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記得他們在學校旁的小角落牽著彼此的手,第一次感受到對方的體溫,指尖輕輕觸在手背上發燙,似乎害怕對方反感而不敢用力緊握。那個小角落被他們稱為秘密基地,只要一有空,不管是短短幾分鐘的下課時間,手機一個訊息成了他們之間的暗號,把握時間奔跑於走廊上,兩階併一階跳下樓梯,見到彼此時都是氣喘吁吁。

黃瀨喜歡中午用餐時間。他會在午休鐘聲一響,一手拎著便當,另一手將錢包塞進西裝褲口袋快步走到販賣部買了兩罐冰牛奶。覆在牛奶瓶外的水珠沾濕他的手臂,但他毫不在乎,因為沒有什麼事比跑去秘密基地與那個人會合來的重要。

當然青峰也不是乖乖在秘密基地等著黃瀨。販賣部的炒麵麵包是學校熱銷品,很容易在數分鐘內銷售一空,黃瀨特別喜歡炒麵麵包,但因為課表的關係時常吃不到而滿臉失望。青峰看著黃瀨那失落至極,卻又會在下一秒掩飾自己情緒而轉為笑容的表情心疼不已,他拍拍黃瀨的頭跟他說:「下次一定會吃到。」

殊不知這個看似安慰的一句話讓黃瀨展開笑容,卻成了青峰與他之間的許諾。

「啊你還是這麼早來啊?青峰君。」販賣部阿姨柔和笑了笑,在平台內找著剛出爐、熱騰騰的兩個炒麵麵包給青峰。青峰從口袋偷出黑色錢包,遞了錢,拿著麵包繼續盯著平台的食物。

「不早點來就沒有了。」最後青峰看上了一顆飯糰,沒有包酸梅的。

「果然發育期食量都很好呢。」阿姨拿了個袋子將青峰手上的食物放進袋子內,接著動作緩慢地從桌子旁拿出一張紙撕下四個截角。

「這個是優待券,別跟其他人說,之前就想給了,只是周圍都有人不好意思,趁著沒人趕緊塞給你。」一個和藹微笑後又接了句慢慢吃,別噎著了。或許是對於一個學生來說,手上的優惠券顯得特別珍貴,他看看掛在牆邊的時鐘,在幾分鐘這個地方便會塞得水洩不通,短短午餐時間馬上被壓縮,他揮揮手道別,順便開口說著:

「謝謝!還有,另一個炒麵麵包不是我的,雖然我食量大,但對方也是個餓鬼呢。」

拎在手上的塑膠袋摩擦出聲,沙沙作響彷彿正在說明他內心的焦急與期待,青峰穿越教學大樓與販賣部的唯一通道,不遠處開始聚集人群朝著他小步跑來,一個一個擦肩而過,不知為何他感到一種優越感。袋子裡頭那兩份驕傲的戰功等帶著他回基地回報,青峰笑了出來,再次加快腳步穿過走廊,拐個彎,前方那些微昏暗的入口正是目的地。

希望他是第一個到的。

 

 

秘密基地有著一棵茂密大樹,夏天剛好可以遮蔽從天空直射的火辣陽光,冬天則是會枯了一整棵,溫暖罕見的光線可以透過枯枝照在整片地上。空無一人的基地讓他稍微鬆口氣,青峰坐在牆邊聽著響起第二次的鐘聲,心想大概在幾分鐘會看到一個人氣喘吁吁抱著兩瓶牛奶出現在他面前。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黃瀨比他預期還早到秘密基地,青峰驚訝看著自信十足的表情,他接過牛奶,沁涼的溫度又讓他再次驚訝。

「這麼早?用跑的?」

「只是走比較快,牛奶可以說明我的速度。」黃瀨笑得開心,眼尾彎成漂亮弧度,青峰打開玻璃瓶,奶香撲鼻,他也拍拍黃瀨腿要他坐下來。

黃瀨坐在旁邊,青峰的體溫隔著空氣傳導過來。那瞬間黃瀨不敢靠青峰太近,他抿抿唇有些不自在,但比起不自在,泛上心頭的羞澀感才是讓他不知所措的原因。青峰顯得冷靜許多,冰牛奶滑過喉嚨的溫度似乎讓皮膚上的熱氣消散不少,過於安靜的黃瀨引起他的注意,風吹過彼此發出的塑膠摩擦聲更提醒著重要的事情。

「吶,黃瀨。」他輕喊一聲,隨著風傳導接著消失。

黃瀨慌張地看著青峰,複雜的心情會伴隨著奇怪的表情,緊張青峰看見他的表情時會有什麼様的評論,但害怕瞬間化成難以言喻的情緒。

溫暖、感動,甚至是對他來說稍微奢侈的幸福。

還維持熱度的炒麵麵包被捧在手上,青峰撇開視線努力試著不跟黃瀨交會,這個戰績雖然輝煌,但會有什麼様的評價還是讓青峰有些擔心。

「你……買到了?天啊小青峰。」黃瀨的感嘆帶了點哭腔,青峰覺得特別可愛,他緩緩將視線移向黃瀨,他明白,這戰績稟報的結果出乎意料的令人難以相信,或許青峰早就該明白這個人究竟有多愛哭。

眼淚應該是珍珠,不要這麼廉價地奉獻出來啊。

青峰驚慌失措,雖然看過黃瀨因為各種原因哭到抽鼻子,不外乎都是悲傷難過,但這次青峰真的不曉得黃瀨是抱著什麼情緒而流淚。

「喂……你、你別哭啊!這不是買來了嗎?你看,還熱騰騰的──」話說一半,黃瀨又再次抽起鼻子,眼淚如壞掉的止水閥怎麼關都關不住,這下讓青峰更傷腦筋,於是他拿起塑膠袋內另一個炒麵麵包,拉出黃瀨的手放上。

「這個也給你好了,怎麼樣?很開心吧!兩個都給你吃。所以別哭了好嗎?」青峰的語氣裡帶著焦急,深怕黃瀨又會哭個不停,他正襟危坐仔細觀察黃瀨每個表情。

兩隻手上捧著的炒麵麵包映入琥珀色瞳孔內,突然,黃瀨笑了出來,邊哈哈大笑邊流著眼淚,他不曉得為什麼只覺得手上的食物非常滑稽,更有趣的是,眼前這個人竟然會慌張成這樣。

「到底是怎麼了?一下哭一下笑……」

黃瀨擦擦眼淚,不再哭了。

「小青峰以為我是小豬嗎?別忘了模特兒要顧身材的。」黃瀨說完又笑了出來,左手那份遞到青峰手上。

「只是沒想到小青峰這麼溫柔。」

溫柔?青峰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他,他頓時覺得有些飄飄然的。

這時,那顆金黃色的頭靠在青峰寬大的肩膀上,熱度再度傳導,不再是靠著空氣,而是藉由彼此相貼的肌膚隨著血液流竄到心頭上,心麻、沉醉。

彼此的手放在地上,燙熱的小指尖吸引著,最後觸上。或許主動從來都不是青峰會做的事,然而這次他率先移動著手,從小指、無名指、中指最後整個心覆上那同樣跟他微微顫抖的手背,他包覆他的全世界,緊扣著彼此。

「謝謝你,小青峰。」

如一顆石子丟進沉靜的池內,擴散漣漪。

「客氣什麼,小胖子。」

「我才不胖!」

「那……小豬?可愛吧。」

「啊,剛剛那既純情又溫柔的小青峰跑去哪了?」

青峰笑著,手掌心內那雙手再次握緊了一點。

「一直都在這裡啦。」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