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紋戰士60分挑戰

#冬天的秘密

 

×甜文

×JC雙箭頭

 

在一片向日葵海裡,他看見那片湛藍天空中飛滿泡泡,隨著風從左側飄到右側。

西撒站在花海裡大拇指與食指圈起來,微嘟著嘴輕輕地將肥皂水吹成透明的球狀,他又吹了一個,飄到花叢內碰到花瓣瞬間破裂。吹了近十分鐘西撒才停下來,選擇一處席地而坐,抬起頭凝視著所剩無幾的肥皂泡在天空飄著。

今天的西撒安靜得可以,彷彿所有世界的聲音全數吸收殆盡,只有偶爾的鳥鳴與風吹過花田的聲音外,再來只剩下彼此間微弱的呼吸聲。

喬瑟夫靠近西撒,緩著腳步撥開一朵朵向日葵,最後他也坐了下來與西撒並肩,鋼蘭色瞳孔同樣將天空收進眼簾之中,最後一顆泡泡在不遠處炸開,沒有泡沫的折射那藍天顯得特別平凡。

「不再吹幾顆嗎?」喬瑟夫問,餘光稍微瞄了左側的人幾眼。

西撒碎笑,依舊盯著天空看。「不了,反正吹再多還是會破掉。」

「這樣啊。」語畢,他轉過頭看向西撒的臉。

他在想什麼?那雙碧綠珠子目不轉睛凝視著遠處。喬瑟夫有那麼一剎那認為,他從來不明白西撒的過去與想法。

想知道他十八歲的時候過著什麼樣的日子?他喜歡什麼?又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內心深處是否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些全是喬瑟夫怎麼猜也猜不透,也不曉得到底該從何問起。身為戰友與夥伴,最需要的是互相關心與互相了解吧?喬瑟夫皺起眉頭,心中盤算該如何開口才是最佳的方式,於是他稍微湊近,撐在地面上的手指不小心相互觸碰,這讓西撒有些驚嚇而收回手。

「幹嘛一直湊過來?今天並不冷吧。」

「讓我稍微靠近你嘛。」

「都成年人了還撒什麼嬌?」西撒邊嘮叨邊從鼻子哼出氣,身體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原地任喬瑟夫靠近,最後兩人手臂貼在一塊兒,西撒才驚覺這距離似乎有點太近了。他稍微挪動臀部試著離喬瑟夫遠一些,但不管他怎麼移動,喬瑟夫像個口香糖一樣怎麼甩也甩不開,直到退往一叢叢高密度的向日葵田後才伸出手推開喬瑟夫。

JOJO!你究竟在發什麼神經?」一雙大掌抓住手腕,原本撐在地上的手突然一滑整個人往後躺毫不留情地將向日葵折爛,背後強烈的異物感惹的西撒準備破口大罵。

「給我適可而止!原本以為你這傢伙是打算撒嬌,結果卻撞上來,」西撒試著掙脫那牢牢扣住手腕的手,表情與語氣帶著慌張,「從我身上滾開。」

似乎將這些話當耳邊風的喬瑟夫正與身下的人以不到十公分的距離面面相覷,他盯著那雙流露緊張眼眸,看見了,好像不需要多久的時間,屬於這人的祕密會全部傾洩而出。

而他也聽見了,那壓著自己的男人正用著帶了點不明流光的雙眼直視著他,似乎正打算從他逐漸洩漏的眼神中找出蛛絲馬跡,將藏匿許久的秘密給一併抽出。西撒移開視線決定不與喬瑟夫相對而視,認為只要態度強硬一點便能夠逼走他。可惜事情不如預料中容易,喬瑟夫依然壓著,能夠一覽無遺的視線不再寬闊,映入虹膜的只有比他寬厚的肩膀、高挑的身高,以及在他耳邊形成回音的好聽嗓音。

竄入耳膜了,那令人不自覺動情的聲調。

「小西撒,你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啊?」他問的緩慢,一字一句都瘋狂敲打著耳膜。西撒頓時化身為愛麗兒[1],話都梗在喉嚨內無法好好說話,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表情讓喬瑟夫笑了出來。

「果然有什麼對吧?」他笑得更奸詐,又將十公分的距離縮短至個位數,鼻尖相貼,燙熱鼻息打在彼此臉上。「讓我猜猜,」邪惡無比的笑容讓西撒瞪大了雙眼,「你是不是喜歡我呀?」

突然,臉上迎來疼痛,喬瑟夫痛的大叫,壓住的身子也一下子彈開,手摀著被揍痛的臉抱怨:「我只是開玩笑的嘛!為什麼要打我?」兩行生理淚水溢出眼眶,但這令人憐憫的模樣全被西撒無視,他猛然起身,聳著肩膀雙手握拳,聲音彷彿失而復得一般而沙啞道著:「別亂開玩笑!下次再這樣絕對會再揍你。」

說完,徒留喬瑟夫坐在向日葵田內捧著臉、帶著淚看著西撒快步離開。

「什麼嗎……還以為你會說喜歡我呢……」他失落地揉著泛疼的臉頰,抬起頭看著天空。

出現了,那透明無暇的肥皂泡又再度隨風飄散於空中。

 

Fin.

 

註[1]:為安徒生童話小美人魚的人魚公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