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深夜60分

※關鍵字:淘宝卖家x快递小哥

※買家峰x快遞瀨,很蠢慎入(?

※先前噗浪的TAG:女裝play。發現自己越來越不會寫肉了,所以大家開心看看就好OTZ|| 


 清脆滑鼠點擊聲來到百次以上,一雙不滿血絲的黯淡瞳孔對著螢幕上的「下標」二次發笑,老實說他早就忘了剛剛究竟買了什麼,管他是零食、衣服還是情趣用品,總而言之,青峰大輝期待明天門鈴響的那一刻。

 殊不知這是他第十天徹夜未眠,滿腦想著明天那張燦爛無比的笑容嶄露在面前他應該用什麼表情來回覆,同樣燦笑呢?還是裝酷耍個帥?還是要裸著上半身展現一下好身材?

   半夜十二點一個男人站在全身鏡前左擺右晃,歪著臉做出任何表情,然而在鏡中看到臉上那前幾天刮的鬍渣又不安份冒出,有些強迫症地衝進浴室拿起老爸最近新買的電動刮鬍刀將鬍渣殺個片甲不留。

青峰試著在鏡前露出自己為最迷人的笑容,很好,明天就這樣上陣。 

他滿意的哼著小調,全身上下只穿一條黑色內褲,掀開今晚看起來特別溫暖的被褥,噗通一個躺下。 

漫漫長夜過去,殊不知青峰大輝依舊無法入眠。

 

 -

  

一早鈴響的特別早,不過青峰早就蓄勢待發坐在玄關,一身緊身深色上衣,還特地將前幾天訂購來的髮蠟好好用上,好好抓了一會兒才滿意笑了笑。

鈴聲清晰響起,青峰拍拍大腿,從鞋櫃上頭拿出一支原子筆喀噠按下,氣勢十足,也順勢清清嗓,他對自己的聲音非常有信心,不少人都因為這迷人聲調而對自己頻頻示愛,當然男女都有。

做好準備後,青峰握住手把,開鎖,一個深呼吸動作接著開門!

一道光芒射入眼中,青峰在心中直呼:好刺眼──!

「您好,請問是青峰大輝先生嗎?這裡是您訂購的包裹,還請在這裡簽名。」金如絲的毛髮在他眼裡飄啊飄,一股淡淡清香竄入鼻腔內,令他忍不住偷吸幾口。青峰看著眼前這個快遞小哥那依舊纖長的睫毛、淡色柳眉、高挺鼻樑、櫻色薄唇以及那透出水的皮膚,手上的筆差點插在自己光裸的腳上。

「沒錯,非常感謝你送來。」青峰微笑,但他認為這個笑容似乎有點僵硬,於是他試著將嘴角在往上揚一些。

「青峰先生感覺心情很好呢?有什麼好事發生了嗎?」眼前的男人一抹笑又惹的青峰心臟砰砰亂跳一把,他被這笑容直擊心臟有些受不住的扶住門,引來男人關心。

「沒事吧?不舒服?還是──」 

「沒事沒事。你說在這簽名對吧?」

 說完,青峰感覺一道赤裸視線盯著自己,他抬頭,看見快遞小哥睜著圓圓雙眼,一臉彷彿無害的小動物盯著自己身上看。

 青峰有些憂慮,心想是不是自己出什麼糗了,於是他問出口:「我身上有什麼嗎?」他簽完名後低著頭望向身上。

 只見男人搖搖頭,還帶著些微紅暈。「覺得青峰先生的身材真好,平常一定很常健身吧?」

 「不,我很常運動。」

 「什麼運動啊?說不定會喜歡同一種呢。」

 「籃球。」

 「這麼巧!我也很喜歡打籃球呢?青峰先生球技一定很不賴吧?」

 男人笑的非常開心,青峰心頭一陣雀躍,他沒想過能夠如此聊得來,就連喜好與休閒活動都一致,他把握住這個機會繼續聊下去。

 「要不我們約個時間1 on 1?我還挺厲害的,沒瞎說。」青峰低沉嗓音說著細微,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他看到他臉上有著紅暈。

 「好啊!我也不差,從不吹牛。」這時男人一抹燦笑地出名片,「我叫黃瀨涼太,上頭有我的電話,如果青峰先生願意一起打籃球的話可以打這支電話,約個時間出來比試比試。」

 左耳的青色耳釘在他眼裡閃爍,彷彿告知道這個約不答應不行,青峰笑著收下名片,拿著包裹側身靠在牆上,眨個眼,對著那張名片吻了下。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黃瀨──」

 瞬間,一張白皙臉頰漲出紅潮,黃瀨匆匆撕下包裹上的收據塞進青峰懷裡,咻地就消失在樓梯間。青峰當然沒漏掉這一幕,他靠在欄杆上看著黃瀨急速奔進車內,慌張找著車鑰匙,還不時帶著小貓眼神瞄向樓上。

 突然一個對眼,青峰蹲下,心臟快炸裂一般快的不得了。

  「這樣算是……約到了吧……」他顫抖說著這句話,其實他對自己幾分鐘前那油膩到不行的話感到後悔,要是打電話過去會不會被無視?他看著那張名片苦笑一番。

  黃瀨涼太心臟快炸裂一般快的不得了,他心想怎麼會有一個人身材那麼好、聲音那麼好聽,連站姿都那麼好看。

  黃瀨那抓著方向盤的手冒出手汗,他盯著放在副駕駛座上的手機,什麼時後會打來呢?他一想就開心不停哼著歌,扭著頭,還被後方來車按了聲喇叭。

  「這樣兩個禮拜跟同事換班也值得了。」他小聲咕噥,這時手機傳來震動,不明來電讓他疑惑幾秒,但他瞬間釋懷。車停在路邊,接起手機。

 「您好,這裡是黃瀨涼太,請問需要什麼服……」

  一個低沉嗓音在令一端說著:「私人服務,可以嗎?」

 

-

 

青峰大輝大概沒料想到自己會說出這種話。

貼在耳邊上的電話一端傳來無盡尷尬的沉默,在幾秒鐘前青峰對著手裡那張名片愣了幾秒後撥給他的第一通電話竟是說出這種話。

私人服務?別傻了怎麼可能?對方可是老老實實的宅配小哥,以為人家是做那種事的嗎?他心目中的天使才不會這麼做。

青峰在心裡掙扎一番做出此結論,他搔搔頭腦中轉過每一個不至於牽強的理由好解決已經沉默將近兩分鐘的通話。

「可以……私人服務……請等我五分鐘……」那端傳來的聲音帶點他看不見的害臊,彷彿所有話哽在喉嚨卻欲言又止一般令人難耐。青峰感到左胸那處一陣狂跳,眼也瞪得大大地,握住欄杆的手也沁出汗水,他蹲下身抓住胸前一處的布料試著減緩狂跳的不規律感,然而就在一個如小貨車引擎聲在公寓樓下拉上煞車把手後一切全破功。

青峰一個箭步鑽進公寓內,心臟跳動的速度堪比激烈運動,他不停做深呼吸,來回吸吐彷彿要將周圍空氣吸光。

這時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嚇得青峰差點叫出聲。

手顫抖的程度讓他不可置信,手心貼上冰冷鐵製手把,一個深呼吸,接著開門 

映入虹膜是黃瀨那帶著紅暈的漂亮臉蛋。 

「呃、抱歉……剛剛是我開玩笑的所以……又讓你白跑一趟真是對不起。」青峰尷尬笑了笑,只見黃瀨那微紅臉蛋上帶著些微失望,淺淺皺起眉,琥珀色珠子不知所措地左右飄動,唇也咬得緊緊地,青峰深怕他將漂亮薄唇給咬傷了。

「其實青峰先生這裡是最後一趟,只要趕在五點回去就行了……」黃瀨抬起頭,一臉泫然欲泣。「能不能、讓我多認識小青峰?」

心臟一捏,青峰眼前一片白整個人快暈眩過去。 

可愛……太可愛了!青峰努力克制住心頭奔跑的小野獸,他凝視著黃瀨那眼瞼彷彿隨時會透出水一樣令人無比憐愛,於是他伸出手抓住纖細手腕,手心驚艷的滑嫩觸感讓青峰不停讚嘆,怎麼有人的皮膚如此光滑,他更加確信黃瀨是他心目中的天使。

似乎是對青峰的動作感到詫異,黃瀨瞪著圓滾滾大眼看著手腕上的手,接著又抬起頭盯著前面這位因為那迷人低沉嗓音、健康黝黑皮膚、精壯流線身材而令自己深深著迷的人。

黃瀨覺得所有世界都沒了聲音,被這位青峰大輝吸盡般安靜無聲,他笑著,伸出手緊緊握住因打球而佈滿厚繭的手。 

「沒問題的,別擔心。」說完,接著一雙手捧著青峰的臉,一個吻落在唇上讓他措手不及,手也不知道往哪擺,只能繃緊肩膀任憑這位金髮快遞小哥吻上自己。

險些喘不過氣,生疏的吻都說明了兩人不擅長接吻。青峰視線帶著些微水氣看著滿臉通紅、沾著彼此唾液微微張開唇的黃瀨,只見他笑了笑,順勢舔了唇,手指還貼往青峰唇上婆娑。

「好軟……」黃瀨瞇著眼,兩頰上粉色紅暈說明一切,原本努力克制住衝動早就被這誘人的吻飛散各處,青峰下意識拉住黃瀨的手腕,一句話在那紅透耳邊呢喃:

「不許逃喔,黃瀨──」

 

-

 

前這副景象讓青峰愣了愣,但比起愣住不動,更令他驚訝的是坐在他身上賣力抽動、仰著頭拱起白皙身子,如脫離水面的魚兒一樣張口喘氣的黃瀨。 

「啊、那裡……那裡……」黃瀨抖著身子,全身泛起雞皮疙瘩讓手貼在腰間上婆娑的青峰感受鮮明,隨著一次次規律抽動,包覆性器的穴口也不停收縮,青峰好幾次差點就這麼射了出來,強忍精關失守而內射的慾望,他決定先將那色情臉龐全數映入。

「等等、黃瀨……先停下。」他拍了拍白皙臀部發出羞恥的啪啪聲響,黃瀨用沾滿水氣的雙眼看著青峰撐起身體,抱住自己的腰將下身硬挺從體內抽出,摩擦感使他又顫著身子嗯了幾聲。

黃瀨癱軟在床上盯著青峰下床往衣櫃的方向走去,他有些疑惑突然做到一半停下來去衣櫃裡東翻西找,難不成有什麼能增加情趣的物品?黃瀨一想不禁感到羞恥,然而心中卻有那麼點期待這人究竟會怎麼對待自己。

就在他陷入幻想中時,青峰好像找到寶一樣嘀咕幾聲,黃瀨微微抬起頭,只見青峰手裡有著一件衣物,一件他好像在哪裡看過的服裝。直到青峰轉過身將手上衣服徹底攤開他才明白原來是件淡粉色連身A字裙──護士服。

興奮感不停湧上,青峰沒想到前陣子買的這件女裝竟然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一開始只是因為一時好奇而下標,當然不是他要穿的,他沒那個癖好更沒有那種閒情逸致,直到某次桃井來家裡拜訪,怕被發現於是隨手塞進衣櫃裡到現在才想起它的存在。 

青峰將護士裝丟在床上,「你可以穿上嗎?」

「咦?」黃瀨愣住,他大概也沒想到從那櫃子拿出來的不是按摩棒而是一套女裝。

「我想看你穿上,」他搔搔頭,「應該……很適合。」

黃瀨聽到笑了笑,沒想到第一次做竟然玩角色play,他當然沒拒絕,抖著雙腿走下床緩緩套上那件同樣令他興奮的衣物。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黃瀨穿著的關係,動作顯得特別慢,彷彿不停誘惑青峰:快來,在我好好穿上之前。

口水嚥入喉嚨的聲音很大聲,青峰不停嚥著口水,口乾舌燥的程度超乎想像,下身也脹的難受。似乎是衣服過小,整件護士裝貼在黃瀨身上,胸前的布料被撐起一小點凸起,下半身A字裙也毫不留情地暴露一個人正處於興奮狀態。

黃瀨扭扭身子,咬著下唇,腿也夾的緊緊地不停磨蹭,背後拉鍊因為太緊而無法拉起而整個背大敞,他緩緩移動身子靠近坐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那話兒卻翹得特高的青峰。

「小青峰……嗯……」一道鼻息淺淺打在耳畔,青峰將手貼在纖細腰上仔細聽著。「這樣好看嗎?可是太小了好緊……」

抖音帶著嬌喘青峰早已把持不住,那條名為理智的線隨著竄入耳內的一句話狠狠斷裂,他猛然一個手勁扣住黃瀨臀部,用下半身頂住臀上的裙子,接著用如君王般的語氣命令:「掀開裙子。」

這聲嗓音黃瀨又再次抖著身子泛起疙瘩,無法反抗這嗓音的結果便是微微垂著頭,羞恥看著自己伸出手拉開跨部前端如銅板大小水漬的A字裙,腫脹性器不爭氣地彈出,黃瀨撇開頭不想看見如此羞恥的自己,然而一個聲音在房內響起,令人顫慄且著迷的語氣要求著。

「看我,黃瀨。看著我。」寶藍瞳孔深深鑲進琥珀色內,青峰拍拍臀部要黃瀨放鬆,也告訴他別擔心會溫柔對他,不舒服會立刻停止,即使剛剛已經進入一次青峰依舊貼心地再詢問黃瀨一次。

黃瀨搖搖頭,手環住青峰的脖子,身體微微向前傾,臀部順勢抬高,讓青峰能夠隨時進入的姿勢。

「小青峰……快……嗯──」後頭的話隨著穴口撐開的鮮明感而打散,一次次撞擊讓黃瀨險些撐不住而倒下,青峰一個轉身將黃瀨抱至床上躺著,俯視著那因快感而稍微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他被那臉蛋吸引情不自禁吻上那唇瓣。

舌在彼此口腔內來回滑動,青峰也沒放過任何機會開始抽動下半身。

「哈……嗯……小、青峰……」黃瀨離開交纏一陣子的唇瓣,微弱喊著專屬於這人的暱稱,青峰聽見緊緊摟住彷彿怕他離開一樣捨不得放開。他聽見了,這個人在他耳邊呢喃,在那暱稱後頭斷斷續續的話,如傾訴耳語令人難以忘懷。

青峰加快下身速度,最後再射出來前一刻抽出來射在外頭,黃瀨也一顫一顫射了出來。他看著身下的人因疲累而入睡,眼瞼一滴滴淚水沖刷過臉頰淚痕,青峰撥開溼答答瀏海在上頭輕輕占據一個位置,買家與快遞員,會變成這樣全是他意料之外,只是他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人比想像中的還要喜歡自己。

當然,自己也是。

他拿起桌上那張名片,照著右下方一處的電話號碼撥過去。

「您好,這裡是N快遞中心。」一個女聲從另一端傳來。

「不好意思,剛剛黃瀨在我這送完貨後不太舒服人目前在我這休息,可能沒辦法準時五點回去,不曉得是否可以今天先提早讓他下班。」青峰流暢地編出理由,原本以為會招來尷尬,沒想到接線員停頓幾秒輕鬆回答。

「明白了,其實黃瀨君這幾天都跟同事換班,您那裡也是最後一趟所以沒問題。」

最後掛掉電話,好好平復下來的左胸那處又開始異常加速跳動。青峰彎下身環住黃瀨身子,臉埋在肩窩上喃喃自語:「什麼嘛……這傢伙……」

  果然很喜歡這個人,喜歡到無法自拔。

  接著一個吻占據在那雙唇上--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