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漫雪邊境》

04

一路上他們走走停停,並不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這將近一公里的路途中西撒總是被一群動物包圍。正確來說並不是被團團包圍,而是動物總是會在西撒靠近的那瞬間接近,毫不畏懼,簡直像被吸引一般來到他身邊,西撒似乎也見怪不怪,蹲下身溫柔撫摸每一隻接近的動物。

「你是不是跟動物很有緣份?有人這麼說過嗎?」喬瑟夫站在不遠處朝著西撒喊著,西撒順著兔子的毛來回撫摸後便起身將兔子放走,這時喬瑟夫才敢緩緩靠近然後一臉苦惱,因為只要他一靠近那些小動物全嚇跑。

「從小就這樣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西撒刻意繞了路,儘量避免往森林內走,免得又被動物纏上。

「不過有時候,」他放慢腳步,望著身旁的人,「能夠聽到一些聲音。」

「聲音?」

「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總之這大概是上天讓我能夠生存在這片冰天雪地裡的某種天賦吧。」邊說著,不遠處出現一棟熟悉小屋,屋頂上積滿雪。西撒對於屋頂上的積雪有些不滿,他抬起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感受空氣中的溼度與風速,緊皺眉頭,將自己的雪帽戴到喬瑟夫頭上,表情嚴肅。

「怎麼了?」喬瑟夫快步跟隨西撒來到小屋旁的柴屋,只見西撒抱起一堆木柴進屋內丟在壁爐旁的小箱裡,接著又同樣抱了一堆進來,直到那箱子隆起成一個座小山。喬瑟夫不解地跟著他來回跑,這讓西撒不滿的咋舌,他停下腳步語氣不悅的命令道:

「你,給我好好待在屋內,要是再跟過來信不信我把你綁在那。」西撒指著屋內一處的柱子,表情認真沒有一絲玩笑。

「喔……」他點點頭,愣了一會兒才坐在暖爐前的沙發上。

柴火燒得作響,幾度因為暖和而陷入沉睡的喬瑟夫聽見西撒進屋的聲音,木門沉沉上了鎖,窗戶也緊閉著,窗簾拉上得刷刷聲也在整個空間迴盪。腹部的傷口又開始抽痛起來,他明白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即將在艾克曼發生。

一切就緒後西撒來到爐前多丟幾塊木柴進去燒,喬瑟夫沉進沙發內,身上大衣成了他最佳的防護罩。這時一件毛呢上衣與棉質長褲放在他前方的小桌上,西撒坐在一旁的小板凳抽了根菸,從口中吐出的煙在朦朧視線下幾度分不清楚是菸還霧氣,他傾著身子接過衣服。

「穿上吧,若再加上身上那件大衣大概就沒問題了。」

「發生什麼事?」喬瑟夫朝外頭看了一眼,外頭靜的如世紀末日。

西撒從口中吐白煙,還沒等抽完就往煙灰缸捻熄。

「今天會是艾克曼最冷的一個夜晚,如果不好好做準備即使躲在屋內也會冷死。」說完他裹上一條看上去質地柔軟且保暖的毛毯。他們兩人安靜待在暖爐前,聽著柴燒聲響、聞著咖啡香氣,冷空氣隨著太陽西下而開始蔓延整個空間,喬瑟夫穿上尺寸略小的毛衣與棉褲後他再次沉進沙發內。

「你原本應該不是住在艾克曼吧?黑狼在這裡已經消失好多年了。」他望著眼前那火堆,想起了一些過往。

「不,我原本就屬於艾克曼,應該說,」喬瑟夫曲著雙膝,虹膜映入搖曳的火焰,「艾克曼本來屬於我們。」

「什麼意思?」

喬瑟夫好似回過神般面露尷尬,他微笑伸展自己的身體。

「其實以前我們狼族就是住在艾克曼,但是突然有天這裡變得冰天雪地,我們無法棲息就離開了。」

「這件事我有聽過,原本艾克曼是由狼群守護,他們維持艾克曼永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狼群在某一天消失,艾克曼也陷入無盡的冬天。」他邊說著邊想起過世的祖父曾經告訴他的故事,祖父的歌聲貌似也隨著回憶而在腦中迴盪,西撒顯得落寞,這漫漫風雪邊境的一座小屋內,留著的是他對祖父無盡的回憶。

「西撒?」喬瑟夫喊了一聲,西撒猛然抬頭。

「啊抱歉……所以你為什麼又回來這裡?這裡依舊白雪紛飛,若你想看到艾克曼的春天,早在我祖父那一代就不復存在了。」

關於艾克曼的春天美景,也全都是從祖父口中聽來的。

「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

喬瑟夫點頭。

「那找到了嗎?」西撒問的很淺,而喬瑟夫也回得的輕描淡寫。

「這個嘛……大概吧。」

西撒笑了起來,聲音爽朗。

「什麼啊這個回答。在你傷養好前先在我這裡待下來吧,在這片漫無邊境的雪白中你哪也去不了。」他起身再次添了幾塊木柴。

喬瑟夫顯得特別愉悅,火光在那雙寶藍瞳孔來回搖曳。西撒再次聽見了,清脆好聽的水晶聲,像鈴鐺般在這靜謐的空間內響了起來,雖然聽起來輕快卻多了一點惆悵,西撒看了喬瑟夫一眼,一個想法在腦中逐漸生成。

或許是他多想了,但他覺得喬瑟夫有些似曾相識。然而這個想法並沒有在他腦中停留太久,逐漸降溫的天氣讓他轉移注意力。

「當然了,也不能讓你白吃白喝,相對是需要付出,」他指著喬瑟夫身上過小的衣服,「等明天太陽出來後我帶你去鎮上採買,順便去找馬克複診傷口。」

只見喬瑟夫笑得開心,連虎牙都露出來,似乎也顧不了寒冷一樣整個人從沙發上站起來,瞬間身上的衣服像縮水一樣,西撒整個人止不住笑意哈哈笑了起來。

「總之早點休息吧,度過這個夜晚後明天就會恢復正常了。」他經過喬瑟夫,溫柔地撫摸他的頭。

「晚安了,JOJO。」

喬瑟夫愣了愣,直到西撒離開客廳才回過神。被撫摸過的地方仍舊有著鮮明感受,回憶永遠像漣漪般輕輕一點便不停擴散,他坐回沙發上,沉進柔軟質地裡,身上裹著的毛皮大衣散發著獨特氣息,他喃喃自語閉上了雙眼。

「一模一樣……」

那一晚他睡在沙發上,壁爐的暖氣包圍著他,也在這一晚,他夢見了過往。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