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艙的位置擠的青峰不斷變換姿勢,192的身高讓他無法安分坐在位置上,但即使身子被挾窄空間擠壓的無任何伸展空間,他還是不敢亂動身體,因為有個人在他肩頭上睡的安靜。

 

從成田機場坐了將近二十個小時,青峰途中都是睡睡醒醒,沒有睡好居多,雖然出國辦任務早就是家常便飯,但會如此也不是沒有原因。小睡的過程,片段的夢境屢次讓他驚醒,每次醒來都是先確認身旁的人是否完好的在旁邊,甚至有次黃瀨只是去上個廁所,青峰就著急的找人,惹的黃瀨有些不悅,嫌他管東管西。

 

黃瀨倒是睡的挺不錯的,很容易維持一個姿勢睡上好幾個小時。但有時候可能是因為時差關係,醒來會有不適的症狀,這倒是讓出國經驗豐富的青峰可以好好照料黃瀨一番,雖然青峰會時不時調侃黃瀨。

 

青峰往窗外一看,看到還算熟悉的土地與高樓,他搖醒一旁的黃瀨,黃瀨睡眼惺忪地抬頭,身個懶腰打個哈欠。

「快到了,整理一下吧。」青峰把鋪在腿上的毛毯拿開,黃瀨整裡睡亂的頭髮,壓平睡皺的白襯衫,套上黑色西裝系好領帶。青峰也穿上西裝外套,這時突然瞄到黃瀨手上的銀色戒指。

 

「為什麼會有那個?」青峰看著黃瀨中指上的銀戒,黃瀨舉起手看了一會,接著邊扣西裝扣子邊說:

 

「是小赤司給我的。」說完一個後仰,人靠在坐位上繫好安全帶。青峰沉默幾秒,所有的思緒在腦袋中跑過一次,他也跟著繫上安全帶,西裝過於流線的設計勒的青峰有些難以呼吸,穿了好幾年的西裝是該適時換一件才是。

 

「為什麼送你?」青峰終究問出口,比起疑惑,更多的是好奇。但就另一方面來說,這麼問還有某種特別意義。

 

黃瀨聽了想一陣子,動動久坐而不識的身子。

 

「就因為--」機內響起柔和的女聲廣播,黃瀨撇過頭仔細聆聽廣播內的一字一句,青峰原本專注的思緒也被打斷,機身傾斜,開始降落。

 

 

 

喬治布希州機場的規模讓黃瀨有些吃驚。或許這跟他第一次到國外辦任務有些許關係,青峰沒什麼反應,倒是認為黃瀨的反應有些過頭,他喊了在後面徘徊滯留的黃瀨幾聲後便去領兩人的行李。

 

兩人拖著笨重行李來到機場大廳,青峰抬頭看著飛機航班表,黃瀨在一旁四處張望,對於國外的機場有著濃厚興趣。

 

「你在看什麼?我們不先去飯店辦理入住嗎?」黃瀨邊問也邊跟著青峰抬頭看密密麻麻的航班表,青峰不說話,沉默幾秒後給了煌賴一個吃驚的回答。

「不,我們要先去華盛頓。」

 

「啊?等等,華盛頓離這裡可是有一段距離啊!」黃瀨不可置信地反駁,這裡可是德州,華盛頓在馬里蘭州,坐飛機也是要兩三個小時。

「我知道,但我要先帶你去見一個人。」青峰看向一臉疑惑的黃瀨。黃瀨皺起眉,看著青峰那面無表情的臉竟然露出一絲微笑,這讓黃瀨嘆口氣,繼續看向航班表。

 

「那你說我們要搭哪一班呢?小青峰。」黃瀨拖著行李箱向前跨幾步。

 

「就這班吧,直飛華盛頓。」

 

 

 

下飛機後,黃瀨跟青峰又坐計程車到了一棟氣派大樓,然而著名顯眼的大樓設計讓黃瀨一眼就認出來。

 

胡佛大樓,聯邦調查局總部。黃瀨看著這秘密警察最高總署機關敬畏三分,當然也沒想過能夠站在這棟大樓前。青峰拿了行李在後頭催促黃瀨別磨蹭,黃瀨不懂青峰來這裡究竟要做些什麼,也不懂為什麼青峰能夠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

 

此時的青峰在黃瀨心中的地位又更高了些,當然憧憬與追逐似乎又更加遙遠,不管何時何地,他所憧憬的人總是會意想不到的超越他,不斷攀升再攀生,彷彿不留給他任何機會一樣。

 

或許是因為黃瀨的沉默引來青峰的關注,他又催促幾聲要黃瀨跟上。

 

「走吧,我們要見的人在這棟大樓裡。」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