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500粉感謝!!!!這篇是送給大家的!!說好上次要寫一篇青黃來感謝everyone!

 

這個設定一直很想寫,可愛又令人擔心的青黃,平淡又美好的大學同居生活,總覺得小青峰同居後很會照顧人XD

話說還有下篇呢,下篇是H,就讓我們留到68帝光青黃日吧(其實是自己想吃肉)

送一首BGM給大家! 

 

 

       ×大學生同居設定

 

 

  相距幾千公里的心,如今卻如此相近。

 

  黃瀨帶著一身疲憊回到租屋處,他動動僵硬的肩頸,做個簡易的伸展操,對著有五層樓高又沒有電梯的公寓感到十分無力。

 

  他看了腕上的錶,逼近十點的時間讓疲累加劇,他想起回家後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多希望一進家門就能有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等著他以及熱呼呼的飯菜擺在桌上。然而他卻先為必須爬五層樓高公寓的自己默哀幾秒鐘,吐口氣爬上下班後第一階樓梯。

 

  有些老舊的公寓樓梯狹窄不好爬,黃瀨終於來到租屋處門口,滿身是汗站在門前氣喘吁吁,他胡亂搜著包內的鑰匙,門打開後他扶著牆拖著運動鞋決定先去洗個澡。

 

  但玄關裡另一雙熟悉的球鞋歪斜地擺在正中央,腦袋似乎被什麼敲開一樣,洗澡什麼的全擱在一旁,球鞋也跟著隨便亂放一個勁地衝進客廳。

 

  「小青峰!」黃瀨衝進客廳丟下身上的包,撲向坐在客廳裡看著雜誌的青峰。

 

  「今天特別晚,難道又要出寫真雜誌?」青峰放下雜誌側著身抬起頭看著摟著自己脖子的黃瀨。

 

  「對啊,好累……」黃瀨頭靠著青峰那有著熟悉洗髮水的香味,「但是看到小青峰心情就變好了。」

 

  青峰聽了伸出手捏著黃瀨的鼻子說著:「是是是,先去洗澡,臭死了!」

 

  黃瀨依舊賴著不走,倒是將鼻子湊近青峰的頭髮內嘻嘻笑著。

 

  「小青峰好香……啊痛!」摟在脖子上的手被一個人用力掐著,黃瀨疼到快哭出來只好嘟著嘴哀怨鬆手,進房間拿乾淨衣物走進浴室,然而他卻被浴室內那熱呼呼的熱氣給嚇著了。

 

  他探出頭一臉不可思議看向青峰。

 

  似乎是知道有道灼熱又感動的視線投向他,青峰沒有轉頭也沒有停下翻雜誌的動作,反倒是一副輕鬆樣地開口:「所以才要你早點去洗啊,洗澡水冷了就自己加熱吧!臭瀨。」

 

  黃瀨嘿嘿笑著,看著持續冒著熱煙的浴缸,原本的疲累感也瞬間消失殆盡。青峰就是他的治癒天使,再怎麼疲累回到家能夠見面、在一起是他最開心的事。

 

 

 

  剛剛好的溫度讓黃瀨有些想睡,他盯著瀰漫空間的霧氣,天花板矇上一層白彷彿燈光都因此而閃爍。

 

  原本相距幾千公里的心,如今卻如此相近。

 

  東京與神奈川,如此遙遠的距離使他非常不安。見一次面的車程足夠花上一個月的零用錢,雖說黃瀨自己有兼職模特兒,但他想起青峰每次來神奈川找他卻都一個人挨著餓,有時又有些霸道地要他請客。

 

  請客早就家常便飯,黃瀨也不多去在意,他知道兩人的處境,不像火神跟黑子,也不像綠間跟高尾,如此遙遠的心,該如何去維持也是一大挑戰。

 

然而黃瀨很慶幸他與青峰能夠走到現在,難免有些吵架與爭吵,但至少曾經有過那段遠距離的戀情到了現在也算是有個好的結果。

 

  黃瀨考上東京的大學,青峰也是一樣。當他知道能夠跟青峰在同一個地區讀書時,立刻從神奈川衝去桐皇把一臉錯愕的青峰叫出來,也不管上下課還是人潮眾多,二話不說抱住青峰放聲大哭,口中還不斷嚷著:「小青峰……終於可以跟小青峰一起了!」

 

  兩人一起租個便宜房租的租屋處,青峰現在於大學球隊打球,平時空閒也兼職小學生籃球課教練,當時黃瀨聽到還不禁嘲笑,小孩子看見青峰那兇狠表情應該會嚇哭不少。

 

  如今到了現在兩年過去,生活依舊、步調平凡,吵架仍舊繼續,也曾因為生活習慣的不同而吵到差點離家出走。但這些都沒什麼,至少為彼此鼓動的心還在,而且非常、非常近。

 

 

  世界彷彿安靜,黃瀨覺得視線開始模糊差點陷入夢中時,門外急促地敲門聲瞬間把他嚇醒。

 

  「喂!黃瀨!你又差點睡著了對吧?趕快洗一洗出來!」青峰的人影在外頭拍打著門砰砰作響,黃瀨聽的一清二楚也喊個聲做回應,但欲想撐起身子的手卻使不出力氣,他奮力壓在浴缸邊緣將身體撐起,突然濕滑的磁磚讓壓在磁磚面上的手脫落,黃瀨砰的一聲跌到地上,疼的哀嚎。

 

  「好痛──!」

 

  門外的青峰嚇傻了,他二話不說舉起腳對著門猛踹,踹了幾下門砰地打開,接著看到黃瀨躺在磁磚地板上摀著手表情痛苦。

 

  「沒事吧?笨手笨腳的,連起身都會跌倒。」青峰口中難掩擔心,卻也不時說幾句話調侃摔的狼狽的人。

 

  「我、我才沒有笨手笨腳呢……痛……是因為全身都沒力了,所以才爬不起來……」黃瀨努力用另一隻手撐起身子,身體依舊發軟微微顫抖,敞開的門因為峰打在皮膚上打了個顫,他深信自己真的累壞了,累到身體發出警訊,也惹來同居人一身脾氣。

 

  這時,一件浴巾披在自己身上,身體被抱起,琥珀色瞳孔藏不住訝異看著青峰抱著全身光裸的自己走進房間內。

 

  黃瀨被溫柔放在床上,視線隨著青峰的動作而移動,看著他從自己的衣櫃裡拿出一件黑色內褲、白T恤,接著走向自己拿起身上的毛巾擦拭全身。黃瀨有些不習慣的扭了扭,舉起手想阻止卻被手上的疼痛收回,也被一個人兇狠眼神盯著而乖乖不動。

 

  「別動。」

 

  「……」他覺得臉頰一陣燙熱,活這麼久第一次被人這樣溫柔對待,其他人就算了,黃瀨實在沒辦法想像在做這件事的人竟然是那個青峰大輝。

 

  他有些彆扭的開口:「那個……小青峰我覺得……」

 

  「安靜,等我弄好再說。」

 

  房間頓時安靜,黃瀨有些慌張,心頭早就有許多是不是自己做錯什麼的念頭跑過,青峰看起來很嚴肅但動作依舊非常輕柔,擦乾濕髮後他拿衣服幫黃瀨套上,內褲則是黃瀨自己穿,雖然裸體對兩人來說早就見怪不怪,但在這個氣氛下也難掩尷尬。

 

  是不是該說點什麼好……黃瀨正襟危坐,彷彿隨時一動就可能惹來青峰一句話,這時青峰突然坐了下來,伸出手把黃瀨撂倒在床上。

 

  「小、小青峰你幹什麼啊!」難道要做?的確他們有一段時間沒有做愛了,但要是青峰等會二話不說把他扒個精光或許就要做一些掙扎了,他累壞了,需要點時間休息。

 

  「笨蛋,你以為我要做啊?睡覺,要是現在馬上來你一定會撐不住。」青峰閉上眼說著,黃瀨臉紅了一大半,自從兩人住在一起後因為時間與上課的關係總是沒有時間好好親密,就連一起出去約會的時間也變的比在高中時還要少。

 

  不安又來襲,黃瀨將臉蹭進青峰的胸口。

 

  「怎麼了?」青峰問著。

 

  「這樣的生活……很枯燥嗎?」黃瀨怯怯地說。

 

  「什麼樣的生活?」

 

  「像……這樣沒有什麼時間可以好好做愛、抱抱對方的生活。」黃瀨覺得自己話越說越小聲,他開始認為同居並沒有遠距離來的好,回到家疲累不堪,連好好談情說愛的時間都沒有,心頭酸酸的難以排解。

 

  蹭進胸口的臉有些濕潤,青峰沒有說話,把那顆剛剛被自己吹完暖烘烘的頭抬起,晶亮掛在琥珀色瞳孔的淚珠在打轉,青峰捏了那紅紅的鼻子說著:

 

  「現在不就抱在一起了?要做的話時間還很多啊,只是你得做好還我三個禮拜的分量。」一抹壞笑映入虹膜,黃瀨嘿嘿笑著再次將滿是淚水與鼻涕的臉埋進青峰的胸膛。

 

  「喂!鼻涕都沾到衣服上了!黃瀨!」青峰推開黃瀨的頭,黃瀨也死命抵抗硬要將臉埋進那寬厚胸口。

 

  「最喜歡小青峰了!」他摟住青峰的腰不停扭動。

 

  「別、別扭!把我扭硬了你今晚就完了。」青峰將黃瀨抱得更緊,猛搓那頭柔順金髮。

 

  「你才不敢咧。」

 

  「只不過是個黃瀨而已……」

 

 

  相距幾千公里的心,如今卻如此相近。

 

  在那溫暖的胸膛裡,黃瀨聽見最令人安心的心跳聲。

 

      TBC.

      (還有黃瀨要奉還青峰三個禮拜的H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