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ette的後門連接著一條暗巷,青峰與黃瀨跟著眼前這位男人走出酒吧,在面面相覷的同時青峰提高警戒,四處張望暗巷的每一處。

 

「哈哈,別緊張,放心吧我不會害你們。」男人笑著看向黃瀨,比起青峰的嚴肅,黃瀨倒是輕鬆許多,只見他歪著頭始終凝視著眼前的人。

 

「你是誰?為什麼認識綠間?」青峰詢問著,口氣帶著些微的質問。男人聽了呵呵笑幾聲,他摸摸口袋從裡頭拿出一枚徽章。

 

「高尾和成,CIA,秘密情報員。」說完便迅速收下徽章於口袋,高尾眼神朝四周瞄幾眼,見無異狀後又露出那令人著迷的笑容。

 

中情局的人,難道CIA早就知道帕企與燁及的……青峰不禁心想,連中情局都派人來調查這個人,看來事情非同小可。黃瀨聽了也沉思幾秒,他看向高尾,高尾給他一個笑容,黃瀨看著高尾身後的門,皺起眉有些不安的問:

 

「那你叫我們出來是有……」他又看了看那扇門,「什麼事嗎?」

 

高尾似乎知道黃瀨那不安,原本的笑容也轉為嚴肅,他靠近兩人,勾了勾手指要他們往巷內靠近。

 

青峰跟著腳步,抬頭一看。

 

監視器。

 

刻意避開監視器來到暗巷死角,的確不容易被發現。高尾停下,他在開口前再次望向Palette那扇後門幾眼。

 

「先聽我說,我跟小真以前是舊識,至於他以前利用他那高超的程式能力入侵日本國防部這件事先不談。我被CIA派來當這老頭的Spy差不多一個月,他跟燁及……的確有資金上的流通,而且貿易的通關收買也是他負責,地點就在休士頓港。」

 

黃瀨心頭突然一震,他皺起眉頭咬著唇,能夠得到這些消息的確再好不過,但真的那麼順利嗎?從他們離開日本,到華盛頓再到休士頓,從一開始所跟蹤的佐野泰樹、隨身碟裡的關鍵資料、以及環境元素鑑定等線索,如此順利的推論彷彿就像是……

 

「喂,黃瀨!別恍神。」被青峰一聲叫喊讓黃瀨從那過於快速的思緒恢復,他乾笑試著減緩尷尬,繼續聽著高尾的說明。

 

「CIA早就注意他很久了,根據內部的情報員指出,他們的現金總有一項是不明支出,所以我也從火神那傢伙和小真那聽說你們正在處理這件事,昨天知道你們會來Palette早就有心理準備。」眼前的人笑得燦爛,經驗豐富的樣子讓青峰逐漸放下戒心,黃瀨依舊皺著眉,盯著不遠處的門看。

 

「火神你也……?」青峰止不住訝異,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高尾。只見高尾笑了笑:「聯調局跟中情局,總是需要點交流不是嗎?」

 

黃瀨也有些不可置信,對於他們身邊的人脈關係有點詫異,但這對他們是好的,至少他們不是孤軍奮戰,美國那麼大,線索又該從哪開始找?

 

「所以前幾天小綠間給的那份私人行程,是你提供的?」

 

高尾笑著點頭,「這間是我的店,再加上CIA有權力保密與藏匿自己身分,所以跟蹤這人剛剛好,何況這老頭把我們店當陪酒店,老實說不爽很久了,只是……他身邊的人不好惹。」說完,原本嘻皮笑臉的面容迅速轉為嚴肅,高尾更加靠近青峰黃瀨兩人在他們耳邊呢喃:

 

「快走吧,你們倆剛剛雖然掩飾的很好,但他們早就發現你們了,」高尾突然看向黃瀨,「尤其是你,從一進來就朝我盯著不放,再怎麼會掩飾也都會惹來懷疑。」

 

黃瀨嘿嘿笑幾聲,接著聽到開始騷動的酒吧,他轉頭看向青峰,青峰也對望,彷彿在思考些什麼。

 

高尾見不妙,酒吧內的騷動越顯清楚,他輕推了兩人的肩頭。

 

「快走,我盡量拖一些時間,槍都帶著吧?別忘了他們可是軍火走私組織……」聲響越來越大,那扇鐵製後門彷彿隨時會被打開,接著一群黑衣人朝他們開槍。高尾繃起神經,青峰與黃瀨兩人點個頭,一個笑容對高尾致意。

 

「謝了,你自己小心點。」

 

「小高尾謝謝你了,保重。」

 

「哈哈哈別小看我,CIA的情報員沒那麼遜,替我跟小真問個好。」說完,一個揮手便開啟那扇沉甸後門,暗巷陷入安靜。

 

青峰看著黃瀨幾秒,兩人跨出步伐開始在Montrose區奔跑。跑沒多久,這時一個聲音在他們身後不遠處響起,黃瀨轉頭一看。

 

後門被打開了!兩名黑衣男子朝他們奔來。

 

青峰也知道事情不妙,他喊了身旁的人一聲:

 

「喂!分開跑!」

 

「知道了,集合地點呢?」

 

「昨天的飯店。」

 

黃瀨點點頭,正準備向前面的路口左拐時,手被一個人抓住。

 

「注意安全,通訊錶要開著。」說完,他將黃瀨拉近一個巷口停頓幾秒,往黃瀨那額頭上一吻,接著對著額頭一個輕推,兩人便在不遠處的路口分開。

 

黃瀨奔跑著,左胸口的緊縮感讓他難受,他扯了扯左側的胸膛,在心中默念。

 

你也千萬沒事啊,小青峰……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