呢喃著一句句話。

青峰深邃的眼眸盯著蹲在眼前口口聲聲說著哀怨的黃瀨不禁笑了出聲,他伸出手揉亂黃瀨的燦金毛髮,黃瀨抬起頭看著眼前不停呵呵笑的青峰。

“笑、笑什麼啊?”
“不,沒什麼,只是想問你不去洗個澡嗎?綠間在剛才傳來了任務資料,要我們馬上行動。”青峰身子往後一仰,雙手撐在床上說著,黃瀨聽了緩慢站起身子,拿起放在桌上的通訊錶一看,綠間的訊息果真傳了過來。

“小綠間效率真好,不過……你真的不告訴我昨天你對我做了什麼嗎?”黃瀨一臉帶著害臊問著,但青峰卻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接著走到衣櫃前換起了衣服。

“任務辦完再告訴你。”說完便聽到一個人在身後嘆了口氣,走過自己身邊進了浴室。

夾雜著水聲的房間顯得有些煩躁。青峰停下手邊的動作,裸著上身望著衣櫃鏡的自己,他不想否認昨天對黃瀨做的事,瞞著又如何?逃的了一時的懦弱卻逃不了那在心中開始擴散的漣漪。

在青峰心頭,某處開始起了化學變化,因為他自己,也因為黃瀨涼太。昨晚他徹夜未眠,盯著一成不變的木製天花板直到天亮,原本頭疼也隨著這寧靜與凝視逐漸消失,他未眠的原因,全出自於自己內心那開始動搖的深處,明知道身旁的人會帶來不安,卻還是決定加諸於一些安心來代替那不安的躁動。

青峰望向安靜的浴室,看著門上的那人影動著,他穿上衣服,收拾凌亂的房間,戴起通訊錶往上頭的按鈕一暗,一個投射出現,密密麻麻的資料與地圖映上那藏青色的虹膜,他凝視著也呢喃著:

“希望……別發生什麼事才好。”

他,青峰大輝頭一次,害怕自己的直覺。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