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漫雪邊境》

     

      06

醒來時西撒發現自己的眼角溢出淚水,他夢見祖父與父親。父親每晚的床邊故事以及祖父常為失眠的自己唱的搖籃曲,一幕幕如放映機投影在腦海中,許多不曾回憶的事情全在夢裡如煙火般絢爛炸開,體悟到這片森林對他最深愛的兩個人的重要性。他拭著眼角的淚水,吸鼻子的聲音似乎驚動到喬瑟夫,他睡眼惺忪,身體因為一下子接觸到冷空氣縮了起來。

「西撒⋯⋯嗯?西撒你怎麼哭了?」他邊問邊緩緩起身,揉著雙眼後慢慢靠近坐在沙發另一側的西撒。

西撒趕緊將淚水擦掉,搖搖頭並道歉:「沒事。吵到你了嗎?抱歉。」

喬瑟夫傾著身體靠得很近,那雙藍色豎瞳正以清澈的眼神看著他,西撒移開臉不讓喬瑟夫過度觀察自己滿是淚水的臉龐。看了窗外的天色,天未完全亮,大約再一個小時太陽便會露臉,正當西撒準備起身時,手臂突然被一個過猛的力量抓住,接著將他往下拉,原本處於半蹲狀態的他瞬間坐在喬瑟夫躺的沙發上。

這時西撒正處於一個尷尬姿勢:他被喬瑟夫從背抱著。

「喂、你這是在幹嘛?快放開——」

突然眼角的地方被舔了一下。

「原來眼淚是鹹的,真奇怪。」

「你這傢伙⋯⋯!」西撒掙脫開來,拍開喬瑟夫的手,「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只見喬瑟夫伸出舌頭,手指著西撒哭過後有些狼狽的臉龐。

「只是想舔舔看⋯⋯抱歉,忍不住就⋯⋯」他很沮喪,這表情讓西撒看了有些不悅,他丟了一條乾淨毛巾給喬瑟夫,語氣顯得急躁。

「趕緊梳洗完,天一亮就出門,要是不早點出門市集的好東西就沒了。」說完逕自轉身整理燒盡木柴的暖爐,喬瑟夫靜靜看著那背影。

靜謐空間裡傳來熟悉的水晶聲響,西撒猛然抬頭轉身看著後方的人,然而那裡什麼人都沒有,只留下一件自己的大衣在沙發上,接著是廁所那傳來開水的聲音。

瞬間他明白,那是孤獨的聲音。

 

-

 

一路上的沉默讓喬瑟夫感到彆扭,他跟在西撒身旁,只見西撒因寒冷偶爾縮著身子,嘴裡吐出的白煙在一片雪白中散去。早上發生的事讓喬瑟夫有些後悔,他不明白西撒哭泣的原因,或許他回想起過去的時光,或是在睡夢中看見了誰令他止不住淚水,但就在那一瞬,淚水從那有著淡色胎記的眼角下滾落時,他感受到一陣難受,胸口被緊緊揪著般難以呼吸,當時他無法確定那感受是從何而來,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想為他抹去臉上的淚水。

十分鐘過去,西撒依舊望著彷彿無盡頭的遠方,不需要任何儀器或標記確認方向,熟悉地且自信地朝著某個方向走去。喬瑟夫他決定打破這段難熬的沉默隨便找個話題閒聊。

「小西撒很常去鎮上嗎?」

「小⋯⋯?」西撒皺起眉,似乎對於喬瑟夫的稱呼感到不滿,「也沒有常常去,畢竟小鎮離艾克曼有段距離,光是來回就可以花上快一個小時,再加上我們沒有車,徒步的時間會更長。」

喬瑟夫點點頭,仰頭望著陰霾天空,天空仍飄著雪,他伸出手接住雪花,但還沒在手心停留便融化消失。深邃的藍瞳帶著一絲失望,這些表情西撒全看在眼裡,他同樣伸出手試著接住一片片雪花,徒勞無功,手裡什麼也沒有。

「有時候我會想,或許在艾克曼春天消失的那瞬間,這冬天所飄下的雪或許只是一片片灰燼罷了。」西撒沒有表情撥了撥手,他看向喬瑟夫說:「既然你是狼族,那你應該知道為什麼這裡沒有了春天,而這冬天又會在什麼時候結束⋯⋯」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喬瑟夫露出苦笑,他嘆口氣,環視這片即使走再久景象依舊的森林。

「是讀了關於我們的書嗎?」他問,西撒有些驚訝。

「你昨晚醒著?」

「沒有,但我可以聽得見細微的聲音,尤其是安靜的時候。」

「我都忘了你是一隻狼⋯⋯」

喬瑟夫笑了幾聲,他們走了一陣子終於看到不遠處的建築物群。

「就像你讀的那樣,我們真實存在,並且守護著這片森林,但是⋯⋯」說著,他露出了一個令西撒難以忘懷的表情,接著哈哈笑起來,彷彿在掩飾什麼敷衍帶過。    

這讓西撒不滿,他深深皺起眉頭,語氣變得嚴肅。

「我討厭話說一半,但是什麼?」西撒質問喬瑟夫,但喬瑟夫卻一個人擅自往小鎮的方向快步走去,西撒追了上去試圖抓住他身上的衣服,然而他一個迅速轉身停下來,西撒整個人撞上喬瑟夫,肩膀被牢牢扶住。他仰望比他高大的男人,男人微微一笑,那雙帶著一絲流光的雙眸藏著深邃與他一時間無法看透的情緒。

「有些事情,選擇不知道或許才是最好的。」

就讓我將這秘密藏一會兒吧。

他這麼說,便一個轉身往前方的小鎮大門走去。

西撒駐足在原地,想起昨晚的書最後一章節的所有內容,看著喬瑟夫的背影,縈繞心頭的只有無盡的複雜。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