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1日,第873天──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彷彿一次次循環,跌進深淵無法爬起。

  牆上的鬧鐘他老早就想把它掛回客廳,但至從兩年前那次後,他就無法與安靜空間共眠,需要依靠這些單調節奏入睡。

  手機早上八點鈴聲在床邊響著,青峰讓它響了十分鐘才甘願關掉,他拍拍有些渾沌的腦袋,頭還是持續犯疼。

  這個毛病持續兩年多,或許是之前留下的後遺症,醫生也告知他這個毛病可能沒辦法治好,伴隨著睡眠不足、持續做夢以及壓力症出現。他彎曲手指用指關節壓著太陽穴不停轉動,疼痛感一股湧上腦袋,也取而代之換來舒緩感,雙腳被一大早的冷空氣凍僵,他轉著腳踝,伸展腳拇趾直到有知覺為止。

  一個毛絨觸感攀上腳趾,青峰揉著一頭亂髮低頭看,一隻白貓蹭在腳邊,抬頭看著還未清醒的青峰。

  青峰蹲下摸向白貓,接著彷彿想起什麼走到客廳,拿起放在櫃子上的飼料倒些份量在碗內,白貓便湊近吃了起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有件重要的事在青峰腦裡不停盤旋,他踏著快步往掛在牆上的日曆看去,被畫好幾圈紅圈的日期映入虹膜,他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確認:2014年12月21日。

  接著兩個未讀訊息跳出,手指迅速在螢幕上滑出解鎖圖案,點開,黑子哲也的簡訊以及一個待辦事項通知。

  今天晚上七點老地方見,請搭乘交通工具並且控制酒量,喝醉沒人能夠扛男人回家──黑子哲也。

  2014年12月21日晚上7點東田居酒屋。

  青峰將待辦事項刪除,手機放在日曆牆下的木櫃上,他抱著身子加快腳步走進房內,隨手拿了件運動褲與T-shirt套在身上,或許是感到臉上有種異樣感,他摸了摸下巴,扎刺觸感攀滿整個手心,於是又拿出放在抽屜裡的電動刮鬍刀走到浴室,嗡嗡聲音漫在狹小空間內形成回音。

  這是一種折磨,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被頭痛折騰,剛開始沒那麼嚴重,直到最近頭痛症狀越來越劇烈,有時會在睡夢中被太陽穴旁的抽痛感痛醒,接著整晚徹夜未眠。

  今年二十五歲的他,從大學畢業後便被職籃相中而繼續他的籃球生涯,持續近十年的籃球,如今還是讓他放不下手。

  然而這些話在青峰聽來卻不怎麼討喜,他並不喜歡高中時期的自己,狂妄自大,說的每句話都聽來刺耳難聽,甚至是毫不留情打擊不停追逐在他身後的人。

  嗡。幾分鐘前擱置在客廳木櫃上的手機發出震動聲響,青峰緩步走著,手機屏幕發亮,又是一封未讀訊息,十秒鐘前。

  他打開閱讀,是黑子發來的,似乎是補充上一封訊息的簡訊,內容是針對青峰。

  青峰君請多注意身體,雖然你每次都有出席,但希望你能夠依據身體狀況來參加,頭痛的毛病最忌諱風寒,聖誕節前會非常冷,請多保重。

  青峰沒有表情,只是歪著嘴咋了舌,大概是認為黑子這愛操心的壞習慣不管再多年都無法改掉,也難怪時常聽火神抱怨黑子總是面無表情管東管西。他往下滑,還有一小段差點被遺漏,然而看完句子,一種難受隨著頭痛蔓上來,毫不留情穿越心口直達腦門。

  黃瀨君這次依舊不會來,酒的部分就別喝多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房內那平凡單調的音節正在襲擊他的頭蓋骨,手機放回木櫃上,如同被拋棄般不再理會,他坐回沙發上,天花板上的吊燈映入寶藍色瞳孔內。

  許多事情隨著頭痛泛起回憶的漣漪,不斷擴散直到邊緣容納不下任何一滴水,接著漫出、淹沒,訊息一旦無法安份地待在腦內,就會開始攻擊思緒,症狀也開始出現,例如頭痛症是青峰的寫照。

  他無法停止思考關於他的事情、兩年前的事情以及這一年一次的聚會始終沒有好好跟他說上任何一句話的事情,這所有全都是他無法終止運轉思考的因素,如容納不下任何一滴水的容器,攻擊思緒,頭痛著──

  他揉著腦袋,迫使自己離開思緒,滴答,時間來到八點半,整理好身上衣物後,拿了厚大衣與一條黑色圍巾套在身上,順手撿起放在角落的籃球,走到玄關坐在走廊穿著球鞋。白貓蹭了過來,伏在青峰的腿間休憩,他將球鞋綁好確認鞋帶不會因為過分跑動而鬆開,帶著溫柔力道撫摸那柔軟白毛。

  「我出門了,福太。」青峰微笑,在福太身上撫摸,福太喵幾聲,蹭往青峰不斷撫摸的溫柔大掌。

  滴、答。開門聲異常刺耳,青峰推開門,離開前往走廊上再看幾眼,福太安靜坐著,沉靜看著他,琥珀色瞳孔目送自己。

  青峰關上門,外頭寒冷的程度就像黑子說的一樣,太陽穴一陣陣抽痛,他心想或許應該去拿頂毛帽,但他沒動作,只有望了那陰霾天空幾眼便小跑步下樓暖暖身。

  一模一樣。掠過腦海的是一雙漂亮瞳孔凝視的模樣,對著他笑,那頭柔軟金髮隨著一舉一動飄動。青峰深吸幾口氣,冷空氣竄入鼻腔內,腦袋瞬間清醒,腳步再次動了起來,運起球往附近的籃球場。

  在聚會開始前,得先打場球。這是例行公事,只有在每次的這個時候,他才會打上一整天的籃球。

  一整天,一、整、天。

 

  -

 

  黑子站在東田居酒屋前盯著手機看,LINE一則則訊息跳出,誠凜前輩們在群組裡決定在聖誕節那天把所有人找出來聚聚,火神的訊息也夾雜著群組不停跳換,黑子沒有打開看,他大概猜得出來是火神要他不要在聚會上喝太多。

  聖誕節前夕的東京街道霓虹四射,中央一處大型聖誕樹成為眾人焦點,當然也包括黑子,他盯著聖誕樹上發亮的小燈泡與圍觀在樹下行人,每年聚會的場景都不一樣,一年前的聖誕樹不大,圍觀許願拍照的群眾也不多,街上的熱鬧程度也沒像這次一樣盛大。或許跟這幾年來的商店型態改變,東京街上的店面也煥然一新,能撐下來的大致上都是一些本身就有不錯生意的店家。

  就像東田居酒屋,屹立在競爭激烈的東京街上,直到如今還是他們帝光的聚會場所。

  這時兩個聲音在後方不遠處出現,赤司身穿大衣,手裡拿了一杯熱咖啡與一旁拿著零食喀喀吃起來的紫原一同現身。

  「怎麼會一起來呢?」

  「下午在咖啡廳處理事情,正要離開時就遇到紫原在特價的超市外頭買著零食。」赤司笑著,同樣盯著中央廣場的大型聖誕樹。

  「對啊,聖誕節前夕都會特賣會,趁著出來就晃到現在了。」紫原邊說手也不曾停過抓了好幾把零食往嘴裡塞,直到最後一口才將包裝袋丟往垃圾桶。

  「其他人呢?」赤司問。

  「綠間君五分鐘內會到,青峰君則是會晚一點。」黑子一一陳述,赤司點點頭,但一旁紫原卻不解地歪著頭。

  「黃仔呢?該不會這次又不來了吧?」

  「敦,還要零食嗎?」

  「好耶。」

  紫原歡呼,都二十幾的成人了依舊改不掉吃零食的習慣。黑子對赤司抱歉笑了笑,說了句麻煩了,赤司便趁著全員還沒到期時先將紫原帶開,畢竟紫原還不清楚一些事。

  關於那兩人之間的事。

  赤司跟紫原離開沒多久,黑子看到綠間在對向等紅綠燈,全身包得緊緊的,臉上也帶著口罩,手裡更是拿著似乎是今天的幸運物。黑子揮揮手,綠間看了幾眼,穿過馬路一臉納悶。

  「其他人呢?」綠間縮了縮脖子,努力不讓脖子接觸到冷空氣。

  「赤司君帶紫原君去買零食。」黑子苦笑,綠間瞬間明白意思的撇開眼神。

  「青峰呢?」他四處望了望,那棵聖誕樹依舊映入祖母綠瞳孔內。

  「晚點到,所以等赤司君他們回來我們先進去吧。」黑子再次苦笑,彷彿有些事隨著這笑沉入屬於記憶的暗流中。

 

  -

 

  「讓我們以熱烈掌聲歡迎這次的來賓,世界超模黃瀨涼太先生。」在主持人高喊下,滿場掌聲雷動,黃瀨滿臉微笑與一身筆挺西裝坐在主持人對面。

  「你好,伯特先生。」黃瀨微笑,稍稍點頭表示敬意。

  「很高興能夠邀請你來上採訪節目,當然今天有些問題也是從推特蒐集來想對你做出提問。」伯特翻著字卡,挑挑眉看著有些過於犀利的問題,他對著黃瀨笑著:「當然有些問題過於私密,你可以選擇不答。」

  「明白了。」黃瀨再次露出微笑。

  伯特開始翻著手中字卡,唸著:

  「黃瀨從國中開始就是模特兒,是怎麼踏入模特兒這行業?其實不只我,粉絲們都很好奇。」伯特翹著腿,黃瀨給予一個微笑,清清嗓。

  「算是一個巧合,有次走在路上被星探發掘,後來自己也很喜歡這個工作,就這麼走到現在了。」黃瀨呵呵笑著,彷彿對於自己會成為模特兒這件事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那還真是好眼光,也讓你成為世界知名的超模之一,真不簡單。」伯特又翻過一張字卡,他對著這題目呵呵笑,黃瀨也故作調皮探頭探腦,伯特故意清嗓,顯然這題是個敏感話題,也是大家最關注的話題。

  「咳,我想黃瀨你應該也有心理準備才對。」接著伯特後頭又一句看看我這不懷好意的表情也猜的出來,黃瀨靦腆點點頭,擺擺手要伯特別賣關子。

  「以你的條件應該有不少追求者,但似乎都沒聽過你的花邊新聞,難道不想有個家庭嗎?」

  「追求者這我不敢說,不過組成家庭這件事一直以來都不是我追求的事。只要兩人能幸福快樂在一起,不結婚也很棒不是嗎?可惜現在我並沒有這個打算。」

  兩人都笑了,伯特皺著眉表示可惜。接著又是一張字卡翻過,「聽說黃瀨的籃球很厲害,高中還是校隊王牌,是什麼契機讓你開始打籃球嗎?」

  黃瀨先是瞪著大眼,接著淡淡笑著,臉上滑過一種柔情,彷彿在過去裡尋覓,他緩緩開口。

  「在國中,我所認知的運動沒有一樣是我沒辦法駕御的,直到遇見某個人……嗯,他就是我開始打籃球的契機。他打球很厲害、很帥氣,總是能把我打得落花流水,一對一沒一次沒贏過,就連高中的全國比賽也是……」黃瀨抬起頭對著伯特笑了笑,接著繼續說:

  「我很憧憬他,想成為能跟他並肩而行的人。但後來我發現,繼續憧憬下去是贏不了的,於是我放棄對他的憧憬。直到高二那年,一次與國外街頭籃球的比賽裡,成功與他並肩而行,於是……」

  吵雜聲覆蓋過電視牆上的採訪直播。青峰站在中央廣場前的電視牆將近十分鐘,他沒有表情,他無法做出任何表情,頭痛欲裂的感覺又隨之而來,他拉好有些鬆掉的圍巾,扣好手與腰之間的籃球,直到一次吵雜聲再次覆向他的耳膜後才動起腳步。

  對街街口人群魚貫而入,青峰閃過人群踏到街道上,不遠處站著一個嬌小的人影,他停了下來,吐口氣,接著走向前。

  「是你啊,哲。待在這幹嘛?」

  「出來透透氣,你遲到紀錄又更新了,青峰君。」黑子笑著,轉過身對著東田居酒屋瞄了幾眼。

  「進去吧,大家都在等你。」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