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期最後一天為了逃避明天開始上班,於是把假期期間的喬西小文章放上來~

- 說個題外話,我實在好想看西撒穿童貞毛衣;;;;;;;嗚嗚嗚嗚(跪著哀嚎


 

運河對面巷口內一家餐廳的墨魚義大利麵味道非常糟糕。沒煮熟的麵難以咀嚼,墨魚醬更是帶了難以形容的怪味,更別提旁邊的橄欖了,簡直糟糕透頂。

西撒站在對街手指著對面不停跟喬瑟夫抱怨,喬瑟夫聽了倒是沒什麼反應,手搭在後腦勺隨便應答幾句準備敷衍過去,畢竟他對料理本來就一竅不通。

西撒見他心不在焉,似乎看出喬瑟夫一點都不在乎的東張西望後,抓起他的手腕穿梭人群間,越過雷亞托橋決定帶他嚐嚐所謂的有失義大利人尊嚴的食物。

上橋之後喬瑟夫感覺手腕上的力道更重了點,應該說是掐著,而不是握著。西撒越走越快,急著帶他越過這座橋。然而喬瑟夫不懂為何這人從原本準備打道回府,而後抱怨起麵館多糟糕,接著氣沖沖著急地拉着他走上這人擠人的大橋。

最後一家名為「橄欖樹」的義式餐廳出現在他面前,喬瑟夫哦一聲瞬間明白西撒的用意。

「糟糕的墨魚麵?這家橄欖樹嗎?」喬瑟夫問。

「難不成請你吃好吃的嗎?既然是這樣回去煮比這好吃一百倍的墨魚麵給你吃還比較快。」西撒不耐煩的回答。

喬瑟夫看著橄欖樹的門,漆上了奇怪的墨綠色油漆,木質紋路的關係造成油漆分佈不均;「橄欖樹」的招牌掛在門上搖搖欲墜,一旁的沙漠玫瑰枝葉枯萎,衰弱地在貧瘠土壤中求生。

的確幾分相似。喬瑟夫碎笑幾聲,握住門把推開。

「那就嚐嚐看吧。」喬瑟夫笑道,拉著西撒的手進入店內。

昏暗燈光幾度讓喬瑟夫以為白天一瞬間降成夜幕。沒有任何窗口在牆上,唯一的通風處正是他們走進來的那扇門。四盞浮球型燈座亮著牛皮色燈光好維持整個空間的亮度,效果很差,幾乎令人產生錯覺。

沒有人來招呼他們,似乎也不需要,整間餐廳加上他們只有四桌在用餐:一對看起來是情侶,一對情侶還是夫妻的男女以及一位穿着休閒服的男人。

他們找了一個燈光比較好的位置坐下來,浮球燈座底下是個不錯的選擇。西撒坐在喬瑟夫對面,緩慢脫下身上那件麂皮外套,他脫的很慢,好像是故意一樣連將手抽出袖子都特別優雅性感。

喬瑟夫抿抿唇,摸著自己有些燙熱的皮膚。

「除了懲罰我的味覺外,連視覺都要受苦,小西撒真壞。」說完,喬瑟夫的手像條蛇一樣緩慢滑動到西撒那雙手上,先是輕抓住食指,再來是中指,接著跳到小指揉著厚實的指腹。

似乎意識到喬瑟夫有些調情的意味,西撒用力拍黏在手背上的手。

「別鬧了,會被看見。」

「怕被知道嗎?」

「你不怕嗎?」西撒著急說著,彷彿所有的焦慮全塞到這句話裡。喬瑟夫那雙藍寶石深沉看對面的人,原本被拍開的手再次覆上,熱度在皮膚散開,傳導至全身。

「沒什麼好怕的,還有我可以陪你吃難吃的義大利麵,陪你玩泡泡水,聽你發牢騷。別人怎樣才不管,何必去在意。」他輕拍那雙手,接著二話不說吻上西撒,不作任何停留,卻賦予他足夠的安心。

這時,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倒抽聲,喬瑟夫轉頭一看,是那對夫妻。這次他很確信這對男女是夫妻,而不是情侶。女人驚呼一聲後,手摀在嘴上,右手無名指發亮的環狀物徹底吸引喬瑟夫銳利目光。

男人背對他們,似乎不清楚自己的妻子在驚呼什麼,只聽見男人嘖了聲,口氣不耐煩質問女人。

喬瑟夫盯著女人看,怕她驚擾其他人,他在唇上豎起食指,眨了眼微微勾起笑容,女人一瞬間收起那瞪到圓滾滾的雙眼,臉頰泛著紅暈語氣輕柔地安撫他丈夫。

「喂!JOJO!」西撒瞪著喬瑟夫,祖母綠瞳孔帶著怒火與嫉妒,喬瑟夫笑了笑,摸摸那雙手試著解釋:「我可是為了我們的愛情而努力呢,小西撒。」

名字被喊的無比呵護誰能不飄飄然,西撒扶住額頭微微嘆氣。

如果他是隻惡貓,現在正被這個人馴服到服服貼貼的,真不是滋味。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