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前--

 

「照你說的做了,想做什麼?」青峰攤攤手表示自己手上沒有私藏其他通訊錶,玲央看見後便揚起那令人有些不舒服的嘴角,抽起第三根菸。

「嗯,算是一點優惠,給你一個情報如何?」菸吐在空中好像隨時會因為濕黏空氣而聚成一團,青峰皺起眉,他眼神不時瞄向巷口,餘光隱約可以看見有個人影仍舊在竄動,他聽見玲央的笑聲,眉頭鎖得更緊。

那串灰白在空中散開消失,青峰耐心等著,等著眼前這有些囂張的黑市情報商人抽完最後一口菸、隨手將菸丟於地一踩迎來哼哼笑聲。

「這個情報是關於你的小情人,」玲央說著,青峰的表情瞬間驟變,「別這麼生氣,算是一個小忠告,應該說是我觀察來的。」

青峰不知道玲央再打什麼主意,他明白這人除了情報外,人品方面可信度並不高,但這並不表示青峰有跟他接觸過,而是他認知的黑市情報商人總是會為了活命而當雙面間諜,若實瀏玲央也是如此,就代表他知道燁及的所有行動。這不過是猜測,沒有勝算的博弈風險很大。

「有話快說,我拿到情報就會走人,可不想在這耗時間。」

「哦,的確是該給你那位在巷口的小情人一個交代。」

青峰不語眼神銳利地盯著玲央看。

「如果我說,你的小情人有危險會如何?」

冷靜,青峰。他努力說服自己別衝動,但早就想拔起腰間的槍、上膛。

「什麼意思?說清楚。」青峰抑制因為怒氣而從喉嚨湧上的吼聲,試著心平氣和,能減少衝突就盡量減少,看能否從這人口中獲取什麼訊息。

玲央沒說話,他拉直皺痕的外套,拍掉因為灰塵而掉在手臂上的灰燼。青峰耐心等著,看著玲央原本低頭整理的臉龐瞬間抬起,一個難聽笑聲與邪惡笑容映入青色虹膜上。

手槍上膛,槍口對準眼前的人。

玲央沒有任何驚訝表情,似乎這個動作早就被猜到,他沒有退縮更沒有收斂臉上的表情與語氣,反倒是攤攤手,聳聳肩。

「別激動,開槍對你沒任何好處喔,青峰君。」玲央笑著,他戲謔般看著青峰臉上每一個表情,很有趣,你還真是為了一個人表情變化十足。玲央愉悅至極,內心湧上興奮與看好戲念頭,他巧妙移動那懾人視線,對準巷口那隻金黃色不安份探出頭的小貓,眼神對上,小貓愣住數秒後才迅速將頭縮回巷口。

「看哪?」青峰輕動著槍口,要玲央看向自己。

「應該很多人說過你這人很周到吧。」

「那又如何?廢話少說,想吃子彈我可以先賞你。」

「哈哈哈,沒想到你還真風趣,」他說,「現在你傷不了我。」

青峰沒說話,手仍舊舉著槍。

「好好注意你家小情人吧。」玲央轉身,揮著手準備離開,青峰盯著眼前的人再跨幾步便離開昏暗巷口,他放下槍,打開彈匣,空的。

「槍,什麼時後知道的。」青峰問著。

眼前的人轉過身,又是一抹令青峰厭惡的笑。

「和我交易有個條件,不帶槍。即使有槍也不會有子彈,你從來沒打破這個原則。」玲央側著身子帶著微笑,青峰呵呵笑出聲,彷彿輩看透一樣無奈又無法反駁,這人究竟是敵是友,他完全猜不透。好幾年來都是如此,有難關就選擇情報交易,很多次都是因為玲央的情報而讓任務有個水落石出,然而現在他卻諷刺自己竟然如此無助,明知道這人跟燁及可能有些什麼卻無法阻止他離開。

只見玲央再次揮揮手準備一走了之時,青峰脫口而出問了這場交易最後一個問題,而這問題卻顯得不知所措。

「你究竟是誰?」

一個隱約的笑聲在暗巷蔓延。

「我啊,」他說,「只不過是個黑市情報商人罷了。」

 

× × ×

 

黃瀨一個人坐在床邊,面色凝重。

就在剛剛與高尾通完電話後,他便一個人帶著沉重步伐回到飯店。他沒有回去那個巷子繼續聽青峰與玲央的對話,反而是一個人隨著街區的靜謐指引到他現在應該待的位置,沒有任何害怕與擔心青峰可能會在後面發現他,這事實早在青峰將通訊錶放離自己幾尺遠後就顯而易見了。

思緒非常混亂,腦袋的皺褶打結無法解開,他甚至覺得渾身顫抖、無法置信自己竟然聽過那個代號。

對,他熟悉的不得了。

我知道它,知道燁及,知道一切的來龍去脈……黃瀨努力吸幾口氣試著換來冷靜,而他做到了,在鼻腔吸入幾口還瀰漫著葡萄酒氣息的空氣後,思緒沒醉,反倒是清晰不少,也冷靜不少。

這時,房門的門把發出聲響,青峰沒有看他,脫下外套掛在衣架後便走到一個小時前他坐在椅前沉思的窗口拿了酒杯,倒了一杯葡萄酒,透明杯身再次映上酒紅,空氣瀰漫濃烈酒氣。

黃瀨只看了幾眼,繼續低頭想著事情。

「誰打來的?」

「什麼?」黃瀨猛然抬頭。

「我猜的,聽你腳步聲走的很趕,以你的個性沒什麼重要的事應該會繼續留在那裡聽我們說話。」

黃瀨放心,原本心臟劇烈跳動的節奏也緩和下來,他笑了笑,起身拿起木桌上的酒杯走近青峰,晃著酒杯示意,接著濃烈的酒紅沁入鼻腔。

「小高尾,他說他知道燁及總部的確切地點了。」黃瀨說完,果不其然青峰跟他當時聽到的表情一模一樣,驚訝、不可置信。

青峰顫著拿著酒杯的手指,他皺起眉思考所有一切,信得過嗎?他猶豫,不曉得是否該帶著這個問題脫口而出,他站在窗邊看著原本一整排的街燈浮球瞬間熄滅,事情突如其來的如此順利,就像那一瞬間一同熄滅的浮球,似乎帶著什麼陰謀,在那黑暗後頭有著什麼等著他們一步步掉入陷阱。

「相信小高尾吧,」青峰驚訝看向聲音的方向,「如果信不過,我們早就被賞好幾個子彈升天了吧。」

青峰笑了出來,但又立刻收起笑容。黃瀨說的沒錯,現在再怎麼猜測也於事無補,只差幾步就能成功,燁及目的、領導者都等著一網打盡,這就是他們這個任務的初衷使命。然而玲央的話響絕於耳,他看著黃瀨,黃瀨也看著他,彷彿準備看透自己一樣說著: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他一口飲盡所有的酒,喉嚨火辣刺痛。

「那總部在哪?」青峰問著。

「帕企大樓。」

「等等,不就是華瓊斯他的……」

「對,順便告訴你一件事,華瓊斯死了。」

青峰笑了,他覺得一切都亂了套,甚至認為玲央所說的似乎正在那麼一點一點的實現。

「為了封口所以先發制人嗎?」青峰犯起頭痛,他聽著一步也不離站在身邊的黃瀨娓娓道來。黃瀨看著青峰有些難受的表情,他知道青峰累了,也知道在剛剛自己消失的那段時間裡他得到非常重要的消息,除了中情局會議之外的情報,還有令他難以負荷的事正在消磨他的精力。

「小高尾是這麼說的。」黃瀨說著,琥珀色瞳孔映上一個憔悴的臉龐,他雙眼無神站在窗前看向窗外的黑暗,沒有頭緒、沒有方向一般重重打擊著這個曾經閱歷無數的男人。他曾經在心目中憧憬無數次的高級特務如今在他眼如此黯淡消沉,黃瀨不清楚青峰心裡有什麼打算,但他知道青峰一定在盤算著如何做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他是個周到的人。黃瀨心想。

然而眼前的男人一個皺眉,卻讓黃瀨不知所措。

「該怎麼辦……你說我該怎麼辦,黃瀨……」低沉嗓音帶著難受表情映入眼簾,黃瀨咬著牙,原本佇立不動的腳動了起來,他向那窗口跨幾步,伸出手往那男人厚實的背一抱。

青峰咬著牙,感受著背後傳來的溫度。黃瀨靠在他肩上,鼻息打上皮膚,青峰知道這種感受,與他肌膚之親時那種親暱感,還有左胸口節奏異常的跳動,全都在這瞬間鋪天蓋地而來。

黃瀨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將懷裡的人摟緊,彷彿要他知道自己仍在他身邊,即使情況險峻依舊是他的搭檔、他的同事、他的……

「沒事的小青峰……還有我啊,你最信任的搭檔、最值得依賴的同事。」一陣鼻酸,黃瀨覺得在眼眶打轉的東西他媽的煩人,抿著唇忍住從胸腔奔騰而上的悶痛感,試著不讓顫抖的雙臂過於明顯,他放開青峰的腰,打理好心情準備笑臉迎人時,眼前的人突然轉過身將自己擁入懷中,一句話竄入耳膜:

「還記得你曾經問我對你是怎麼看待的嗎?」

酒氣打在耳畔,視線模糊。

「我--」

 

那一瞬間,黃瀨認為那杯紅酒的濃度過於濃烈。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