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漫雪邊境》

 

05

 

這一夜彷彿被奪去睡眠般徹夜未眠,西撒坐在窗邊看著死寂毫無生氣的森林,雪漫了整個艾克曼似乎連最遠端的邊境也不放過,既冷冽又孤寂,如孤獨沉睡的巨人直到在睡夢中死去。

他早就不記得這是艾克曼第幾個冬季,應該說早就不清楚人人口中所說的永春艾克曼到底是什麼時候,自他有記憶以來整片森林就是這副模樣,花不再開、鳥不再啼、河不再流,人們也因為艾克曼的轉變而移居,如今還住在這裡的只剩下他與馬克兩人。

馬克曾經是獸醫,他選擇住在艾克曼是為了拯救受傷的動物,然而隨著艾克曼的沉睡他原本的工作也就此失去應有的責任,即使現在的技術比起幾年前的確差了許多,但昨晚的事情依舊讓西撒另眼相看。沉著冷靜,是幾年前他所熟悉的獸醫馬克。

而他自己呢?選擇住在這裡的原因又是為了什麼?

西撒只是因為家族的關係而無法捨棄這裡。他的家族世世代代都住在艾克曼,對艾克曼的愛與關懷比他所想的還要多,這片森林是有過春天的,祖父的口述始終令西撒難忘:

『艾克曼的春天充滿的生機,這裡還有那裡全都開滿了鬱金香,在這裡,沒有什麼花是開不了的,彷彿所有的花都因艾克曼而綻放,因艾克曼而凋零。動物也都和睦相處,如果仔細聽,可以聽見他們愉悅的低鳴聲,像一場管弦樂令人動聽。』

祖父威廉・齊貝林的話仍在他耳邊迴盪著,甚至可以想像祖父說這話時那和藹且驕傲的神情,他是真的以艾克曼為榮。

然而到了晚年,祖父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也從那段時期開始艾克曼的春天越來越短,曾經的鳥語花香逐漸消逝,迎來的是他們從沒想過無止盡的冬天。隨後祖父去世,父親的身體也同樣開始越來越差,西撒日以繼夜照顧臥病在床的父親,聽著他說著艾克曼的春天、艾克曼的萬紫千紅、艾克曼的生氣蓬勃,但對於當時的西撒來說,這些只不過是屬於這片森林的傳說。

這個傳說成了祖父與父親生前最美好的記憶,西撒只覺得百般諷刺,因為他們就像那些花一樣:『因艾克曼而綻放,卻也因艾克曼凋零。』

西撒拉緊身上的大衣走向角落的書櫃,他站在前面不停瀏覽,直到視線停留在一本書背上。他緩慢抽了出來,這本書因為久未翻閱而泛黃,甚至積了一點灰塵,但封面右下角的作者名令他揚起微微一笑。

《Forever Spring, Ekman》威廉・齊貝林著。

這是祖父生前對於艾克曼考察的書籍,關於艾克曼的歷史與這裡能夠永遠春天的秘密他都記錄在這本書內。若要說世界上誰對艾克曼最了解,非他祖父莫屬了。

他拿著書來到暖爐前,緩緩坐在地毯上,一旁的喬瑟夫縮在沙發上熟睡,磨牙聲令他忍不住笑著,他緩緩翻開毛毯下的臉龐,雖然看起來應該有十七十八歲,但稚氣未脫的睡臉讓他越發覺得這陌生人帶給他的熟悉感。

是否曾在哪裡見過?即使這麼想,西撒依舊無法想起有關與這人見面的任何線索。

西撒靠在沙發邊緣上翻開書,第一頁是威廉用沾水筆手寫的前言,字跡旁的墨水暈開成毛邊,而他一下子意識過來,這段前言是威廉生前常常唱的那首歌的歌詞。他翻開下一頁,是一段關於艾克曼的過去,西撒仔細讀起來。

或許可以從這本他未曾翻開的書中找到什麼關於艾克曼的事情,還有這傢伙⋯⋯狼族離開的原因。
『說到艾克曼,來過此地的人都給予他一個美麗的稱號:擁有天使奇蹟的森林。因為艾克曼四季如春,動植物生態豐富,許多人對於艾克曼的印象就像是天使所居住的地方,如天國一樣夢幻。我對此地的愛如同對待神明一樣,艾克曼使人忘記悲傷與痛苦,保持永遠的活力,而這活力來源全來自於森林深處的一族,人們常稱艾克曼的守護者:狼族。』

完全勾起西撒對此本書的興趣,「狼族」二字更加確信與艾克曼脫不了關係,於是他繼續讀下去。

『狼族是所有狼群中位階最高的種族,他們使艾克曼保持永春,和諧整片森林。許多人以為他們是傳說,甚至有人認為他們是神一般的存在而奉祀著,但我可以用我的經驗告訴你,他們真實存在,並且努力的守護艾克曼。

他們通常以人的型態出現在我們之中,與正常人類一樣吃著人類的食物,擁有強大的家族意識甚至有著豐富的情感,正因為他們與一般人無異,所以誰都沒見過而把他們列為一項傳說。』

他一頁讀過一頁,彷彿忘卻時間,讀到中間威廉開始訴說狼族的特性,正確來說應該是怎麼分辨狼族與人類。這議題徹底引起西撒對狼族的注意,因為他身旁這位正睡得香甜的陌生男子正是所謂的狼族,身為一個貴族與守護者為何會在這裡?又是什麼原因使艾克曼陷入無止盡的冬季?或許這一切的疑惑全會在這本書裡獲得該有的答案。

『幼年的狼族會以人形出現,他們與一般人類小孩無異,然而唯一不同的是,由於他們從小就必須自我保衛,為此幼年狼族在成年前會以人類兩到三倍的速度成長,直到成年才會恢復與人類同樣的生長速度。

上面這種分辨法若沒有朝夕相處是無法得知的,另一種方式是外觀。雖說狼族與一般人無異,但他們的五官相對深邃,身材較高大,以及在他們肩上有個非常明顯的星形胎記。而這星型胎記正是狼族的象徵,也是狼族最高位階:喬斯達一家的證明。』

喬斯達⋯⋯

西撒暗忖,果然喬瑟夫的來歷不小,而他現在也知道狼族的生長特性,但這依舊不足以解開他的疑惑,他繼續讀下去。然而讀到後半段仍舊沒有說明關於艾克曼的凋零,西撒有些氣餒,威廉祖父也不是先知,只是以自身的經驗寫出這本書,有些事總是在預料之外,他心想,祖父大概也沒想到艾克曼的冬天竟然這麼漫長。

來到最後一章,西撒並不打算繼續深入讀下去,或許是體力也來到極限,再加上時間也來到清晨,天亮後他們必須走三十分鐘以上的路途到鎮上採買。但他為了對祖父表示敬意,堅持將最後的二十頁讀完,這時西撒發現,最後一章節很特別,跟剛開始的序言一樣是用沾水筆寫上。

『致齊貝林的後代:』

第一頁只有這行字,西撒的好奇心瞬間溢滿整個胸膛,然而讀完一頁又一頁,一股感受正一點一點的擴散。他顯得冷靜,或許是早有預感,也或許是自己並不意外最後一章節威廉祖父想表達的用意,他闔上書揉了酸澀的雙眼,一時間他陷入沉思之中。

「果然有些事,選擇不知道是最好的⋯⋯」呢喃幾句,閉上雙眼,睡意不需多等便佔據整個腦袋。

既然您都說了這麼明白,那我該怎麼做才好,祖父?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