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被你護著的記憶(上)

 

 世界再度安靜,彷彿只剩下自己。

 

青峰坐在地板上,翻著手中那本有些厚度的相簿。他雙眼凝視,仔細看過每一張相片,仔細回憶。

12月18、1月20、2月17、3月23。相簿裡每隔大概三頁的厚度便會有新的日期,而這日期循環大約一個月一次,如今來到第五次,時間比前幾次還提前了好幾個禮拜。

青峰翻頁,在空白的相冊寫下今天的日期:4月15日。

他看向黃瀨,睡得安靜祥和,側在自己床上的臉龐還帶著些許淚痕,燦金毛髮凌亂、眼角還帶著哭過的紅,彷彿乾澀,隨時會因為一舉一動而裂開。

這種異常的感受逐漸轉為習慣,只有他被忘的徹底,一個人被他丟在世界的孤獨角落,睡了一覺醒來記不起他叫青峰大輝、想不起青峰大輝是他最喜歡的人、更無法拼湊出屬於他們之間的任何回憶。

青峰嘆口氣,這口氣是他嘆給自己聽的。他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早點發現黃瀨有這個問題,而讓他逐漸惡化下去。

黃瀨生病了,一種罕見早年病發的失憶症,每過一段時間會忘記以前的任何事情,不管是過去的人事物都是如此。然而黃瀨奇怪的地方是,他幾乎每隔一個月忘記過去,但他忘記的,永遠只有一個人、一個人的事物、一個與他牽過手親吻過的人。

就是他自己,青峰大輝。

他很挫敗,黃瀨任何事都記得一清二楚,唯有他沒有存留在記憶中,被排除在外。還記得黃瀨第一次病發前,兩人在桐皇校園裡大吵一架,沒為了什麼,只因為青峰忘記黃瀨與他的約定──要記得去海常找他。

然而青峰一次也沒去過,明知道黃瀨會生氣他還是選擇淡忘,認為黃瀨依舊會笑著跟他說:「你怎麼沒來找我?好狡猾!每次都是我來找你。」

神奈川與東京,對青峰來說他沒有足夠的耐心去神奈川。但黃瀨卻來東京找他好幾次,青峰記得黃瀨第一次來桐皇時這麼說:

「啊……就剛好拍攝的地點在東京,就順便來看看小青峰了。」接著一抹他看也看不膩的笑容映入那霄藍瞳孔內。而那個時候他也相信,這人真得是因為拍攝關係順道來這裡看看他,所以當黃瀨問他可不可以也來神奈川找他時,就也不以為意的答應,卻沒想到這個無心回答,卻讓黃瀨看的如此重要。

你果然是笨蛋嗎?青峰大輝。青峰背靠在床邊仰著頭盯著那純白的天花板,眼中的那片白在黃瀨的眼中就像這天花板一樣,白著抹去自己的臉龐、名字與記憶。

所以他們大吵一架,只因為青峰自己的疏忽與不用心而成了現在的結果。

青峰繼續翻著前幾次的照片,其中一張讓他目光久留。那張是黃瀨第二次復發的照片,黃瀨坐在海常的教室裡頭,穿著一身白馬王子的衣服坐在椅子上,青峰則是站在他身後笑的開心,兩人手上比著勝利的手勢,彼此笑得合不攏嘴。

那是青峰第一次去海常找黃瀨,當時是海常的學園季,黃瀨對青峰的空白在次添上新的扉頁,密密麻麻記憶跟失憶前一樣精彩豐富。那時黃瀨的班級是角色扮演咖啡廳,他扮演跟他非常相符的王子角色,青峰尋尋覓覓找到教室後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黃瀨站在門邊對著自己露出無比燦爛的笑容。

「嘻,帥嗎?」當時的黃瀨這樣子對他說,而他目不轉睛,所有思緒被他抓著走,接著下意識點頭。

那時候他才明白,原來他一直錯過黃瀨每一個笑容背後的意義,不管是那次吵架,還是當時的海常學園季,黃瀨涼太的重要性早就在他心中劃下一道道深刻的痕跡。

「又一次重新開始……」他呢喃,記憶回到現在。他轉過身望著床上熟睡的人,伸出手撥開那覆於額上的瀏海,他吻了那額頭,既繾綣又溫柔,彷彿告訴他:「忘了也沒關係,只要在你那深層的記憶中還有過我就夠了。」

每次黃瀨忘記他,黃瀨都會像今天這樣,哭著說對不起,說他忘了他,不知道他是誰但卻心疼的要命,而青峰就重複抱著那因為失去而抖瑟的肩膀,每次重演,青峰對黃瀨的耐心與溫柔就多了一點。

他唇離開那白皙額頭,握住那雙纖細的手,臉貼在那床單上,皺起眉感受著那從雙眼酸澀到鼻腔的難受感,空出的手緊揪著床單,呢喃。

「如果你這一覺醒來又不記得我是誰,那又該怎麼辦……」

 

× × ×

 

他聽說了,自己的事。

 

黃瀨坐在教室裡頭看著窗外那天空漾出一片清澈的藍,他想起了青峰,意識到自己原來有這種毛病,忘了以前的人事物,卻唯獨忘了這個對他來說如此重要的人。

記憶沒有回來,只有那深層的感覺在觸動自己,他在增添關於青峰大輝與他的記憶,不是復原,而是新增。

「黃瀨君,你來唸一下這一段課文。」

「呃、是!」

他因為發呆而被老師點名唸起課文,但他仍舊心不在焉,心底一股不安汩汩湧上,他帶著慌張唸完最後一段時,他抬起頭看了老師幾眼,老師皺起眉搖搖頭,黃瀨知道他搞砸了,因為思緒而搞砸了在課堂上該有的表現。

「下次認真點上課,黃瀨君。」

「是……」

黃瀨坐了下來,嘆口氣舒緩心情,這時窗外一個景象讓他在課堂上大吼出來。

「青峰君!?」他抑制不住驚訝吼的班上所有人轉頭看向他,黃瀨驚覺完蛋了趕緊摀住嘴,舉起手編個藉口:「老師對不起,我……不太舒服去一下保健室。」

接著二話不說摀著嘴佯裝想吐便衝了出去。

 

他跑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對著眼前突如拜訪的人說著支支吾吾的話。

「為什麼……青峰君會來……」他覺得好像快吸不到空氣不停地喘。

「想來找你,就這樣。」

「咦?」黃瀨猛然抬頭,不敢相信這人說這種話,「你不用上課嗎?就算沒課也要去參加部活吧?」他記得青峰跟他一樣是籃球部的。

「那你呢?為什麼跑下來?現在的時間應該是上課時間吧。」只見青峰露出一抹壞笑,似乎在捉弄一樣讓黃瀨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感到臉頰燙熱,迅速撇過臉。

「你……!」黃瀨覺得他被青峰打敗了,雖然記憶中沒有他,對他也是從零開始,但卻有種對這個人非常喜歡、怦然心跳的感覺,而青峰也是第三次來海常找他。

從東京到神奈川,三次,他覺得青峰瘋了。

為什麼要大老遠跑來啊……明明那麼遠。黃瀨心想,看著眼前的人對他笑了笑,身上的桐皇制服穿的異常好看,頭上那深藍髮色在晴朗天空下襯出寶藍一樣的光彩,深深吸引、心臟劇烈跳動。

突然,手腕被青峰猛力一抓,黃瀨措手不及想阻止卻來不及阻止,馬上被一個人牽著走到校園的某一處。

「等等、青峰君──」

「叫我小青峰。」

「咦?」

「你都是這麼叫我的,你不是對其他人也是這樣嗎?對尊敬的人。」青峰說著,動作略帶輕柔將黃瀨拉到一個隱密的樹下。

小青峰……熟悉感襲來,腦中嗡嗡作響,似乎告訴他以前真的是這樣叫他的,他開口,試著喊了一聲。

「小青峰……?」說完,引來一個人呵呵笑著。

「哈哈終於有點回到過去的感覺了。」一抹笑容,映在琥珀色虹膜上,深刻無法忘記。

罪惡感來襲,他低垂著頭伸出手緊揪著那桐皇制服,不行了,好想說,真的好想說。黃瀨緊咬著牙根,眉頭不斷緊皺,所有的情緒將傾瀉而出,在鼻頭打轉的酸澀感攀上雙眼,他忍住,忍住胸腔的膨脹感,深吸幾口氣後說出了好不容易忍住嗚咽的話語。

「小青峰,」他說著。「我把你忘記那麼多次,你不覺得很煩人嗎?我如此輕而易舉忘記所有關於你的事,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呢?」黃瀨抬頭,模糊的人影在眼眶打轉,終究忍不住,忍不住那難受的模糊。

青峰沒有說話,伸出手將黃瀨的頭胡亂搓弄,揉的那金黃髮絲蓬鬆亂翹,黃瀨聽見他的笑聲。

「啊,你知道了啊?這個問題,」青峰抹去黃瀨滾落的淚水,「我從來沒想過。」

視線清晰,一個笑容映入眼簾。

「雖然說你只會忘記我的事,但也無所謂,忘記了就重新製造就行了,別忘了還有那本相簿,你忘記就再拿出來看,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青峰再次將黃瀨的頭髮搓亂,突然,手腕被抓住了,被黃瀨抓住了。

「我可以吻小青峰嗎?」黃瀨說著,手抓的老緊,臉上藏不住淚痕與透紅,青峰瞪著大眼,一時無法回神。然而看到一個人有些害臊低頭抿嘴才赫然回神,心臟開始瘋狂跳動,他伸出手捧起他的臉,沒有多餘動作,吻上去。

深層的熟悉感包覆自己,內心平靜,原本脫口而出時的怦然心動隨著吻消散成了平靜,黃瀨漸漸明白,在他失去記憶以前,有多麼喜歡這個人。

非常非常喜歡。他內心反覆著話語,吻沒有太長久,青峰鬆開黃瀨,黃瀨眼神迷濛看著眼前的人,他微笑接著開口:「愛哭鬼的個性倒是一樣。」

「我……!」無法反駁,這點他自己非常清楚。

青峰拿出手機晃了晃,黃瀨知道青峰的用意,但他猛力搖頭拒絕,因為他現在哭得唏哩嘩啦醜的要命,模特兒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的醜模樣被拍下來。

「嫌自己醜不想拍啊?」

「……對。」

「不管,拍就拍,這是例行公事。」青峰開始強硬拉著黃瀨湊近自己,黃瀨掙扎到最後還是無法掙脫青峰那溫柔摟著自己腰身的手。

 

× × ×

 

又是這個時候,一個月。

 

青峰拿出洗好的照片一張張放進那有著厚度的相冊,他拿起其中一張盯著看,那是去海常找黃瀨的那張相片。

黃瀨哭的一塌糊塗,青峰抱著他笑得開心,他移動了放好的相片將這張移到屬於這個月的第一頁第一張,他看了許久,視線再次移向躺在床上睡著的人。

又是這個時刻,歸零的時候。

他終究無法克服歸零時的感受,那是種無奈與難受的交迫,多希望黃瀨醒來的第一句話是喊著他對自己的暱稱,而不是三個令人絕望的「你是誰」。

青峰深吸幾口氣,吸吸吐吐,讓心中那不安跳動的節奏能夠規律下來。突然,他聽到聲音,黃瀨醒了。

深藍色虹膜映上一個伸懶腰、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頭髮凌亂的人逐漸將模糊視線聚焦朝自己投射過來。

青峰想逃離,他深怕看見那人見到他的那一瞬間是皺個眉頭,一臉疑惑的表情,但他不能走,他無法離開這個人。

然而黃瀨看著青峰許久,面無表情、沉默數秒,青峰便知道一切又重來,過去又灰飛煙滅。他苦笑,低垂著頭準備起身時,一個聲音一句話,讓他鼻酸視線模糊。

 

「早啊,小青峰。」

 

一個微笑,映入眼簾。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