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了!怎麼說,這次題材超微特殊一點,真的花費我很多時間在思考該怎麼辦,算是一個機會訓練自己的邏輯架構啊TT

  此篇會稍微虐了一點,但會是個HE~請大家放心。

  至於篇幅是多少,這我就不敢保證了;;(累犯

  - 感謝閱讀

 

  06

 

  五個人一桌的長桌總是會有一處顯得特別空蕩。青峰身旁的空位放滿大家的衣物與隨身物品,他並不覺得擠,反倒是習慣了而不說話,他打了個哈欠,聽著大家細說自己四年來發生的事:

  黑子從原本的幼稚園換到另一間學校當老師,聽黑子說那裡的小孩特別安靜,似乎大部分的小孩家庭環境都比較特殊,隔代教養甚至是單親家庭居多,目前跟火神在東京租了個還不錯的小套房生活;紫原邊吃邊說自己在某間甜點店工作,不時抱怨那裡的人很追求效率,他每次都嫌麻煩不想做,最後受不了辭職跑到現在位於新宿的蛋糕店;綠間今年從實習醫生畢業,正式進入一家大醫院當起小兒科醫生,聽說他每天的吉祥物很惹小孩子喜愛;至於赤司,繼承家業,目前是日本數一數二的大集團管理人之一。

  青峰沒說話,喝幾口啤酒,苦澀感滑過喉嚨,他看了外頭電視牆的節目已經更改,變成整點新聞快報,報導著最近幾年天氣異常的現象。似乎想起些什麼,青峰刻意將視線移開,打算把啤酒全數灌盡,然而黑子在聚會前的訊息讓他停手,玻璃杯映著琥珀色光鋪在木質桌上,他靜靜聽著這些老友們的對話,不外乎是近況如何與偶爾的懷舊過往。

  「桃井怎麼沒來?」綠間問著。

  「似乎是工作有些忙碌所以今年無法到場。」黑子啜飲幾口白開水,他酒量很差,所以黑子每場聚會從不喝酒,然而也因為這樣,他時常成為撿屍人,尤其是青峰,黃瀨還在日本的時候至少喝醉了還有他帶青峰回去,但某些事發生後,黑子成為替黃瀨帶青峰回家的人,體型差異大的兩人,黑子只能打電話求救火神幫忙扛喝得爛醉的青峰回去。

  「大輝最近如何?身體好點了嗎?」赤司坐在青峰對面,手邊的啤酒似乎連動都沒動過。

  青峰聳聳肩,微笑。「還可以,只是最近睡不太好。」

  比起前幾年,頭痛症狀減緩許多,睡前偶爾喝個牛奶就能安穩入睡,然而最近又開始了頭痛症,但沒有以往來的嚴重,很常做夢,而這個夢,是連續的。

  「不舒服嗎?」黑子面無表情地問著。

  「不,沒什麼。他們是不是有換酒?怎麼味道跟去年的不太一樣?」青峰趕緊轉換話題,味道改變的酒讓他感到慶幸,至少可以轉換注意力好讓其他人不發現他正在想黃瀨的事。

  這時,手機在口袋響起,青峰拿出瞧幾眼,來電人是桃井五月。

  「抱歉,接個電話,」他晃晃手機,「五月。」

 

  -

 

  外頭冷的程度超乎想像,或許是在有暖氣的居酒屋待久了,過大的溫差讓青峰幾度不適應頻打哆嗦,他接起電話,桃井帶著些微疲憊的聲音說著。

  「阿大,你們還在居酒屋嗎?」電話那端傳來電車的哐隆聲。

  「還在,妳要過來?」

  「對啊,好不容易忙完了,不想錯過每一年的聚會。別走喔!我要到了!」桃井嘻嘻笑,但似乎聽見電話那端的沉默而疑惑,她也隱約猜到那沉默的意義。

  「阿大,」桃井換了語氣,「你在想小黃嗎?」

  沉默幾秒,她似乎可以看見青峰抬頭望著與她同樣望著的電視牆,那個中央廣場的那個大型電視牆。

  大型電視牆上從原本的新聞快報變成香水廣告,那頭漂亮金法與細長睫毛的熟悉男模引起青峰注意。

  對,他想他了,甚至連作夢都不放過。

  他覺得,這個世界無時無刻提醒他身邊曾經有這個一個叫黃瀨涼太的人,彷彿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在乎黃瀨涼太。

  青峰抬頭看著那短短三十秒的Dior廣告結束,上了妝的黃瀨用他那張漂亮又性感的臉占據整個螢幕,擦上唇膏的唇說出Dior,那聲音他似乎都有點忘記原來這個人有這樣的嗓音。

  「阿大?」

  「妳說的沒錯,我的確想他了,而且我多希望時間能回到大學那個時候。」

  入冬第一波雪,如灰燼一般正從頭上飄落。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