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先感謝CWT45兩天來索取喬西無料的人~謝謝你們喜歡著喬西;;場後釋出Spring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有任何感想歡迎回覆~Thanks

- 前三篇:Summer Autumn       Winter


Italy──

Spring

 

西撒站在一間攤商前已經半個小時之久,他深皺起眉頭對著掛在塑膠網上的面具沉思。

這大概是他人生中做過最久的決定,他不可置信自己竟然會因為猶豫不決而苦惱。春風宜人,手上的牛奶因為長時間待在常溫下而開始冒出水珠,直到袋子外碰上牛仔褲的濕冷感才讓西撒意識到。

「差點忘了!真是。」於是他隨手挑了個看得順眼的面具,急忙付了錢準備奔回家。西撒奔過好幾個街區,連逛起街來都成了走馬看花,他稍微看了市集的攤販,全都是販賣華麗精緻的面具。面具有著五顏六色的羽毛,甚至有的在眼袋部分畫上金箔,這時西撒才想起來,那被他隨便挑入手的面具究竟是什麼樣式早就忘了一乾二淨。

他很苦惱萬一嘉年華開始後才發現面具跟自己的臉不合那就糗了。

會被JOJO那傢伙笑的。西撒停下腳步喘口氣,心想可能會被自己的猶豫給害了。

他再次奔上威尼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的過客身上一件件華麗服飾與漂亮舞裙吸引了目光。西撒頓時有些害臊,並不是因為那副可能出糗的面具,而是腦中浮現出今晚舞會上的喬瑟夫會有著什麼樣的打扮而開始有些不自在。他甩甩頭,目標建築物在前方不遠處,他又再次加快腳步,否則牛奶要壞了。

絲吉Q與麗莎麗莎的聲音在走廊處形成回音,西撒急得有些狼狽,頭髮也散亂不堪。然而引起他注意的不是絲吉Q那尖銳的笑聲,更不是麗莎麗莎那優雅緩慢的聲調,而是平常在他耳裡特別悅耳的低沉聲音卻不在這兩人之中盤旋。

西撒又皺起眉,走到廚房將牛奶安然無恙地放進去冷藏後,對著反射的銀色冰箱整理自己的金色偏黃的頭髮。隱約聽到絲吉Q正在談論晚上嘉年華舞會的事情,她說舞裙有點難以選擇,身為僕人絕不能穿的比麗莎麗莎好看,而麗莎麗莎笑了幾聲,說了句沒關係,戴上面具後誰都不認識誰,這才是有趣的地方不是嗎?

西撒邊聽邊往走廊盡頭走去,陽光將客廳門口灑了一整片金黃,似乎是聽到腳步聲,絲吉Q一個探頭大喊著:「西撒你回來啦?」

西撒嚇了一跳,但他故作鎮定微微笑。「牛奶安然抵達冰箱。話說回來妳們決定好舞會的穿著嗎?」

說完,麗莎麗莎坐在沙發上小啜幾口紅酒,紅寶石耳環在光線照射下晶透著光澤,她聳聳肩,故意笑了笑對著西撒說:「決定好了也不能說,好好期待舞會吧。這是你第幾次參加舞會呢?西撒。」

「十七歲一次,十九歲一次,這次第三次了。怎麼了麗莎麗莎老師?」

「不,沒什麼。趕緊去準備吧。」麗莎麗莎又笑了笑,然而這笑容在西撒眼裡看來卻有些詭譎,於是他又開口問一次但卻沒有得到回應,反倒被絲吉Q推著背趕出客廳。

「好了,西撒也趕緊準備,舞會開始之前還要例行性地去外頭繞繞呢!當然,逛完後就各自去舞會囉。」絲吉Q嘿嘿笑幾聲,對著西撒揮揮手,準備關上客廳大門時,西撒突然想起什麼喊住絲吉Q。

「JOJO人呢?怎麼沒看到他?」

絲吉Q揚起跟麗莎麗莎一樣的詭異笑容,藏著一點壞心又添了一點神祕,聳著肩搖搖頭。

「誰知道呢?這可是場神祕的盛事呢。」

接著木製門隨著輕快哼聲關上,西撒深深嘆口氣,垂著肩膀回到自己房間,依舊拎著的袋子裡那張白色臉龐似乎正期待被戴上的那一刻。

他坐在木椅上拿出面具,這下子他才知道原來他隨便挑中的臉龐是這個模樣。眼睛部分被銅色蕾絲覆蓋,蕾絲一圈一圈地延伸到耳邊;嘴唇則是刻意被塗上蘋果綠唇色,西撒覺得這個唇色有些怪異,他認為可能帶點金粉會好一些,但這個好似吻了青蘋果般的唇並不讓他後悔。

這時他發現,臉頰兩側接近眼尾的部分有著類似雨滴的紫色形狀,仔細觀察,紫色雨滴旁有著一點一點的金色染料。

他越來越喜歡這副面具,華麗又不失神秘。然而有個小缺點使他苦惱不已,若大家真的都要來藉由這個嘉年華會來隱藏自己的身分,眼袋挖空的部分過於大片,幾乎有三分之一的臉都會露出來。

西撒又陷入苦惱,心想著要怎麼掩飾可能過於明顯的眼睛,畢竟他眼袋下方有著注目胎記,很容易被認出來。

突然靈光一閃,他奔出房間往客廳的方向跑著,椅子被過於著急的動作撞歪。

「絲吉Q!」西撒粗魯地敲打門,絲吉Q開了門看著著急的人滿臉疑惑。

「怎麼了?」

「可以借我化妝品嗎?」

「咦?全部嗎?」

「眼妝的部分就好。」

 

 

接近傍晚時分,西撒穿上特別租借的藍色華麗高帽,上頭有著由數十根羽毛組成的花邊,絲綢捲成如大朵的花高掛在上,帽子邊緣染上特別的金絲,在夕陽下閃閃發光。

身上的高調寶藍禮服更是有著誇張的飾品,金色珠寶鑲在領緣處,肩膀部分貼滿十元硬幣的亮片延伸至胸口。手套被特意掛上四色金鑽別針,這讓手上的負重量增加,西撒頻頻甩著手舒緩關節的不適感。

他穿著這麼一套高引人注目的服飾,再加上臉上那意外合適面具馬上引來許多觀光客前來拍照,西撒點頭,紳士地摟著一位女士的肩膀合照。

從面具下看著外頭的世界顯得非常特別。每個人都穿著各種服飾,此時誰都不認識誰,熟悉的人事物彷彿突然消失無蹤,那麼一瞬間他覺得害怕,面具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臉孔,一切都陌生起來。

那幾位觀光客向他揮手致謝,接著在他的視線中消失,隱沒人海中。

心情似乎開始複雜起來,他緩慢步行在威尼斯街道上,沿著大運河走到雷亞托橋。

夏天的他們在雷亞托橋邊吻了起來,記得那個吻有點鹹又了點青澀。他想起喬瑟夫,一整天不見人影,也不說明跑去哪裡溜達只留他一個人與同樣戴著面具的人群接觸,久違的防備似乎又逐漸築成了一道小牆,他討厭這種感覺。

舞會會場離雷亞托橋不遠,步行約五分鐘即可到達,但這五分鐘對西撒來說非常漫長,身上的衣著與面具讓他顯得不自在,數百雙眼睛的視線過份地注視自己,像被監視一般令人難以呼吸。

這時,他撞上一個人,西撒的頭被撞的很疼,他輕輕啊了聲,用笨重的手抓著凹凸不停的帽子邊緣,簡直隔靴搔癢,頭都被撞疼了還不能揉。

接著一個被面具悶住的聲調在他前方說起話來,西撒抬頭,一個比他高上一顆頭的「男人」站在他面前,西撒很確信這個人的性別。

就在一瞬間,西撒認為自己被眼前這個神秘男人吸引。並不是因為他的動作過於紳士,而是他身上的穿著過於特別,令人忍不住願意在他身上多停留幾分的目光。

白色面具上突出的圖騰塗上反光的金色,圍繞在眼睛周圍;唇色也與那金色圖騰相應擦上了漂亮的金黃,最特別的莫過於身上那服飾。黑色大衣中間一整排銀金相雜的鈕扣,蝴蝶鑽石別針在黑色大地上翩翩飛舞,帽子更是黑色蕾絲與金色蕾絲相間的小丑帽,像朵盛開的黑色花朵大膽地綻放自己的黑色艷麗。

「沒事吧?」聲音被面具悶住,聽不出音調。

「沒事,抱歉低著頭沒注意到。」西撒點點頭表示歉意,這時,男人的手指托住他的下巴,將他低著的頭抬了起來與他四目相交。

狡猾的是,男人的面具上眼睛的部分與他不一樣,是有著一層黑色薄紗給擋著,幾乎看不見那雙瞳孔的顏色與形狀。

「綠眼睛,真漂亮。」西撒聽見男人的笑聲,他讚美著他,西撒有些彆扭。

「謝、謝謝,你的服裝真特別,很好看。」

「是嗎?我覺得有點幼稚,不過你身上這件寶藍舞衣真美。」

西撒開始覺得臉上燙熱起來,幸好他帶著面具。但這羞澀沒有持續太久,反而有種罪惡感,這男人簡直是與他調情,難道這人不知道自己是男人嗎?

「抱歉,你說一個男人美可是不會太高興的。」西撒半開玩笑半試探,想藉此確認男人是否真的把自己的性別搞錯,還是別有企圖。

男人似乎有些懵了,牽起西撒的手。

「是這樣嗎?男人也是可以用美來形容。」道完,男人拉著西撒往會場的方向,這讓西撒心情更加複雜。

這個男人既溫柔又紳士,雖然看不到臉,但光是這樣的動作就足以讓他的臉燙熱不已。

簡直心靈出軌一樣。西撒努力壓制住不斷湧上的罪惡感,不斷告訴自己,這是一場威尼斯一年一度的盛會,交交朋友沒什麼的。

然而在這同時,他依舊心想著喬瑟夫究竟在哪裡。

男人的手比他還要大一些,牽著他的同時更是緊緊地將每根手指頭握住,彷彿怕他走丟消失在人群中。

西撒很不自在,他跟在男人後頭走進舞會現場。突然踏進同樣穿著的世界後,世界變得不再陌生。熟悉的義大利波卡舞曲,輕快的曲風讓西撒的不自在消散許多。男人感覺到牽著的手不再那麼緊繃,他突然一個使勁拉過西撒,手撫上腰,面具下的低沉聲調幾度讓西撒心臟瞬間猛跳了幾下。

他看不見面具下的表情,不曉得男人是在笑還是在用著另一種表情看自己的笨拙,西撒不敢想像,緩緩的扣住男人的腰,牽住那雙大掌,緩緩踏起舞步。

「緊張嗎?慢慢來如何。」男人紳士地緩下步伐,語調柔的可以。

西撒支吾起來:「不會……只是有點忘了怎麼跳。」

「哦,這樣啊。」不以為意的語氣讓西撒有些不太高興,他故意加快步伐,嘴上還唸唸有詞。

「要是那個人有你一半的成熟該有多好。」

「怎麼說?那個人很幼稚?」男人向左踏出一步,西撒差點因重心不穩摔倒,他狠狠瞪著男人,覺得這人突如其來的行為跟某個人非常類似。

西撒輕咳幾聲,調整好臉上的面具,故作鎮定再次配合對方的舞步隨著音樂繞著圈子。

「對,很幼稚。但是有時候卻很可愛。」他說到後頭兩個字覺得不好意思。說男人可愛跟說一個男人很美是同樣的意思,這兩個形容詞並不是用在男人身上,在不久前他也糾正過眼前著個有些幼稚的男人,然而現在他還是這麼敘述,也挺慚愧的。

勾住腰部的手突然拉近,西撒嚇一跳慌張地閃開,但男人不曉得是用什麼的表情作出這個動作,似乎很對他很熟悉。

「那個人可愛的地方可以告訴我嗎?」男人的語調隨著音樂節奏緩緩道出,西撒有些猶豫,畢竟這件事不好說,連絲吉Q與麗莎麗莎都沒說過,但或許跟一個不相識的男人說也無妨吧?

猶豫不決可是會害了自己,他很清楚這一點。

西撒深吸幾口氣,隨著男人的步伐退出舞會中央,他們來到寬闊的陽台,有好幾對情侶靠在外緣,摟著彼此的腰說笑著,可能原本就相識而暢談著彼此來這裡的原因,也有可能跟他們一樣陌生的兩人因為契合而談論著各自的遭遇與過去。

男人領著西撒來到其中處角落,這裡非常安靜,似乎可以隔絕舞會中央再次循環起的波卡舞曲,人群的嘈雜也逐漸在耳邊安靜下來。西撒隔著面具看著威尼斯與海洋,他又想起了喬瑟夫,他究竟跑去哪了?愧疚與罪惡感湧上心頭,心靈出軌什麼的,令他不好受。

「那個人啊,有時候很笨拙,不太懂別人真正的想法與心思,有時候常常因為這樣而感到非常生氣。但正因為他的天真才會讓他這麼大而化之吧。」西撒說的很慢,面具底下的臉揚起一抹淺淺微笑。他繼續說著:

「他是個很怕孤單的人,明明年紀也不小了卻有時候跑來跟我擠一張單人床,說一個人睡很寂寞,做了噩夢也不好受。」

「你討厭他嗎?這麼煩人的人。」

「不會,應該說,我根本沒辦法跟他生氣。雖然那傢伙總是很不識相地惹火我,但怎麼說,有時候比起生氣,更多的是對自己失望吧。」心裡開始酸澀起來,他開始有些後悔為什麼要說這麼多,然而話都說一半了,不說完也挺尷尬的。

「可能是個性使然吧,雖然表面上我很倔強,也常被他說很像個老大哥,但放不下他就是個事實,我想我可能……」有些話哽在喉嚨說不出來,堵塞住的話總是在關鍵時刻起不了作用,西撒深深吐口氣,該跟這個男人道別了。

「謝謝你給了我一個這麼好的夜晚, Arrivederci。」

突然間手腕被狠狠拉了一把,西撒被拉的措手不及,他被男人緊緊抓住,一瞬間他們四目相接。他看見了,那被月光照亮的黑薄紗底下的雙眼,藍色迷人瞳孔,眼前生冷的白色臉龐緩緩靠近,綠唇與金唇相貼,隔著面具接吻竟是如此的令人心醉神迷。

彼此相貼大約十秒,他們分開,接著一雙手緩緩地將西撒得面具拉開,西撒也同樣地由下往上掀開男人的面具,看到那張臉的瞬間,他笑了。

「我以為我心靈出軌了,你這可惡的傢伙。」西撒用面具猛敲眼前的人一下。

「嘿嘿,剛剛的我夠紳士吧,名副其實的英國紳士。」喬瑟夫笑的調皮,但西撒卻不打算原諒他,轉頭就走。這讓喬瑟夫非常慌張,趕緊跑向前從後頭抱住西撒撒嬌起來。

「小西撒別走!你生氣了嗎?」

西撒沒說話,臉上多了紅暈與熟悉的燙熱感。

「剛剛說過了,我不會生你的氣,永遠不會。別現在揭開身分了還要逼我說出這些羞人的話。」後頭的沉默讓喬瑟夫覺得這人可愛到不行,他輕輕吻上西撒的耳朵,呢喃著:

「我很喜歡你喔,西撒。」

Spring End──

 

 

 

 

Freetalk

大家好,我是深愛喬西的律裡QAQ

首先非常感謝大家拿了這份喬西無料;;真的很感謝!

喜歡喬西的時間不長,說起來喜歡他們也只經過了半年的時間,這兩個人給的感情太過深刻,直接把我重重打入坑底無法爬起。

非常喜歡喬西兩人相知相惜的關係,雖然原作是無可避免也無法改變的刀片,但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對喬西兩人之間羈絆有著深刻的印象。

這次寫了無料除了是因為愛喬西,另一方面是想推廣這個CP給大家認識,或許有更多的小夥伴比我更早就喜歡了這也不打緊,能夠讓大家越來越喜歡他們就足夠了!QQ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份無料~刀片什麼的就不給大家吞了,來點糖吃也不錯!

謝謝喜歡喬西的你,往後的日子也請多多指教囉!

讓我們繼續為波紋戰士努力產糧補足彼此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