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港──

 

港口人群眾多,大型貨櫃隨著機具上下搬運,許多船舶陸續進港卸貨,這讓在港內等待數小時的青峰感到些微的不對勁。

 

眼看天色逐漸昏暗,他們來到港口已經四個小時,連個可疑人影都沒見到。隨著綠間傳送的資料顯示,這個組織的活動據點大多聚集在東京港,一貫的走私槍枝與違法品,雖說是走私,但明目張膽的在這國際大港搬運大量槍枝卻無法引人注目,甚至是瞞過海關,令人費解的同時也被猜測大概是這裡的人被收買當了走私商,才有辦法讓這組織如此囂張。

 

黃瀨在青峰身後不停竄動,似乎是躲在大型貨櫃後感到些許不耐煩,他不停探著頭看著前方一個商人在碼頭卸貨,而青峰則是盯著碼頭的每一個動靜,彷彿在探查些什麼。

 

小青峰,我們待在這有些久了,跟著小綠間的地圖來到東京港,一個犯罪組織在這走私槍枝會不會太明顯了?小綠間會不會傳錯了?”黃瀨開了通訊錶上的地圖呢喃著,東京港地圖構造簡單,沒有太多的小巷只有大片的廣場,雖然這裡是港口擁有大片的廣場是正常,但唯一奇怪的就是地圖上方有著一處分岔。

 

黃瀨不解地看著地圖並且向四周環視,頭來來回回的盯著地圖看,腳步更是往後踏了幾步想確認這處分岔究竟在何處,只是沒走太遠,黃瀨便被一個人揪著衣領拉回原地。

 

你是要去哪?我剛剛不是告訴你別亂跑嗎?這可不是兒戲啊笨蛋!”青峰舉起手敲了黃瀨一拳,黃瀨疼的抱頭,舉起通訊錶錶上的地圖跟青峰說著:

 

在這裡等也沒法吧?你看,這裡明明都是廣場,但這個地方卻有個分岔不覺得奇怪嗎?”黃瀨邊哀號邊指著地圖左上方的分岔處,青峰看了拉過黃瀨的手,藏青色虹膜映上那一處,他皺起眉,隨即開了自己的通訊錶放大地圖。

 

地圖放大後,分岔處呈現一個T字,分別代表著三條分岔路,而這分處路的大小不一。左邊的路較窄,而右邊的相較起來比較寬,另外一條直線岔路則是他們眼前這條寬廣場。他又看像兩條岔路的盡頭處各有一個大型貨櫃,青峰拉過一旁的黃瀨,將手搭在肩上並且對著地圖解釋:

 

聽好了黃瀨,雖然說今天的任務是東京港找出他們走私槍枝的貨櫃處,但是我得告訴你,這次的事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單純,”他指著分岔處,”這地圖是綠間早上傳來的,一開始我有去比對東京港原本的地圖並沒有發現這一處,然而這裡有就代表了,他們私製搭建貨櫃屋,而且是在港口人員知道的情況下。”

 

青峰再次將黃瀨的肩拉得更近,鼻息在黃瀨的肩頸上吹著,這讓黃瀨有些不適應的想掙脫青峰的手,只是青峰並未將手勁放鬆,反而是牢牢緊固黃瀨要他別掙扎。

 

所以聽我說,現在這兩間貨櫃屋其中一間就是他們有私槍枝的地點,我們要分著走到這裡兩間──”青峰停頓了下來,他看向身旁的黃瀨,杏黃色的眸子不帶任何畏懼的望向自己,青峰被這眼神愣了愣,他深吸了一口氣,抓住那纖細肩頭的手加緊的力道。

 

你走這條較寬的,我走這條窄的,傍晚五點開始行動,然後……”青峰放開黃瀨拉過他的通訊錶,黝黑的指頭在那通訊錶上按了個鈕,黃瀨看著眼前正在幫他弄錶的人開了口:

 

小青峰會害怕嗎?”說完,青峰停下那不自覺顫抖的手,凝視著眼前對他微笑的人,他咬了牙,對黃瀨用力彈額。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青峰邊說邊將黃瀨的通訊錶處理好,接著轉過身背對自己坐了下來。

 

黃瀨看著自己的錶,上頭顯示著”定位完成”。他笑了笑,虹膜映上了一個與夕陽相輝印的人影,海風的濕黏讓青峰感到不適,他選擇讓自己涉險也不願讓身旁的人陷入不安。

 

你走寬闊的道路,窄的就讓我走吧。

 

青峰看著夕陽,對著腕上錶,還有十分鐘。他垂著頭看著自己不斷發顫的手笑了出聲,只是個小任務,以前可是辦過比這更危險的事,但為何卻能夠讓心理如此不安呢?

 

或許現在在他肩頭上所擔的不只是自己的性命,還有一個只會擔心別人的傻子的性命。

 

兩個人的重量,似乎讓他有些負荷不起,但看到那人的一個笑,這感覺似乎又從那恐懼中僥倖的逃脫出來。

 

青峰嘆了口氣,感到肩上有個力道點了自己幾下,他轉過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黃瀨,接著又轉過頭試著在剩下的幾分鐘內將眼前的夕陽印入眼中。

 

抱歉啊黃瀨,這次你比較不走運,跟上了這個任務也跟上了我,”接著一笑,瞳孔中印入一個臉龐,”你說你想知道我昨天對你做什麼吧?想知道,明天酒吧見。

 

一個點頭換來一個男人的笑,青峰在心中祈禱著,明天能夠順利的到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