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bout Your Answer?

 

 

×六十分挑戰,現代同居paro

#答錄機

閱讀感謝


 

麻煩大了。這大概是喬瑟夫十八年來遇過最煩惱的事。

他看著手機通訊紀錄播出去無人接聽的次數己經將整個螢幕塞滿,他著急的想求救,但是除了本人以外,還會有誰知道他的下落?喬瑟夫可著急了,他在客廳內來回踱步,木質地板被他踏得響亮,心煩溢滿心頭,他只想著該怎麼連絡上西撒。

約莫兩天前他們大吵一架。交往兩年來他們的磨合事件不勝枚舉,好似每天都要來點抱怨才會心滿意足地過生活,總而言之他們幾乎天天碎嘴,但也不至於會發展到今天的情況。對於剛上大學沒多久的喬瑟夫而言,大學的校園生活非常新鮮,自由的校園風氣與自主的生活都令喬瑟夫感到無比愉悅,再加上個性外向灑脫讓他在學校有著不小的交友圈。為此他有一陣子返家時間變得很晚,但他很努力不讓自己超過十點回去。

當然西撒對於這些事都保持樂觀態度,同樣是大學生的他也認為這是正常的生活,偶爾青春熱血正是當學生該有的回憶與過程。所以西撒從不過問喬瑟夫去哪,回到他們倆的公寓也與平常一樣說聲「歡迎回來」或者是問問他是否要吃點宵夜。

這些看似正常又幸福的生活,卻因為他那不中用的腦袋而被打壞。

喬瑟夫記得那天午後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他獨自一人站在校園川堂裡望著陰霾的天空,心中期盼這場雨能夠早點結束,免得回去淋成落湯雞外加可能會感冒的風險。這時有個若有似無的念頭閃過,隱約記得早上出門時西撒對他說過什麼話,記憶中西撒顯得非常害臊,說得支支吾吾,但確切的內容不太記得。喬瑟夫心想,大概是偶爾晨間甜言蜜語吧。

於是他那朦朧記憶隨著眼前這場大雨流逝,突然間被一個女孩呼喊聲吸引,喬瑟夫有些詫異卻也不失禮的露出親切微笑。女孩有些靦腆,伸出手拉著喬瑟夫的衣袖,問今天有沒有空,能不能跟她稍微去街上逛逛。

喬瑟夫一開始有些猶豫,但是想著既然這場雨還沒要停的打算,那陪陪這女孩子逛逛街也不錯,順便挑個禮物給西撒,向之前總是這麼晚回家陪個不是。

然而途中發生了一些插曲,喬瑟夫與女孩在街上遇到熟人,半拉半扯的情況下跑去附近的酒吧小酌兩杯,雨依舊下不停,心中似乎有件事不停盤旋著:西撒似乎說今晚有什麼重要的事。這個剛開始有些朦朧的記憶似乎隨著下肚的酒精逐漸清晰起來,直到喬瑟夫喝下第四杯啤酒後他才赫然想起,匆匆忙忙準備回去,然而一開始跟他一起來的女孩喝醉了,在場還算清醒的人也只剩下喬瑟夫一人。

他面露尷尬,認為獨自拋下這個女孩在這危險的酒吧太殘忍,於是她搖醒女孩耐心十足地問女孩家的地址。可惜女孩喝得醉醺醺,連說話都像個剛學會說話的三歲小孩,只能在隻字片語中抓取關鍵字。

把女孩安全護送到家花了他將近一個半小時。女孩住在離酒吧不到兩個街區的轉角社區,小心地進入屋中,接著紳士地將女孩安置在那淡藍色的床上,喬瑟夫離開屋子時趕緊奔回家,事情不妙了,他的確忘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喬瑟夫在門外按鈴,因為他把鑰匙忘在學校,然而他已經在外頭待了將近十分鐘都沒人來應門。

西撒生氣了。喬瑟夫大大嘆口氣,恨自己那像金魚一樣的腦袋。

「西撒,對不起,我剛剛打算趕緊回來,但是有個女孩喝醉了所以……」

這時門開了,還附帶西撒一張臭臉。

「既然都忘了,就別回來。」冷言冷語,喬瑟夫心也冷了。

「我真的有想起來,但是真的發生一點意外。」喬瑟夫解釋,但這解釋卻沒有讓西撒釋懷。

「是我不好,你本來就該跟女孩子在一起,跟我這種又大隻又臭的男人真的是委屈你了。」西撒嘴裡說的很酸,他也不看喬瑟夫一眼,這讓喬瑟夫心中的委屈加劇,一股怒氣就這麼從嘴裡衝了出來。

「你為什麼不能好好聽人說話?總是自顧自地說些令人難以承受的話?我承認忘記是我不對,但是我如此狼狽的回來,你難道就不能體諒我嗎?」說完,西撒依舊一臉冷淡,他抬起頭看喬瑟夫一眼,那眼神變得異常冷漠,他只淡淡問了句:「既然如此,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回來嗎?」

喬瑟夫一瞬間答不出來,他被彼此間的尷尬打得體無完膚。最後他看見西撒嘆口氣,踏出家門,甚至在與喬瑟夫擦肩而過時刻意避開他的身軀。

「看來這段日子都是我自作多情。」

喬瑟夫並沒有挽留西撒,他獨自站在門外半個小時後,依舊不知道西撒要他回來的原因。直到他進了屋內,看了桌上滿是佳餚以及那個早已擺好插上蠟燭的蛋糕他才赫然發現——

今天是他十九歲生日。

 

 

他的語音訊息已經塞爆了。

西撒獨自坐在公園長椅上,看著那連續兩天來幾十通的未接來電,心頭一陣煩亂。這幾天來他思索著與喬瑟夫之間的問題,自從交往以來吵架就不曾停過,雖然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所謂的熱戀期對他們來說幾乎是沒有。或許是他們認識很久了,對於彼此的個性都熟知,但這頻率對一對情侶來說似乎太多了。

對於喬瑟夫喜歡玩樂的個性西撒也非常明白,愛好新鮮、玩耍,對剛上大學的喬瑟夫來說是不可或缺,甚至廣泛交友體驗成年人的生活,這些西撒都明白,因為他也經歷過。

然而這樣西撒在意的,是成為喬瑟夫的情人。

或許喬瑟夫應該去一場聯誼,去明白女孩子的可愛,而不是擁抱他又寬又硬的身軀,吵架起來也是用吼的,他沒有女孩子的嬌柔也沒有女孩子該有的細膩。

西撒看著那些未讀的語音訊息,恐懼佔滿心頭。深怕那些語音訊息一點開便是他們分道揚鑣的時候,然而他卻下定決心接受這一切,什麼都好,只要讓他稍微聽聽喬瑟夫的聲音。

點開第一則訊息。

「嘿西撒,你在哪。你都不接我電話,我知道你還在生氣,所以……真的很抱歉,打電話給我好嗎?」

第二則訊息。

「我知道你可能覺得我在廢話,但是對於忘記生日這點很抱歉,你做的那些飯菜我都吃光了,蛋糕沒吃完,我希望能夠跟小西撒一起吃,所以請你回來好嗎?」

「我很擔心你,真的。不管你原不原諒我,只希望你能夠趕緊回覆我。」

聽完幾則訊息後,西撒感到愧疚與難受,他認為自己過度的任性導致喬瑟夫如此的不安,他看了手機決定拋下冷戰,回撥電話給喬瑟夫並且道歉。

這時,一則新的語音訊息進來。

「我想了很多,究竟該怎麼做才能讓回覆我。」喬瑟夫停頓了幾秒,語氣突然轉為堅定,「或許我應該更直接的跟你說才對,我想你,我擔心你,我喜歡你,我愛你。」

西撒笑了,他回撥電話給喬瑟夫,喬瑟夫接起電話後沒有說話,只有發出微弱不明顯的啜泣聲。西撒稍稍抿著嘴,緩緩開口:「我在公園這裡,這幾天都住馬克家。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任性。」

喬瑟夫擦擦眼淚,話說得有些含糊:「你都有聽我留給你的語音訊息嗎?」

「有,每一則都聽了。」

「那你原諒我了嗎?」

「早就不生氣了。」

喬瑟夫笑出聲,語氣變得開朗。

「那你的回答呢?」喬瑟夫問。

西撒豪不猶豫,語氣堅定。

「我也愛你,JOJO。」

 

之後他們重新過了一次生日,吃完那個只有二分之一的蛋糕,吹完十九歲的蠟燭與許完一年一次的三個願望。

「小西撒,你愛我嗎?」

「你說呢?」

「這不是當然的嘛!」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