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頭一次擁自己入睡。

黃瀨曾沒想過會被一個人擁入懷安靜睡著,即使平常打打砲完事後便各自躺一邊睡,誰也不理會誰,如今卻安安穩穩地躺著,彷彿兩人的體溫互相串流,他緊摟著他,每一吋呼吸全打在自己那頭皮上。

他沒有闔眼,靜靜躺在那厚實的臂膀上想著事情,有時會抬頭看看在自己頭頂上青峰,深邃五官、好看劍眉、高挺鼻子以及那有些性感的膚色。黃瀨沒那麼近看過青峰,做愛時只享受著那令人著迷的高潮,誰也沒有去認真注意對方身上每一個細節。

如今有一隻手緊摟著自己的腰身,手臂枕著頭,平穩規律的呼吸跟著自己上下律動,一切來的不可思議,甚至是一個小時前在自己耳邊呢喃的話。

他認為青峰醉了,醉到可能沒意識到自己所說過的話,然而他卻想,那一小杯紅酒的濃度足以讓一個酒量不錯的人醉成如此嗎?明知道不可能,他還是硬要將這些天方夜譚的理由加諸在今天顯得非常怪異的青峰大輝身上。

黃瀨垂著眼簾,回想著身邊這人短短的那句話,原本平復的心情又再次隨著情緒激烈波動起來,他不曉得自己當時臉上的表情,只記得在青峰說完那句話後臉上的燙熱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然而他也開始害怕,青峰真是如此看待他嗎?是否能夠將那看似喝醉時的囈語當真?

他鑽進那帶著酒氣的胸膛,試著停留幾秒希望自己也能夠醉個夠,但思緒清晰的他卻無法否認這件事。

「你還真是大情聖啊……隨隨便便就把一個搖擺不定的人的心偷走,真夠卑鄙的。」他小聲咒罵表達那有些丟臉的反應,或許早該正視青峰的情感,但對黃瀨來說,彼此之間的關係總是比不上這短暫的心醉神迷。

「吶小青峰,」他摟緊青峰的腰,「如果你是在一年前的時候說出這句話,我可能就不會像這樣繼續跟著你了。」

至少幾個小時前所做的決定,就不會變得如此動搖了。

 

× 

 

這是黃瀨第一次抱著他。

青峰被頭痛喚醒後第一件事就是想起昨天自己對黃瀨說的話以及黃瀨擁著自己的畫面。他從不知道自己能夠如此的卸下心房,也從不知道原來黃瀨涼太這個人對他如此重要。

他努力撐起有寫沉重的身子,晃著抽痛的頭,旁邊的窗戶射進一道刺眼光芒使他皺起眉,舉起手擋住雙眼好讓模糊視線能夠漸漸聚焦。

然而一個人赤裸上半身的白皙男人站在窗前的模樣倒是讓青峰有些目瞪口呆,彷彿連皮膚都鑲著鑽一樣令人目不轉睛。

「你醒啦?要不要來一杯咖啡?」黃瀨轉過身笑著,他走出窗子透進的陽光下,頭髮半濕還滴水的景象讓青峰一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這個漂亮男人是黃瀨,剛剛他還以為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覺。

「好啊,謝謝。」青峰用手指關節壓住犯疼的太陽穴試著減輕抽痛感,黃瀨遞過一杯咖啡,看著裡頭白色牛奶在深褐色中不斷暈開,他聞了濃烈的味道後,發現少了些什麼準備起身時,一個人拿了兩包砂糖笑著拿著手中的咖啡。

「兩包糖,你從不喝無糖咖啡。」

「謝謝,」他拿過砂糖,「怎麼知道的?」

「你很喜歡喝罐裝咖啡這點很好猜啊。」黃瀨呵呵笑了幾聲,又小啜幾口咖啡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青峰也被那濃烈的咖啡因喚起精神,神智逐漸清晰,但也讓所有事情鋪天蓋地全部湧上那還是有些發疼的腦袋。

咖啡杯碰撞於玻璃桌上,青峰抬起頭看了黃瀨幾眼,兩人視線對上,青峰撇開視線,他仍舊不敢置信自己昨天說出那樣的話。

「怎麼做呢?兩個禮拜的時間不長,何況現在都走到最後一步了,不早點打算的話……」

「那你會怎麼做?」

「嗯,如果我說出來,小青峰會採納我的意見嗎?」

「再說。誰知道你的意見打著什麼主意。」

青峰坐在床沿翹起腿喝幾口咖啡。

「嘛,我就知道。不過你得答應就是了。」

青峰差點沒把咖啡吐個精光。「你在說什麼?」

黃瀨看著青峰緊皺著眉頭的臉龐笑了出來,他早就猜到青峰會有這個反應,也明白只要自己說出這個計劃,青峰一定會反對到底,對,一定會。

但不管如何他就是要說服青峰答應他的計劃,不這麼做不行,這是對付燁及的最好方法。黃瀨試著將逐漸動搖的情緒收個徹底,執行這個計劃不能帶有任何感情,即使他知道青峰是怎麼看待他的,也知道自己是如此看待青峰的,但不這麼做就是不行,所以他決定說出來,黃瀨相信自己的辯論能力。

「我說,這個計劃你聽了一定要答應。」

「為什麼?憑什麼連說都還沒說的計劃我就要答應?你先說出來之後再考慮。」

果然很固執。黃瀨深吸幾口氣,將咖啡全數喝盡,放下杯子的聲音在凝重的氣氛下顯得清晰。

「那你要安靜聽我說完這個計劃,但是你必須答應。」

青峰聽完黃瀨這句話後重重嘆了口氣。

 

 

「不行!要我說幾次你才聽得懂?」青峰大聲怒吼,眉頭緊皺站起來大罵。

「為什麼你就不懂啊?這是唯一可以對付燁及的方法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啊好生氣!」黃瀨也跟著站起來對著青峰大吼,原本濕著的頭髮也乾了,隨處亂翹的頭髮彷彿就跟他現在的脾氣一樣無法控制。

「唯一的方法?讓你一個人去帕企大樓而我去中情局?你有搞清楚地理概念嗎?這裡是德克薩斯不是維吉尼亞!」青峰感覺自己一瞬間腦子全部清晰,他不清楚為什麼黃瀨要如此堅持要自己一個人去帕企,他想起玲央的話,黃瀨會有危險,他很努力挽回黃瀨那似乎有些中邪的腦袋,但他的理由簡直不可理喻,青峰差點就往那漂亮臉蛋送上一個揮拳。

「你這是不相信我嗎?」黃瀨不喜歡說出這句話,但現在只能用這句話來試著說服青峰。

「噢拜託,別跟我說這個黃瀨。」

「所以是不相信囉?難道你以為我的能力還停留在兩年前?」該適可而止了黃瀨。他努力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句。

「別用這個跟我鬧,黃瀨。不是不相信你,你的能力早就跟我並駕齊驅甚至是超越,但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帕企。」青峰語氣稍些緩和,他不想跟黃瀨吵架,他只是想讓黃瀨明白這個計劃並不能有什麼成效,兩個人一起行動會比一個人來得安全,至少可以顧及對方,也至少讓青峰可以彌補兩年前對黃瀨的虧欠。

「如果小青峰只是想彌補兩年前那件事的虧欠,我認為你似乎太小看我了。」黃瀨坐了下來,背靠在沙發上盯著那有些發紅的腳趾頭,他終究想不起來那件事的片段,雖然無法拼湊那段記憶但他明白青峰之所以會改變,是因為他才讓彼此間的關係如此複雜。

就像當初青峰告訴他那天在Smile-bar因為意外跟自己上床時沒有拒絕青峰的性邀約,直到現在讓原本那個不帶任何情感辦任務的青峰竟然有如此脆弱猶豫的一面,這些結果他黃瀨涼太都應該負起責任。

一旦平衡開始打破後,即使再怎麼去調適也很難去維持那個水平,就如同現在的青峰對黃瀨的保護;黃瀨對青峰的執著一樣,誰也不讓誰。

「都說了我沒有--」

「我知道。小青峰絕不會隨便小看人對吧?但是,為什麼就不試著對我放手一博?」黃瀨靠近青峰在他面前停了下來,兩人互視。

「你會有危險,所以我不能放著你不管。」青峰說著。「不要這麼做好嗎?黃瀨。」

黃瀨搖搖頭,青峰頓時覺得內心某處似乎碎了。

「那小青峰告訴我,」他盯著那帶著抑鬱的寶藍瞳孔。「你昨天說的話是真的嗎?」

青峰聽了沒有猶豫,點個頭。「沒騙你,也沒醉。」

黃瀨笑著,接著捧著青峰的臉往那唇上一吻,唇舌尖的咖啡氣味在彼此間打轉,黃瀨只是輕啄數秒便離開,青峰沒有說話,藍色瞳孔看著那對他來說過於耀眼的臉龐,刺眼到讓他不安,彷彿這個人隨時會離開自己一樣。

「好,我聽你的不按這個計劃走,」纖細手指揉著那飽滿耳垂,「但有個條件是,在計劃開始實施前我不會住在這裡,當然只是要去搜集情報。如果你不放心我的去向,通訊錶我會隨時開著,這樣可以嗎?小青峰。」

那有些甜膩的語調在耳邊細語,青峰當然不會說什麼,也馬上一口答應黃瀨這個要求。

他們決定計劃在兩個禮拜後執行,這期間若有什麼變化會馬上伺機而動。青峰看著黃瀨整理著明天準備要帶走的隨身衣物與手提包,他摸著剛剛被吻過的唇。

老實說,他青峰大輝並不喜歡剛剛那個吻。

彷彿在訴說著……

 

再見,小青峰。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花、璀璨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