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想一發完,但是受不了想睡的感覺於是先寫到這明天繼續了。

加上這陣子一直看鑽A於是忍不住寫了久違的御澤~大學生paro

感謝閱讀。

 

-

 

習慣的日子總是來得特別快,最令人畏懼的是原本不相識卻闖進生活圈中席捲他的寧靜。御幸也從沒想過澤村能夠這麼快進入自己的生活內,當初只是同住在青心寮,從早到晚一起訓練,偶爾接接彼此的球告知對方需要改進。

但許多是總是出乎意料,出乎意料地令所有球員公認的壞心眼御幸一也竟然能夠對一個人如此傾心。

倉持說:「沒想到你也有這麼一天啊,只是對象……」

只見倉持聳聳肩,接著一臉陰險外加嘲諷無比的笑容看著坐在對面的御幸歪著嘴低頭喝早已見底的冰可樂。

沒有朋友的他也只能找高中時期交情還算不錯的倉持說說話,只是沒想到倉持的反應如此淡然還一臉欠揍,不禁想起要是倉持哪天找他來速食店,坐在對面扭捏一句話都說不出口,猛吸不到幾秒就見底的可樂告訴他關於自己的事。想到這御幸大概就能知道為何這個人會坐在這裡笑他。

他抓抓頭,推開在底部積了一大灘水的空杯,手托著下巴顯得無助。大學上了東京後,生活比起高中緩和許多,或許是多了幾份安定,靠著自己的實力被幾所名校以體保生進入就讀,少了原本應有的考試的確讓他輕鬆不少,但也不會因為自己多了這份僥倖而鬆懈,每個人都齊鼓相當,所有人都一樣,同一條起跑線能夠跑到終點的人只有比任何人多出更多努力。

他想起了澤村。

有時候意識到心意時總是特別晚,御幸仍舊記得那天青道所有人分道揚鑣後,一個人站在他面前牽著自己的手到青心寮附近常練習的屋子外,帶著扭捏與他意外看出來的不安盯著有些潮濕的地板幾秒沉默。

那時御幸猜到了什麼,他試著放鬆心情假裝一無所知,表露出一副前輩態度從容面對,直到前面這個人──澤村榮純猛然抬起頭,帶著跟上投手丘一樣的表情,彷彿將所有藏於內心的秘密無私般奉獻給他。

謝謝你……御幸……前輩,我……

接著後頭那話隨風散落於空中,澤村嚥了口水,一個平常的笨蛋笑容展露於眼前,御幸明白些什麼,但他沒有留住從他眼前逃離的人,反是默默將那慌張背影映的徹底,直到消失在青心寮門口他才收回視線。

御幸看著落地窗外的艷陽高照,從沒改變過的晴朗天氣,讓他想起在青道時於球場上揮灑著邁向冠軍的汗水,牽制盜壘的快感以及幾公尺遠向投手丘迎向手套那沉甸重量的球,全是他懷念的所有一切。

服務生端向一盤食物往這裡走來,倉持又加點一份牛肉漢堡套餐,御幸看了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看著服務生拿起新帳單往夾板上一夾,一疊疊紙的厚度剛好跟他的荷包成反比。

「你還真是不留情啊……」御幸邊說邊咬一旁空杯裡的吸管。

「當然,畢竟你以前也沒什麼朋友嘛。」

「喂喂──」

「怎麼樣了?澤村。」

「……嗯?」

似乎是除了在場上配球被人猜中打出全壘打的驚恐表情外,這種因為一個人而驚慌失措的神情倒是差點讓倉持剛剛一口咬下的漢堡噎住。

他猛捶胸接著灌幾口可樂才疏緩不適感。倉持認識御幸不長不短,但就個性上兩人倒是非常相似,然而今天這樣的情形是第一次見到,比任何事物還有趣。

倉持咳幾聲,「我說澤村,他畢業之後聽說也是在東京念書,試著跟他連絡過嗎?」

乾笑幾聲顯得無奈,御幸覺得自己非常沒用,好歹身為一個男人該做的要做的乾淨俐落,有什麼話直說,就連當時澤村說一半落荒而逃時應該也要衝向前毫不猶豫抓住他的手要他說完。

但是他都沒有,安靜地放手直到現在。

「如果連絡過還會請你吃這一餐嗎?」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