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覆蓋一切,彷彿吸盡所有聲音,安靜無聲。

兩人幾分鐘前換了輛車,車體的殘破只會引來注目。然而彼此間不曾說話,只有黃瀨簡單的回應與青峰公事上的問話,持續不久,沒幾句便被畫下句點,換來無盡沉默。

他們不知道要持續多久,世界如停止運行般令人難受。青峰的眉頭始終沒鬆過,二十分鐘前的對話還在腦中徘徊,他不懂為什麼會感到如此難受。以他的經驗,合理懷疑有內賊是正確的,他懷疑給情報的綠間並沒有不對,只是不知為什麼從黃瀨口中說出的那些話卻讓他無法反駁。

變了嗎?他一點都沒變。

同樣懦弱、害怕、甚至在面對危險時無法決擇,尤其關於黃瀨的事,永遠無法能夠靜下心來,彷彿要他待在身邊一樣才能夠安心。

一陣心煩,通訊錶的鈴聲響起,他在路邊停下順勢接起。

「什麼事?」青峰口氣顯得有些焦躁。

『黃瀨在旁邊嗎?有的話開視訊。』火神說起話來有些急促,青峰看向坐在一旁同樣看著他的黃瀨,他移開通訊錶按了視訊鈕,火神的臉出現在屏幕上,表情嚴肅,讓兩人感到非常不對勁。

「抱歉,我知道你們剛逃開燁及那裡的追趕,但我必須告訴你們,」他停頓下來,「你們還是趕緊回去飯店,情況很不妙。」

 

 

青峰與黃瀨兩人回到飯店房間時看見火神與幾個探員站在房門外,青峰加速腳步走向房間,裡面的景象讓他說不出話。

凌亂不堪,所有東西全部倒出來。

「小火神這是怎麼回事?」黃瀨同樣瞪著大眼,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火神搖頭,拿起手機調出一筆資料,青峰湊過來看,裡頭資料的縝密度再次讓他不可置信。

「這是掃描你們房間的資料,原本想說可能會有什麼線索,指紋、腳印,甚至是一些蛛絲馬跡,但卻都沒有,彷彿是設計好一樣沒有漏洞。我說你們倆,來這裡前有跟誰說過嗎?」火神看向黃瀨,黃瀨深思不語,他們來這只有綠間知道。他是情報搜查員,有權利知道他們的任何去處;再來是高尾,他是CIA的人,他的工作本就是當個Spy,洩漏他們得身份並沒有意義。

黃瀨咬牙,幾分鐘前的情緒還未散去,他仍舊不敢相信青峰竟然懷疑綠間,即使知道有內賊的可能信很大,再怎麼都不能去懷疑身邊的人。或許是他太天真,的確,青峰可能會罵他必須把特務不該有的天真捨去,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無法去懷疑。

無法,做不到。

似乎是等答案等的過久,火神喊了黃瀨一聲,他才從思考中回神。

「只有小綠間還有小高尾。」

「高尾?你們跟他聯絡上了嗎?也好,他很值得信任。難道……」火神懷疑自己的推論,的確有可能是他們做的,但目的是什麼?再找什麼?有什麼東西甚至是情報讓他們焦急到需要親自來翻找?

「燁及,百分之八十跟他們脫不了關係。」青峰脫口而出。

沒錯,黃瀨也是這麼想,至於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大概就是純屬意外,有人闖入這間飯店選擇這間房間搜刮他們的財物,但這不可能,因為剛剛知道房內東西一個都沒少,連錢都完好如初,很明顯就是無功而返。

火神對著離開的探員揮個手,他坐在凌亂的床上,表情凝重,彷彿所有空氣全凝在他周圍難以呼吸。黃瀨在床沿對著房內凌亂的物品環視一遍,而青峰則是站在窗邊看著過於繁華熱鬧的休士頓,亮麗炫彩的夜晚似乎在挑釁一般令人看不慣。

「打算怎麼做?搜集情報?還是繼續跟蹤?」火神起身彎腰拿起地上的衣物,現在有足夠的懷疑是燁及下的手,保持現場原狀實在不那麼重要了。黃瀨不語,琥珀色眸子盯著窗邊的人看,他明白青峰在思考什麼,思考該怎麼做,該如何行動對他們才有利。

這點他永遠比不上青峰,冷靜的思考能力與判斷能力一直都是青峰能夠成為優秀特務的原因之一。

「小青峰你怎麼看?」黃瀨劃破冷戰,他選擇對話,打破兩人快一小時的沉默。只見青峰摀著嘴,深吐一口氣,似乎在做什麼決定。

青峰看向火神。

「今天謝謝了,早點休息吧。」說完,他瞄了黃瀨幾眼,似乎知道話中的意思,火神點點頭揮手離開房間。

空間被兩人獨佔,黃瀨坐在床邊,低著頭看著被污泥弄髒的雙腳,身上的疼痛感消失,腦袋被思考集中,直到他抬起頭看到青峰手臂上的傷痕才意識過來一小時前的記憶。所有的事情如大石般重壓在左心房那肉塊上,疼的翻攪、悶的窒息,他們倆人的關係也是如此,黃瀨的脫口而出道滿幾年來的悶與難受,青峰也照單全收,沒說任何一句話只是換來不同以往的沉默。

至少說出口,才不必因為自己的情感而毀了任務,抹煞情感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當初他還是菜鳥的時候,青峰耳提面命,特務不是兒戲,他記得一清二楚,那次也是他最不甘心的一次。

沒有必要繼續冷戰下去,他們是搭檔。

『我對你來說算什麼?同事?搭檔?砲友?還是……』

很明顯的答案,何必再過問呢?

「傷口包紮一下吧。」青峰轉過頭,黃瀨拍著床要他過來坐下。

「沒什麼,舔舔口水也會好,只是擦傷罷了。」他仍舊站著,黃瀨也笑了笑,彷彿將之前所有的事情拋諸腦後,重新回到原點。

「打算怎麼做?明天需要行動吧?」琥珀色在房內環視,邊說邊踢開自己的內褲與換過的襯衫。他明白要怎麼做對彼此是最好的,漠視與忽視彼此間的感情是最好的。

「搜集情報。」話說的簡單卻談何容易。青峰與黃瀨對上眼,沒幾秒便移開,逃避一般選則無視。

啊,這樣就對了。黃瀨心想。

就這樣跟以前一樣不當一回事只把他當同事就行了。

「知道了。話說,」黃瀨走向青峰,手指在青峰唇邊遊走接著一個吻印上唇辦,「結束後來一場如何?」

青峰沉默,面無表情。

 

「隨便你。」

 

甩開的手異常疼痛,如緊握著玫瑰的手一樣,刺痛不已。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