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高有

 

      ----

 

青峰陪黃瀨下樓攔車,過於晴朗的天氣在青峰眼中仍舊顯的不安,他盯著黃瀨手中的行李,再往他那一如往常的笑臉看去後便伸手攔了輛計程車。

他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默默地看著黃瀨對著自己笑之後轉過身開了車門、放好行李,接著一個始終看不膩的笑容展於眼前。黃瀨在上車前看了青峰幾眼,他舉起腕上的錶輸入一行訊息,頓時青峰的錶響了起來,他看過去:「直接用講的不就好了?」

黃瀨笑幾聲。「你終於肯說話啦?」

「我?」青峰有些訝異。

黃瀨點著頭,帶著調侃意外十足的語氣說著:「說過不放心,通通電話或見見面都行,就當作是彌補我對你如此任性的要求吧。」

青峰笑了,他從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因為黃瀨這麼一句話而原諒自己,他無奈為什麼可以對這個人如此心軟,可能是前一晚的心房被攻破後所遺留下來的結果,然而內心中去驅散不了那攀上的魔鬼,想開口叫他別走但卻始終說不出口。

「小青峰怎麼了?」

「不,沒什麼。」他低頭看著通訊錶上的飯店地址,離這裡沒多遠的飯店倒是讓他有種要時常過去看看他的念頭,但青峰不想打擾黃瀨,他說過,他想利用這段時間搜集情報,雖說如此青峰依舊放心不下,他努力想趁著黃瀨上車前一刻留住他,當他踏出腳步準備喊出聲時,往喉嚨嚥了口水,所有的話也全都跟著吞進肚裡。

黃瀨上車搖下車窗對著青峰微笑。

「有任何緊急事件記得聯絡。」

「知道了。」他簡單回覆,便看著車逐漸離開自己的視線中。

他開始後悔了,後悔為什麼自己沒有試著留下他。想起以前做任何事沒有絲毫猶豫,也想起兩年前跟黃瀨第一次辦任務的那次對他說過的話,現在對他來說卻顯得有些諷刺。曾經劈頭訓斥的話語令他笑出聲,猛往頭頂亂搔一通,直到發現思緒沒有隨著這個動作隨之消失才發覺真是太好了,他青峰大輝慌了步調,甚至有些坐立難安。

走進飯店大廳內的淡淡香水味開始瀰漫開來,腳步有些急促電梯方向踏去,手指在樓層按鈕鍵上不停顫抖,現在的他滿腦子全是黃瀨涼太離開他時的笑容。

「媽的。」他在無人的電梯內咒罵自己。

看著電梯中鏡子內那有著好幾天沒剔的骯髒絡腮鬍;被自己搓亂的凌亂毛髮;黯淡消沉的可笑面容;以及因為心慌而不停顫抖的手指。

青峰覺得可笑至極,他竟然可以害怕成這樣。從前依賴的直覺現在卻非常厭惡,腦中浮現兩年前那一幕幕場景,可怕的嚇人,看著他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喊著自己的名字,手拿著槍對著揍他的人猛射,子彈沒了就補,然後開槍;沒了就補,開槍……

電梯開門聲使青峰猛然抬頭,慌張地看著樓層數停在五樓,抹去冒出的汗水踏出腳步往房間走去。

他覺得酒真的是可以讓思緒消散的好東西,一進忙間第一件事除了脫去身上那黏膩的外套外,不外乎是去冰箱拿幾罐冰啤酒往自己那暖呼呼的胃灌上幾公克的酒精,空腹容易醉,但他就是偏要這麼做。

在腦中計畫好能夠讓自己冷靜的方法後,他忽視站在玻璃桌上的空瓶罐,隨手拿了件浴巾與浴袍往浴室邁去,努力讓這一瞬間不去想有關任何燁及的事,以及那個剛剛固執地離開他的黃瀨涼太。

 

 

黃瀨盯著後車鏡看著車後的動靜,確定青峰消失在後照鏡那一瞬間他向司機說聲左轉,車子進入稍窄的道路上,大約行駛了幾分鐘,來到一個頗熱鬧的街區,這裡他很熟悉,沒多久前他們才來過,昨天才跟這裡的主人通過電話。

黃瀨手提著行李推開木製門,掛在上頭的門鈴叮叮作響,熟悉場景瞬間映入眼簾。

Palette人氣依舊不減,深情熱吻的人不在乎旁人眼光不停親熱,一旁叫囂拍掌的人也讓店內氣氛高漲,黃瀨覺得懷念,心想找個時間要找青峰再來一次。

然而回憶熟悉的時間不長,他迅速被現實打回,視線開始尋找目標人影,東張西望的行為引來酒保的注目,黃瀨擺擺手示意自己是來找人的,酒保聽見也笑著回應,請了黃瀨一杯特調的雞尾酒表示謝罪。

「謝謝。」黃瀨點個頭,看著那雞尾酒的顏色又想起些什麼。

青與黃交雜在玻璃內,從底部開始由黃轉青,由淺至深,想起他們兩人之間的事彷彿如這雞尾酒般淺入深,美得令他有些窒息。

這時,一個聲音在背後喊著自己。

「聽說你找我?」高尾漂亮烏黑的頭髮在他面前飄啊飄,調皮似的笑容在面前展現,黃瀨笑著放下手中只小啜幾杯的雞尾酒,藏不住興奮的語氣。

「當然!有些是非得跟你談談才行。」黃瀨說著。

「那麼進來談吧。」高尾依舊笑著,領著黃瀨走過吧台來到店內的深處。他記得這裡,這裡是當時華瓊斯所進去談話的地方,有些高漲的情緒在表情上顯出,黃瀨跟著高尾的腳步來到門前,只見高尾從口袋中拿出鑰匙,接著轉開門把,眼前的景象倒是讓黃瀨倒吸幾口氣。

又是一個空間不小的小酒吧。

沒想到酒吧內還有一個酒吧,把情報屋裝潢成這樣的確很難讓人起疑,黃瀨開始佩服起身為中情局情報人員搜集情報的能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心想自己真的是找對人了。

「看你的表情一臉不可置信。」他說。

「能不驚訝也挺困難的。」黃瀨笑著。小青峰來可能就是面無表情。

高尾拉張高腳椅請黃瀨坐下,走進吧台內拿出造型特殊的高腳杯,倒入酒,動作流暢的調酒手勢又讓黃瀨驚訝不少。

「你會調酒?」

「情報員除了搜集情報,還是要學一些能夠吸引人的拿手絕活吧。」說完便將那顏色繽紛的液體倒入玻璃杯中,顏色開始暈開,黃瀨看仔細那神奇的顏色變化,直到發現那原本繽紛的色彩逐漸轉變為跟剛剛外頭酒保給他的雞尾酒一樣的顏色後才收回了臉。

「不喜歡這個顏色?我看你在外頭對這種酒似乎帶著某些情感。」高尾發出高頻笑聲,黃瀨覺得心思被看穿,他啜了幾口調酒,來到Palette除了對這間藏匿的小酒吧與高尾精湛的調酒技術感到驚訝外,再來

就是這杯好喝到嚇人的調酒了。

黃瀨一口接著一口不斷黃湯下肚,一旁的高尾倒是嘿嘿笑準備看笑話。「別讓我扛你回去,我比你還瘦小,店裡不收留醉鬼啊。」

似乎聽到有些刺耳的警告,黃瀨才放下手中差點飲盡的酒,接著吐幾口氣讓自己清醒些。

「說吧,來找我的理由。」高尾依舊開門見山,不拐彎抹角這一點讓黃瀨很喜歡。

黃瀨頓了幾秒。「小高尾跟小綠間以前是同伴吧?」

高尾眉頭抽動一下,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我就說你很聰明嘛黃瀨!」高尾拿起桌上的威士忌,「沒錯,入侵國防部是我們兩個一起幹的。」

這個回答倒是沒讓黃瀨有太大的驚訝,比起驚訝他更好奇的是高尾與綠間的關係。他看了高尾幾秒,再次拿起酒杯飲下最後一口酒,琥珀色瞳孔凝視著空蕩酒杯,想解決的問題堆積如山,他來找高尾除了燁及的事之外,想從中明白自己與青峰的關係也是其中之一。

高尾沉默幾秒便繼續說著:「我跟小真啊,表面上雖然是好朋友,但實質上卻是一種打破平衡的關係。」

黃瀨抬起頭,這句話似乎有些戳到心頭。

「小真跟我是舊識,感情很不錯,總是能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對彼此來說『朋友』這個詞再適合不過,然而卻不是這樣,我打破了我們之間的規則,他也接受這失去的平衡。你知道我打破了什麼平衡嗎?」

他問著,黃瀨卻明白到無法說出口,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他搖著頭,看著高尾那覆滿情感的深邃瞳孔。

「友情。打破了我們之間最初的關係,你看看我這間店也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人吧?」他看著黃瀨呵呵笑著,「而你也知道小真的個性總是那樣,嚴謹又傳統還很固執,所以到了現在雖然還有些交集,但也是有些距離。」

喝了幾口威士忌的高尾,彷彿所有往事全數傾注在那高濃度酒精內,他依舊笑口常開,那如鷹一般的雙眼在燈光下不再顯的銳利,似乎因為過往而鈍了,隨時隨地會跟著酒精揮發一樣倒下。

黃瀨搶過高尾的威士忌,裡頭的大冰塊似乎想起了些朦朧記憶,他喝了幾口,嗆辣程度讓他喉嚨緊縮、不停皺眉。他思考著青峰對他說的那句話,也許是一種關係間的打破,也或許是兩人間不再是僵持不下的結果,然而這對黃瀨來說都有些沉重,當他開始認為自己對青峰感情變的時候,便開始恐慌、恐懼甚至是打從心底去拒絕這種發自內心的情感,意識到他與青峰的關係除了是同事關係外,砲友的關係也讓他明白兩人之間的重要平衡。

但青峰說的那句話打亂節奏,也亂了曾在內心否定的所有一切。他不得不去正視青峰給他的情感外,也外加負荷自己給於自己的情緒,而這情緒部是否認,而是一種安心與確認。

黃瀨深深皺起眉,正準備一口喝下手中那杯威士忌時被一個人抓住手腕阻止。

「藉酒澆愁的壞習慣戒掉吧。你跟青峰,發生了些事情對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