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意思,我來更新了,結果打完更不好意思的是,竟然沒辦法打完QAQ 因為又想起了什麼於是就跟著打進去了。

  -  是HE大家別擔心><!

  -  [青黃]拋下你所賦予的 01

  -  閱讀感謝

 

 

還記得一年前剛上大學的冬天,那天是聖誕節,而且那年的聖誕節非常冷,黃瀨因為拍攝的關係比預計還要晚下班,他急急忙忙搭電車坐了幾站,手裡提了一個藍白條紋的紙袋,裡頭的東西更是包的精美,隨便一個人看都覺得這包裝是精心選過的。

 

他氣喘吁吁的跑著,這種奔跑對他來說比打籃球還要激烈,主要是心理上的壓力讓他喘不過氣。

最後來到大門,大門上的標誌讓他多看了幾眼:N市體育大學。
黃瀨試著緩幾口氣,他撥電話給禮物的擁有者。

 

青峰接到一通還依稀喘著氣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是上接不接下氣,那句小青峰斷斷續續花了十秒左右,後面七秒是喘氣。

 

青峰耐心的等電話一端的人喘完氣,好好說出一句完整不含糊的話之後才開口回覆:「現在嗎?」他看了牆上的時鐘,十一點五十,秒針剛好繞完一圈準備來到五十一分。

 

「對,我在你的學校等你,老地方。」黃瀨站著仰望天空,嘴裡吐出一口口霧氣,將眼前綴滿星點的夜空鋪上一層白色模糊。

 

青峰沒有想太多,他用肩膀和臉頰將手機夾住,走到玄關處穿上鞋子,拿了鞋櫃上的外套,確定鑰匙帶在身上,開門。「好,我稍後過去。」

 

 

這是第幾次的聖誕節,第八次吧?跟青峰相處幾年就是幾次聖誕節,然而每次這個節日他都會送禮物,禮物種類從一開始的運動用品、生活用品,到現在他都不曉得青峰真正缺的是什麼。

 

他跑去問兩位親姊姊,兩位姐姐目前都有男朋友,或許問他們會比自己莽撞亂買來的好。其實兩位姊姊都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同性戀,而喜歡的人叫青峰大輝,是國中球隊的隊友、高中朋友、大學朋友,他們的關係僅至朋友這點姊姊們也很明白。

 

對於青峰大輝她們只見過幾次面,對青峰的印象是蠻有禮貌的小孩,身材高大精壯,那令人注目的黝黑膚色在她們眼裡就是健康的象徵。然而這次弟弟卻問她們該送什麼禮物好而煩惱,親人的煩惱本就該互相幫忙,大姊問了黃瀨以往都送些什麼,黃瀨據實回答,運動毛巾、運動護腕等等。

 

「這些東西都送到爛掉了吧?你除了這些還有送過什麼嗎?」大姊答一句,二姊也回答一句。

 

黃瀨歪頭想了想,圍巾、手套還有毛帽。

 

平常最疼黃瀨的大姊笑了笑,拍拍自己的床要黃瀨坐下,摸摸那從小到大都特別柔軟的頭髮:「涼太很貼心啊,如果我男朋友有你的一半貼心就好了。」

 

黃瀨嘿嘿笑著,但下一秒又轉為抑鬱。「如果小青峰跟大姊一樣能夠知道我在想什麼就好了。」說完,他將頭重重磕在那對他來說特別纖細的肩頸上,二姊湊了過來,敲敲那顆黃色腦袋。

 

「送耳罩如何?」二姊微笑看著猛然抬起頭的黃瀨一臉瞪的大大地看著她。

「這是個好主意!但是……送男生耳罩會不會很奇怪……」黃瀨最後還是想到青峰收到禮物的表情,可能是驚訝,也有可能是疑惑,更有可能是尷尬。在怎麼說目前的耳罩都是女用居多,青峰可能收到連用都不用直接丟在某個角落生灰塵。

 

二姊又敲了他的頭,「別想太多,最近幾年日本的冬天越來越冷,送耳罩一點都不奇怪。再說了,送禮心意最重要,什麼時候這麼重視物質感受了?」

 

黃瀨坐在床上不發一語,或許正在吸收二姊的話,對他來說,比且重視物質感受,他更在意的是青峰的感覺。八年來的聖誕節,只有他是單一方向的贈送,明知道這樣並不會特別被重視,反而會成了一種依賴,甚至會出現「萬一不送禮物,會不會失去在他心中佔有一席地位的機會?」這種可怕想法。

 

他沉默,最後開口,臉上帶著笑容對著她兩位最愛的姊姊說出今年最振奮人心的誓言:「我會讓小青峰喜歡我的。」

 

 

學校裡最有名的地點就是在圖書館前方的涼亭,黃瀨也曾經聽過幾次N市體大這個涼亭的故事。

 

這個涼亭又稱情之亭,據說有許多在一起的人都是在這個涼亭下完成告白,且順利在一起,有的甚至還走到結婚。黃瀨坐在涼亭內,投靠在柱子上看著今晚特別亮的星空,他拉了拉圍巾好讓自己不感到那麼冷,凍到有些沒知覺的手仍提著一個漂亮袋子,他打開看了看,鐵灰色的耳罩被一層包裝紙包的整齊,安靜地躺在裡頭等著接收者到來。

 

在等待的這幾分鐘他想過無數個想法,關於八年來的送禮畫面,從一開始緊張到最後習以為常,青峰的表情也是從一開始的訝異轉換成一種日常態度。

 

或許在這之中,有什麼環節他搞錯了,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循環,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送禮不能改變什麼,他把自己的感情想得太過卑微,卑微到只能用禮物來換取得到在青峰心中一席地位的機會。

 

不該這樣的,應該跟高中一樣,像拋下憧憬一樣乾脆。

 

突然,口帶著手機響了起來,黃瀨嚇了一跳,他接起手機,青峰的聲音在耳內迴盪,黃瀨聽著青峰那對他說的一字一句,他意外感到輕鬆。掛掉電話後,他又看了手提袋一眼,接著毅然決然將提袋裡的精心拿了出來,像拋下某種比憧憬還重要的負擔,只留了一張卡片。

 

 

今天的天空是他見過最美的一次。青峰來到兩人所謂的老地方,平常他跟黃瀨都約在這個地方,情之亭,這個涼亭能夠將最美的天空全數覽盡,這件事只有本校學生知道,以及跟他一樣晚上會出來溜達的人才能明白。

 

黃瀨看到自己來了便起身,跟他想的一樣,手裡拿了一袋東西。老實說,他並不喜歡收禮物,尤其是黃瀨的,並不是討厭他,更不是覺得他煩人,而是他討厭無法拒絕他的自己,更討厭看到萬一自己拒絕收下禮物那人的表情有多失落。

 

彷彿失去全世界,甚至讓他想起高中那一場比賽黃瀨說出的話。

 

青峰站在黃瀨面前,一陣冷冽刺骨的風吹過彼此,黃瀨閉起眼睛,繃起全身讓風貫穿自己,青峰則是站得穩穩地,將眼前怕冷的人映入那寶藍瞳孔內。

 

黃瀨站直,手裡的提袋緩緩舉起,最後塞進青峰懷裡。青峰有些錯愕接過提袋,但提帶著重量讓他皺起眉,不禁瞄了一眼裡頭的東西。

 

「裡面只有一封信。」黃瀨說著,頻頻搓著已經凍到沒知覺的手。

 

青峰看見黃瀨那雙清澈無比的琥珀瞳孔在夜色中透出一絲銀白流光,那瞳孔映著天空上那點點星辰美麗動人。他還看見這美麗瞳孔內還有著懷念的感覺,一種決心,一種決定拋下什麼的決心。

 

他想起了憧憬。

 

「我呀,」黃瀨張口,青峰嚥了幾次口水,「不會再送小青峰禮物了,最後一次聖誕節,最後一個聖誕節禮物,只有一張卡片還有……」

 

停頓所帶來的沉默讓青峰感受到這個寒冬的刺骨,但最後卻被一個擁抱取代。

 

「聖誕節快樂,小青峰。」

 

紙袋擠壓的劈啪聲蓋過心臟跳動的聲音,青峰愣在涼亭內,感受著懷裡上一秒所殘留的餘溫,以及一個人急促奔跑在校園,還隱約聽到那令他不知所措的啜泣聲。

 

然而在那之後,所有的節日,包括他自己的生日,黃瀨沒有一次送他禮物。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