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30  耳釘日快樂!!!!!

這篇是輕浮警察峰X純情警察瀨的故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愛青黃~!!!QAQQQ

 

-

 

 

他大概對眼前這個人沒轍,心裡的聲音開始不停叫囂。

-

中午的紐約市被烈日籠罩,一大早被叫到這裡訓了一整個早上,他記得是七點,開震動的手機在桌上不停干擾,他以為是前一晚鬧鐘設錯時間而提早響了。

但看到螢幕上出現來電顯示,已經不曾在早晨頭疼的他太陽穴又開始不安份疼起來。

「是......我知道了...抱歉這是我的錯。是、是的長官......」黃瀨涼太坐在辦公室內不停對電話賠不是,他老早就受夠被叫到辦公室劈頭訓罵四個小時後還要被電話狠狠教訓一個小時。

黃瀨掛掉電話鬆了一口氣,汗水將才穿沒幾天的警官制服徹底弄濕,胸前、上背全都濕透了。

他到茶水間煮了杯咖啡,過甜的口感讓他微微皺眉。一切都糟透了,自從幾個禮拜前被調到紐約後他的生活一直不順利。先是車鑰匙被人來人往的群眾撞丟,那天讓他嚐到什麼叫做人生地不熟只能流落街頭的感受,這或許事小,更糟的就是前一天處理的自殺案竟然成了謀殺案,然後被光頭佬罵到臭頭。

「頭好痛......」自殺案變成謀殺案是所有警察最不樂見的。

誰會願意自己承辦的案子成了兇殺案,若有人願意,黃瀨現在非常樂意給他換。

一杯新的熱咖啡被放在桌上,笠松站在旁邊,一臉無奈安慰著。

「辛苦了,頭一次看見新人被罵成這樣。不過這也不是你的問題,那個案子本來就在一開始不被調查小組當一回事,證物少,也沒有第三人的指紋,會被判斷成自殺案也是預料之中,只是……」笠松彎著身子,低下身在黃瀨耳邊輕說:「馬克斯對這案件發現的時間點太詭異,他應該只是想欺負新人,你還是別太在意。」

黃瀨無奈,要欺負可不可以不要在案子上亂來,要他替前輩們跑腿這些都可以,但拜託別給他大麻煩,從以前的單位到現在這個單位都是一樣,被上司鬧著玩,正確來說應該是被討厭,尤其是男上司,未婚。

也許是黃瀨給人的態度過於輕浮、吊兒郎當,但他非常極力想擺脫這個印象,他不僅辦案效率一流,分析能力也是在組裡出類拔萃。只是當腦袋與臉蛋成正比,完美男人的象徵在女人眼中起得了作用,在男人眼中只會成為眼中釘,接著像現在這樣,一樁看似單純的案子結果被搞成這副德行黃瀨早就想好好爆發一次。

「謝謝前輩……不管到哪裡都是這樣,給我點時間好好想想該怎麼處理吧……」他拿起笠松新泡的咖啡一口飲盡,果然比剛剛那杯好喝多了,連喝咖啡都要苦自己真覺得這世界都跟他作對。

「對了,我跟森山有稍微看了一下這個案子的報告,這案子可能很棘手。」笠松從黃瀨桌上抽走一張白紙有一支筆接著唰唰在上面寫幾行字。「我想是時候讓你去找這個人,他會對這案子有很大的幫助。」

黃瀨看著那張紙皺起眉。「呃、前輩,可以不要去嗎?」

「為什麼?」

「感覺這個人……很不好相處。」

「嗯……很多人這麼說,但你應該跟他蠻合的才對。」

「為什麼!?」黃瀨嘟著嘴連生氣的樣子都讓笠松覺得難怪這人會被上司討厭。

笠松揮揮手,用大掌壓住那顆黃色腦袋。

「你還想被馬克斯叫去他那又臭又髒的辦公室罵四個小時嗎?」

「不要。」

「那就對了,」說完笠松一個轉身揮手,「找時間去找他,這個禮拜之前知道嗎?」

黃瀨目送笠松離開辦公室,他拿起那張紙片在日光燈下透著看,要是能跟這個人合得來那還真是確幸,希望如此,拜託別再給他捅婁子了。

-

他照著地址輸入到GPS定位後來到這棟公寓,紐約隔壁區的治安比起他所待的差很多,雖然現在是傍晚還看不太出來,但警察這一行做久了對於每一區的感覺會略有不同,在對面巷弄也許看似寧靜無視,但其實早有一樁案件發生,只是被這繁華中的冷漠視民給忽視。

黃瀨想起以前所辦過的案件裡,一半以上的死亡案件應該有一半以上是能夠即時阻止,然而所謂的冷漠確目送這一切發生。置之不理對許多人來說是保護自身安全的最佳選擇,殊不知也成為這社會中最不為人知的亂象根源。

他關上車門,整理身上的黑色T恤,對著後照鏡梳好被風吹亂的頭髮,換下警察制服一身T恤與一件普通牛仔褲,看起來乾乾淨淨就不會給人失禮的印象,這點黃瀨很有信心做的到,要比笑容他不會輸任何明星。

這棟公寓的設計在紐約市裡不常見,黃瀨猜應該是老舊公寓改建的,樓梯旁的牆壁斑駁甚至掉漆,還有那暗沉、上頭沾滿汙垢的大理石地板,唯一能入眼就是新建的電梯,不過裡頭的空氣一樣糟就是了。

這環境裡住著一個能夠幫自己處理案件的人?黃瀨不禁懷疑是不是被笠松耍了,電梯來到三樓,這裡的景像跟一樓差不多,不一樣在其他有些生鏽的鐵門裡藏著一間乾淨、嶄新的鐵製門特別顯眼。

黃瀨看著手裡的紙條與這樓所有住戶比對,符合上頭地址的只有這間顯眼無比的房間。他深吸幾口氣按了門鈴,無人回應,於是他又多按了兩下,依舊沒回應。

可能在忙,再等等好了。他趁著這個空檔觀察這戶住家前方的鞋櫃,裡頭只有三種鞋,球鞋、皮鞋、帆布鞋,其中球鞋一雙,皮鞋三雙鞋型一樣但新舊程度不同,應該是輪替穿,再來是帆布鞋,很新,可能沒穿過五次以上。

黃瀨開始戒備住在裡頭的這個人了,因為這個人,很龜毛而且應該很囂張。

他最討厭的類型就這種人,永遠對付不了,跟馬克斯一樣。

這時開門聲在靜謐空間裡迴盪,一個人穿著一件內褲,滿身大汗還帶著一臉厭惡的嘴臉出現在眼前。

「真是!不是說過別在傍晚過來嗎……嗯?你是誰?」男人靠在門旁直盯著黃瀨身上猛看。

「黃瀨涼太,紐約三區警察分隊,我是來請你幫忙一件案子,青峰警官。」黃瀨秀出放在口袋裡的警察證給男人看,只是這人似乎連看都不看,依舊不停打量自己身上的每一處,彷彿是他赤裸一樣被人直盯著。

「喔,是嗎。」

喂喂,這個輕浮的態度是鬧怎樣?黃瀨開始抱怨,但臉上依舊笑容滿面。

青峰大輝的視線依舊停留在黃瀨身上,先是從還算結實的胸口到看起來好摟的細腰,再來是性感無比的白皙膚色與好看的臉蛋,全都一個不漏地收進青峰眼裡。他藏不住笑,一把抓住黃瀨的手腕。

「進來,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什麼──等等!是我要請你幫忙才……」

「廢話少說,你是新人對吧?」

青峰將黃瀨拉進屋內後關上門問著。

「算是這一區的新人……」

「那好,想請我幫忙得先幫我。」

黃瀨看著青峰拉著自己走到一旁沙發上,接著看到一個人在沙發面前脫下內褲,胯下那直挺挺的器官正對著自己。

「這、這是在做什麼?青峰警官快穿上──」說完後黃瀨正想一轉身就逃跑,只是後頭的人比自己快一步把黃瀨壓在門上,不斷用下半身蹭著他那話兒。

「想請我幫忙前,」青峰抓起黃瀨的手,「幫我嚕出來吧。」

當黃瀨還在震驚中時,口袋中的手機傳來訊息提醒聲,他抖著手拿出來看,是笠松傳來的:

「啊忘了跟你說,青峰這傢伙有性癖,請小心你的貞操可能不保。」

黃瀨快哭了,他抖著手把手機收進口袋內,接著仰天大吼:

「前輩你一定也非常討厭我──!」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