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rose區內一處凌亂街角,黃瀨躲藏在廢棄鐵櫃後,他不時探頭望向街口觀察走動的人群,前幾分鐘跟青峰分開後他便努力甩開後頭追趕的人,兩個,而且身手矯健。

 

黃瀨緩著呼吸,趁著這個時候可以稍微休息,但卻不能鬆懈,一鬆懈便會惹來災禍,這點他非常清楚。

 

他垂著頭看著閃著光點的通訊錶,點開跳出一個檔案,Montrose區的路線規劃圖,綠間傳送的。

 

看著自己的定位點所延伸出去的黃線,接著尋找青峰所在的紅點連結出去的藍線,然而眼前地圖的怪異不禁讓黃瀨皺起眉,青峰的紅點離他非常遠,整個跑出Montrose區外。才分開短短幾十分鐘就有辦法跑出這個街區?即使再怎麼會跑,腳程再怎麼快,也沒辦法跑那麼遠吧?何況Montrose區挺大的。

 

黃瀨迅速起身,瞄了街口幾眼準備向後逃走,然而就在跨出街口時,離自己不到兩百公尺遠兩個黑衣人朝他這裡奔來。

 

糟了!黃瀨轉身狂奔跑像剛剛的巷內,他敏捷踏過地上凌亂不堪的物品,還順勢看到一旁塞滿垃圾的垃圾桶,手一揮將桶子打翻組檔後頭兩人的追趕。

 

只事阻擋的了一次,卻阻擋不了第二次。他跑出巷口後急速右轉,眼神在人潮有些密集的地區張望,接著看到前方密集的群眾,似乎正在舉辦些活動人潮眾多,黃瀨加速步伐,一個側身鑽近人群裡。

 

「抱歉,借我擠一會。」黃瀨對著身旁一位女孩笑了笑,女孩原本有些凶惡的眼神瞬間轉為燦笑,她點點頭,讓出一個空間給黃瀨往前擠。

 

他擠著身軀試著困住追趕的兩人,在國外189公分的身高不算突兀,再加上滿街的金髮讓黃瀨躲進人群裡更不容易被發現,他加快速度,口裡喊著抱歉與帶著招牌笑容倒是讓他通過非常順利。

 

只是這樣的效果持續不久,後頭的騷動使他刻不容緩,死命往前擠,接著擠出人群,狂奔。

 

胸腔開始疼痛,被打亂的呼吸開始支配不聽使喚的雙腳,聽到身後的腳步聲逐漸逼近,他往前在轉彎處一拐後又是拐個彎,他點開通訊錶打算請求綠間支援時,通訊錶訊號異常,通話撥不出去,更別說想請求支援了。

 

「怎麼回事?」他抬起頭看了街上的行人,有許多人打著電話甚至是暢所欲言的聊起天。所以只有他沒訊號?越想越不對勁,他再次看向通訊錶,訊號異常的訊息依舊跳出訊框,黃瀨咬著牙繼續跑,直到拐進一個巷內後發現是死巷便停止奔跑。

 

眼前兩個人舉起槍,示意要黃瀨將腰肩上得槍丟掉,黃瀨跟著做,蹲下身將槍向前滑,接著後退幾步舉起雙手。

 

看來得挨個幾槍了。黃瀨苦笑,但為了活命也只能想盡辦法逃走。

 

這時,巷口外傳來巨大聲響,尖銳的喇叭聲與輪胎摩擦聲響徹整個巷內,黃瀨迅速拿起不遠處的槍,趁著眼前兩人被轟然巨響轉移注意力時往其中一個人的腿開了一槍。

 

「Fuck!」男子瞬間倒地痛苦哀嚎,身旁的男人也突然舉起手猛然往黃瀨臉上一揮,黃瀨一個閃躲,接著一拳--

 

兩人倒地不起,其中一個昏厥,一個哀嚎。突然巷口的一輛黑色轎車出現,錢頭燈被撞爛,玻璃也出現蜘蛛網般的碎痕,以及車上那熟悉的人影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上車!快!」青峰大聲嘶吼,黃瀨奔向轎車開門坐進去後一個急加速讓他後腦勺硬生撞上椅墊。

 

「啊!」黃瀨皺起眉呻吟。

 

「你知不知道你的通訊錶打不通?」青峰轉著方向盤,往飯店的方向開著。

 

「我知道!但奇怪的是當時我在那裡還看到有人在通話,而且不只一個!」

 

「那你有收到綠間傳給你的地圖嗎?」青峰轉個彎避開人群眾多的街道,車體的損毀程度容易引人注意。

 

「有,但你也跑太遠了吧?小青峰跑到區外做什麼?」黃瀨問著,卻換來青峰詫異的表情。

 

「我?怎麼可能,我從剛才都一直在你附近,在Montrose區裡,哪有跑到區外?」聽完,黃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不……這……但小綠間給我的地圖是這樣子沒錯啊?」他開了自己的通訊錶,打開地圖檔案,黃籃兩條路線相差四五條街遠讓青峰完全不敢相信,心中的不安壟罩彷彿遮住他內心所有的光芒。

 

青峰在路邊停下車,他也同樣開了綠間給他的地圖檔,靠近黃瀨的手比對,兩章完全不一樣的地圖映入兩人眼簾,也換來兩人心中開始恐懼的元素。

 

「怎麼會……不可能……」黃瀨開始語無倫次,他不敢相信他眼前的東西,就彷彿是刻意要讓他們兩個遠離,接著一個個解決。

 

青峰咬著牙,關掉地圖檔,接著按下通訊鈕,卻被黃瀨阻止。

 

「小青峰你要做什麼?」

 

「打電話問綠間。」

 

「你……小青峰等--」

 

「記得你在日本跟我說你的推論吧?」青峰試圖想甩開抓住他手腕的手。

 

「所以你懷疑小綠間?懷疑他是叛徒?」黃瀨將那手腕抓得更緊,不讓他掙脫。

 

「我不該懷疑嗎?別忘了他之前可是--」

 

「那又如何!你明知道小綠間的個性!他那麼信任小赤司怎麼可能背叛?」越發大聲的音調在車內迴盪,青峰看著自己手腕那被一隻纖細的手擰的通紅,他低著頭看著破舊的方向盤,左胸口彷彿被什麼重擊一般難受。黃瀨放開青峰的手,從鼻腔裡嘆出長氣,後仰靠向椅背。

 

「你果然變了,小青峰。」黃瀨說著,卻也說出他兩年來的疑惑。

 

「以前的你就算發生再怎麼嚴重的事也不曾懷疑過你身邊的人,因為你認為他們是你的夥伴、同事。但為什麼……為什麼發生那件事之後就這樣?對所有事冷處理,對任務、對其他人,甚至是……我……」難受湧上心頭,止不住的感受也壓抑不住頻頻開口的嘴,停不下來,好想全數說出口。

 

青峰沉默,他聽著耳邊每一句話,認真地竄入耳內卻像針扎一樣刺痛心臟。

 

「當你的砲友,我心甘情願;當你的搭擋,我也心甘情願。但我就是不願意,看你這樣……」黃瀨停了下來,努力抑制住抖瑟的肩與隨時會奪眶而出的淚,腦中浮現青峰的臉龐,卻逐漸忘記那曾經對他笑的燦爛的臉,他怎麼笑的,漸漸地想不起來了。

 

嘆了一口氣,黃瀨苦笑出聲,在被靜默擠滿車內前的最後一句話讓青峰疼的難受,他想知道這個問題,但卻也不明白該怎麼回答身邊這個人。綠間問過他,黑子問過他,現在換成這個人問他自己,逐漸不懂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寂寞?害怕?還是因為與眾不同?

 

車內陷入如死寂般的安靜,青峰他看到了,車鏡內的白皙臉龐上劃過一道透明痕跡,他腦中不斷回想著剛剛那人問他的話,不斷地,無法停止……

 

 

『我對你來說算什麼?同事?搭檔?砲友?還是……』

 

還是什麼,我也不明白啊……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