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黃瀨一整天心情很好,不用他自己說,其實他的臉上整天充滿燦爛無比的笑容,嘴裡不停地哼著那首熟悉的歌,不時還會在那燦笑的臉龐邊看到幾多小花朵飄著,讓身旁的友人都不禁想吐槽他一下。

「看來你今天心情很好嘛……」坐在教室裡的黃瀨,聽到身旁的一個男人道著不禁又露出傻呼呼的微笑點著頭。

「真是的……跟你前幾天那種反應還真是反差啊。你前幾天就像死人一樣面無表情,陰沉的要死……該不會是跟女朋友吵架和好了啊?」一旁的小野無奈的托著下巴說著,她又轉身望了望坐在後頭的黃瀨,一回頭又馬上被黃瀨那傻愣的微笑愣住了。

「嘻……」黃瀨歪著頭微笑著發出了符合他個性的嘻嘻聲,彷彿在心中雀躍著什麼。

他之所以那麼開心,是因為他終於明白青峰在想什麼,以及那天為何如此粗暴的對待自己,或許也是因為,青峰那如小孩般的醋意,深深地讓自己認為,原來自己在他心中也是重要的。

小青峰……

不知在心中喊了無數次的名字,是否都有傳達到那人的心中。而從來沒有過的輕鬆,也讓自己感到無比的開心。

只是,一切都真的能如此容易嗎?突如其來的輕鬆,開始讓自己那不安的心開始動搖著。從來沒有安全感的黃瀨,害怕所有一切都來的太過曇花一現,就像是……他與青峰的感情。

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好好地待在他身旁,不在是以憧憬的對象待在他身邊,而是以「情人」的名義。

但就是因為是「情人」,不安的心就隨的與他相處的時間增長而越感增加,彷彿是個無底洞的深淵,不斷的下陷著。雖然偶爾會略感到一些小幸福,但這種幸福,卻總是來的快,去得也快,還來不及好好抓住,就這樣隨之溜走。他害怕,現在這種愉悅,就會是這種抓不住的幸福。

「唉……」黃瀨重重的嘆了口氣,讓坐在前方的小野不可思議的馬上轉頭望著垂頭喪氣的黃瀨。

「喂……我說你情緒變化也太大了吧?一下是傻笑,接著又是愁眉苦臉。黃瀨你到底是怎麼了啊?」一旁的小野整個人無力般的倚躺在椅背上,只見黃瀨一言不發的望著窗外,頓時甩了甩頭,告訴自己別想這麼多。

「沒事、沒事!對了,小野。」黃瀨苦笑的拍了拍小野的肩膀,突然像是憶起什麼般的提高語調。

「幹嘛?」

「話說已經要過年了耶,我記得小野有打工吧?而且還是大公司吧?」

「嗯啊!怎麼了?」小野將身體整個轉向黃瀨疑惑的望著他。

「嗯……就是那個……俗稱尾牙嗎?有什麼活動嗎?」黃瀨傻楞楞的問著,只是那傻愣的表情讓小野不禁噗哧的一笑。

「哈、哈!都忘了你以前是模特兒,唉呀!為了情人放棄這麼吃香的工作真是可惜啊!不過我記得你現在在打工吧?你說活動嗎?」小野抬起頭想了又想,畢竟是去年的事了,說實在要他想實在是有點困難。突然,小野的指頭「啪」的一聲,像是想起了什麼。

「我記得有抽獎活動!」

「抽獎?這麼好?」黃瀨的雙眼頓時閃亮了起來,像小孩子聽到糖果的誘惑一樣的興奮。

「我說黃瀨,你問這個要做什麼啊?」小野眼神微瞇的問著眼前紅著臉的男人,透在金色毛髮底下精緻的紅暈臉龐,似乎在隱藏著什麼秘密一樣。黃瀨這般像是想到情人般的詭異反應,讓小野開始懷疑了起來。

「你該不會是……在期待抽到什麼大獎,然後跟你那位「親愛的情人」去甜蜜吧?」小野咄咄逼人的語氣讓,讓黃瀨不斷的後退著。不過好像被小野說中了,黃瀨只能不停地傻笑著。

「沒有啦!我只是隨口問問啦!哈……哈……啊!你聽到鐘聲了嗎?我要去上班了!拜拜!小野!」就這樣被救了他一命的鐘聲一溜煙消失在教室裡了,丟下小野一個人歪著肩膀,滑下身上的衣服,呆滯地望著那帶著一絲紅暈、緊張冒汗的人衝出教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