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急促,青峰跑過好幾個街口後又是一拐往巷口奔去,他不停的轉頭看著身後緊跟著他的兩名黑衣男子。他靈巧的閃過有些密集的人群,試著不去觸碰經過身邊的人潮以免發生騷動,但就在此時,身後傳來尖叫聲,青峰跑的更快,加快速度決定在下一個街角轉彎。

 

頓時,腕上的錶發出聲響,他按下通話,另一端的聲音還沒落下便被青峰搶先一步。

 

「喂綠間,有沒有這區的地圖,休士頓的!」青峰說的著急,他搜搜口袋拿出耳機塞在耳內聽著綠間說話。綠間安靜一陣子,他傳送一個檔案到青峰錶內,青峰迅速在前方街角一轉,他背抵牆面屏住呼吸,一動也不動用餘光看著從街口奔過的兩名男子。

 

看到先擺脫那兩個人後,他趕緊蹲到一旁的柱子後,打開地圖,順便將黃瀨的定位區開啟,一個紅點在離他不遠處的地方亮著。他看著那紅點鬆了一口氣,至少黃瀨還在附近,要是發生什麼事,只要黃瀨發出訊息他就可以立刻趕過去,但不保證在這段時間內他能夠平安無事。

 

不安又開始加深,青峰甩甩頭努力集中精神看著眼前的地圖。

 

『這裡的街區都很大,但人潮很密集,要跑就得跑小巷,盡量別鬧出事來。』聽著耳機內的聲音不斷提醒,青峰試著在地圖上擬出一條路線好讓自己能夠跑的順暢些,但很多路線卻被自己駁回,因為黃瀨,黃瀨不在他身邊他無法自己離開。

 

「啊可惡!」低沉的吼聲也讓綠間再另一端有些著急的敲著鍵盤。

 

『黃瀨人呢?他沒在你身邊?』

 

「沒有,燁及那裡有四個人在追,分開跑能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青峰咬著牙,他轉過頭盯著街口,一陣騷動逐漸逼近,他知道剛剛那樣一瞬間擺脫要失效了。

 

他站起身,看了地圖一眼,跨出步伐繼續在街區內狂奔,照著腦中剛剛記憶的路線奔跑,發現不遠處有兩個黑身影又立刻轉身向後跑拐近對街街角。

 

「你能規劃出一條路線嗎?而且不離黃瀨太遠。」他說著,又看幾眼地圖上的紅點。

 

『是可以,但擺脫效果不大。我剛剛傳一份規劃地圖給黃瀨,傳一份給他再規劃一份給你這樣沒問題了吧?啊……真是麻煩,黃瀨不是兩年前的菜鳥特務,試著相信他不行嗎?』說完,地圖上出現一條黃色路線與藍色路線,黃色是由黃瀨的紅點所連接出去的路線,而藍色則是由青峰自己的定位點所延伸出去的。

 

「我一直都相信他!只是……啊算了!黃瀨的錶打的通嗎?聯繫一下他在哪。」青峰朝著地圖上的藍線奔跑,一時不注意撞上了一名正在行走的女子,「抱歉!」

綠間敲著鍵盤,「我正在試……等等,」最後一個停頓點讓青峰心臟險些停下來,他慌張的吼著:

 

「喂!到底發生什麼事?綠間說話!」

 

『你別吵!沒聽到我說等等嗎?』綠間的語氣顯得急躁,青峰知道綠間異常的反應正代表通訊錶有問題或者是……哪裡出了什麼狀況。青峰耐不住性子,他跑到離街區較遠、人潮稀少的地方。他蹲低身子躲在街角處,拿出掛在腰肩上的槍,緩著過喘的呼吸,他看著不遠處兩個男子手裡也拿著槍四處張望。

 

這時,青峰踢到一旁的鐵罐在靜謐街區內發出極大聲響。

 

媽的!

 

心頭被某人惹的心慌,想知道那個人現在的狀況但卻杳無音訊。

 

很糟,非常糟。

 

不遠處的兩個人朝青峰的方向奔來,他往巷內退,往後一看發現事情不好,死巷。

 

青峰站在原地觀察巷內每一處,他往左邊處一看接著看向巷口的兩人,空氣凝結,接著槍聲劃破空氣打在身後的牆上,青峰靈活閃過從他身邊飛過的子彈,他往左邊一個躍身蹲下,接著雙手抵著牆,雙腳在剛剛發現大型垃圾桶上用力一蹬--

 

聽到一聲悶聲後青峰便知道其中一人被撞倒,他拔起槍先是打出一記示威,但似乎不被看在眼裡,正準備將槍口對準時,身後一個聲響讓青峰反射性拉起手肘往身後一撞。

 

一名男子摀著腹部呻吟,青峰轉過身準備奪走男子腰上的槍時,一聲槍響在他身後傳來,反應相較於敏捷的青峰一個閃身,手臂被子彈劃過暈出血。

 

這時,臉被一個重擊打中,青峰來不及閃躲後頭恢復體力的人,腦袋暈眩,腳被凸起的石塊絆倒,身體硬生撞上了牆。

 

『喂青峰,還醒著嗎?』綠間的聲音在耳邊迴盪。

 

「啊……」青峰給了一個聲音反應,有些模糊的雙眼逐漸清晰,他奮力起身,體力還算可以的他馬上給其中一個人一拳,男子被過於猛烈的力道撞到牆壁,後腦勺撞上牆面而昏過去。

 

另一個人見狀不妙,轉個身跨過幾個步伐打算奪取剛剛青峰被重擊而摔落的槍枝,青峰明白那個人的意圖,拿起地上一塊掌心大的石頭,一個揮臂打中男人頸部。

 

他走向倒下的男子,力道恰好讓地上的人昏了過去。

 

青峰找了一處坐下,繼續聽著綠間在耳機內那異常慌張的話語。

 

「快!到底怎麼樣?」

 

語畢,聲音傳來竄入耳膜,也竄入腦中。

 

『黃瀨他通訊錶的定位點,』綠間停頓,『就在剛剛消失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