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保倒了杯水,遞給了早已趴在桌上胡言亂語的黃瀨,順手將黃瀨手中的空酒杯收走,只是黃瀨攢的老緊,酒保花了好一功夫才將杯子收回。

 

「這裡就不用招呼了,我們等會就離開。」青峰對著酒保說了一聲,酒保也禮貌性的點了個頭,彎下腰放了一罐水於桌上,告訴青峰要是需要水可以自己來,他就便不再招呼了。

 

青峰點了個頭,道了聲謝,視線再次望向趴在一旁的人。

 

黃瀨口中喃喃著,很明顯他是真的醉了,看他醉成這樣,青峰嘆了口氣。

 

先在這待一會吧,等他酒醒了點在扛他回去。青峰在心中盤算著,盼望這個方法有效,否則他得扛一個身高跟他差不多的男人回家。

 

他輕咳了一聲,讓黃瀨可以注意他。

 

「黃瀨,你怎麼會知道這酒吧?」青峰問著。

 

「是……嗝!嗯……是小黑子、叫我來的……」說完,黃瀨窩在自己的手臂間打著酒嗝。

 

青峰頭開始疼了起來,大概是被這傢伙的事情煩疼了,也可能是酒喝多了而使不適感頻頻湧上。

 

「既然是哲叫你來我也只能認了……好了好了,你還站得起來嗎?喂……聽見沒?別給我在這睡著!」青峰搖了搖黃瀨的背,只見黃瀨仍舊無動於衷,散亂的金髮伏於桌面上,肩膀卻微微抖瑟著。

 

見狀不對勁,青峰怕黃瀨要是在酒吧吐了可就難看了,於是改成在黃瀨耳邊輕喚著,希望能把黃瀨喚起身。

 

「沒事吧?都跟你說了不加冰塊的威士忌很容易醉,現在如何?想吐?」語一落下,一個帶著淚水的臉龐映入那青色的虹膜上。

 

青峰瞪著大眼,似乎被眼前的面容嚇著,話都說的支支吾吾。

 

「你、你怎麼……?」原本準備起身的青峰又再次坐下,皺著眉,看著眼前淚水滑過臉龐的黃瀨,黃瀨沉默幾秒,垂著頭,開口。

 

「我就這麼的不讓你信任嗎?明明……一聽到能跟小青峰搭檔就開心的不得了……但是你為什麼那麼不開心呢?」黃瀨緩訴著,卻也讓青峰無法開口,心口彷彿被堵住般,難以宣洩。

 

黃瀨見青峰不語,朦朧的意識中卻能夠明白這是一種默許,或許是醉了,淚水也如麻痺般無法停止,黃瀨拭了拭淚水,想試著起身,卻因為酒精身上的力氣全被抽光,腿一軟,身體險的往地上一摔。

 

青峰驚見,迅速伸出手拉了黃瀨一把,一個重心不穩,黃瀨跌入青峰懷中。

 

「你小心一點!話都還沒說完要去哪?」

 

黃瀨不說話,意識模糊的他只能任憑被腦袋的直覺拉著走,他知道他人在青峰懷中,但卻不想離開,因為太過溫暖的胸膛,只能趁著腦袋混亂而擁有。

 

「看你醉成這樣,我看還是先回去吧。」青峰拉起黃瀨,將他的手鉤起於肩上,他與吧檯的酒保打了聲招呼,接著問著:

 

「裡頭的小房間可用吧?我有鑰匙與磁卡。」說完,酒保點了個頭。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律裡◂ 的頭像
律裡◂

▴ Epiphany ◂

律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