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青峰一如往常地在完事後率先起床梳洗。他起身前先看看躺在身旁熟睡的黃瀨,凌亂金髮以及那從厚重棉被裡露出的白皙肩膀都讓他看的入迷。

 

外頭的陽光鑽進窗簾縫隙投射那一絲金線於木質地板上,青峰離開床,拿了件乾淨內褲走進浴室,在踏入浴室前還不時回頭瞄幾眼身後的人。

 

什麼時候他們變成這種關係?他邊想邊撿起地上雜亂的衣物。

 

說起來會變成這樣,似乎是他青峰大輝的錯。

 

他騙了黃瀨,兩年前在Smile-bar的那一晚。

 

為什麼要這麼做?他不知道。只記得當時跟他說:「你想知道那天晚上發生什麼事嗎?」接著看著黃瀨笑了笑,彷彿靈魂空掉一般的笑容,那時他明白,黃瀨變了。

 

變得不再從前,不再是以前那個天真的菜鳥特務。那時心彷彿缺了一塊似的,他咬著牙垂著頭緊握雙拳,於是一句話,改變他們的關係:

 

「跟你上了床,抱歉。」黃瀨聽了沒多做反應,只回答:「是嗎……原來小青峰男人也不挑啊。」說完便又是一個笑容,抱住青峰接著說「那來做吧。」

 

他不懂黃瀨當時在想什麼,明明在酒吧時看到自己全身赤裸躺在床上時驚訝不已,但卻因為一句謊言而相信他。

 

青峰轉開水龍頭,熱水宣洩而下,他仰起頭讓水打在臉上,腦中的混亂感總是在這時候湧上,他不斷深思自己對黃瀨究竟是如何看待。

 

是砲友?還是同事?

 

不隨便接吻的他,卻只對一個人獻吻,這樣足以證明些什麼嗎?

 

「啊,好煩。」青峰拿起沐浴乳胡亂搓洗,連水龍頭都轉的迅速發出刺耳聲響,他擦乾身子後穿上內褲便有些不耐煩地走出浴室,地板被未乾的腳踏出濕印,這時房間內傳來通訊錶的聲音。

 

他拿起桌上的通訊錶一看。

 

「綠間?」他調小音量試著不吵醒床上的人。

 

「如何?有什麼線索嗎?」青峰坐在沙發上開起錶中的立體投影,有些透明的螢幕投射於空中,綠間的臉也出現在裡頭。

 

『這個,剛剛收到的消息。』綠間按下確認鍵傳送一份檔案給青峰,青峰接收打開後便是揚起一抹笑。

 

「這企業大老還真是惡趣味……你去哪弄到這些的?」

 

『我自有辦法,你就相信這資料吧。』只見螢幕中的綠間推推眼鏡。

 

「算你厲害,這麼私人的行程你也弄得到算我服了你。」青峰關掉資料視窗,拿起隨身攜帶的筆電上網搜尋著某樣東西。這時一個人在青峰的視線中出現,他伸伸懶腰,表情似乎有些痛苦。

 

「去洗澡吧,洗完來我這……喂……能走嗎?」青峰看著黃瀨坐在床上扶著腰痛苦的呻吟讓他有些擔心,青峰看了綠間幾眼,綠間倒是很明白的推推眼鏡,要青峰趕緊過去幫忙。

 

只見黃瀨遲遲坐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青峰知道自己昨晚做的有些過頭,他走向黃瀨拍拍他的肩,黃瀨皺起眉抬頭看了一眼,接著身體一個懸空、腰一疼黃瀨大叫出聲。

 

「啊痛!小青峰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黃瀨被青峰抱起,全身赤裸並沾著有些濕黏的液體,青峰沒有表情,跨出步伐將黃瀨帶進浴室拿起蓮蓬頭往他身上沖洗。

 

黃瀨沒有說話,任由青峰的手搓弄自己的頭髮。別說腰完全挺不直,全身的無力感真的讓他完全無法走動,或許真的太久沒做了,加上青峰體力又特好,以前的他或許還能應付,但現在可就沒那麼輕鬆了。

 

青峰搓揉那頭柔順的毛髮,動作輕柔險些讓黃瀨又睡著。

 

這是青峰第一次如此對待他,抱他進浴室或是洗頭什麼的都是第一次。

 

黃瀨認為青峰吃錯藥了,似乎認為這突如其來的溫柔帶了什麼企圖。但這終究只是黃瀨自己的幻想,他闔上眼享受頭皮上那溫柔的指尖,以及那溫度恰好的水撫上自己的毛髮。

 

頭髮被洗完後,黃瀨看著青峰走向浴缸裝滿熱水,接著將黃瀨抱近浴缸內。

 

「你先泡一會吧,我跟綠間討論一些事,你好了再出來。」說完,便抽了一條乾毛巾往黃瀨頭上一丟後便離開浴室。水氣與安靜擠滿整個空間,黃瀨身子往水底下沉,腰的疼痛感隨著熱水而減緩,心裡的難受感卻隨著剛剛那人的行為而溢滿,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左胸口那跳動的速度,久違兩年的感受強烈襲向自己。

 

身子又再度往下沉了些,頭頂上的毛巾早已濕一半。安靜的浴室外頭傳來兩個熟悉對話,他聽不清楚,只能依稀知道那模糊話語是由他所明白的公事所組成,腦袋停止運轉,現在的他,只想讓這個世界安靜幾分鐘。

 

幾分鐘就好……他需要放空好讓自己那左胸口異常跳動的速度回到屬於他該擁有的規律。

 

 

 

『黃瀨沒事吧?』綠間對著螢幕問著。

 

青峰套了件白襯衫與長褲繼續坐在沙發上看著筆電,拿起剛剛用飯店裡提供的咖啡小啜幾口。

 

「沒事,他需要休息一下。」清脆的滑鼠點擊聲在偌大空間響著,綠間清清喉嚨,彷彿在提醒眼前的人一樣。

 

『你還打算跟他維持這種關係嗎?該適可而止了吧?兩年也夠了。』綠間停下打鍵盤的手,身子往身後靠了靠,皺起眉頭道著。

 

青峰聽見倒是笑了出聲。

 

「連你也認為我該適可而止?真不像你會說的話,我以為這種話只會在阿哲的嘴裡聽見。」他諷刺笑了笑,連看都不看投射迎慕一眼繼續看著筆電。綠間不說話,換來一口嘆氣,接著一句「隨便你」彷彿把整個世界扔了一樣不再提起。

 

青峰明白綠間的用意,也知道綠間那無所謂的態度,是他自己聽不進去而說出那種話,不理他是明智之舉。

 

然而腦中像跑馬燈一樣閃過許多畫面。

 

黃瀨笑的時候;黃瀨哭的時候;黃瀨生氣的時候;黃瀨沉默的時候;以及黃瀨憧憬他的時候。

 

太多東西湧入大腦海馬區,不斷重複再重複,逐漸的他忘不了那人所擁有的每一個表情,好像快溢出一樣,但卻又無法滿足。

 

他覺得不夠,對黃瀨的渴望還不夠。所以他停不下來,無法適可而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